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综艺节目须“正本清源”

2012-10-19 13:36:42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电视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不久前落下帷幕,关于“好声音”的话题仍在持续发酵。在部分同类综艺节目呈现“疲态”的当下,《中国好声音》能在开播3个月内,取得较好的收视率,获得国家广电总局“创新创优电视节目”的表彰,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也引发人们解读其中的经验。

  唯有依靠炒作、煽情和毒舌才能成名吗?娱乐节目必然走向低俗吗?“谈艺录”此前邀请《中国好声音》节目制作方和播出方,以该节目为样本,剖析综艺节目的原创力从何而来,探讨中国综艺节目的文化价值与社会担当。

  让音乐回归音乐

  记者:从2004年《快乐女生》开始,综艺选秀类节目在中国已经进入“七年之痒”的尴尬期。《中国好声音》的播出为何能够得到关注?

  程蔚东:《中国好声音》购买了荷兰电视节目《The Voice》的版权,同时吸纳了该节目在世界各地的制作经验,最终形成了现在的节目形态——既区别于现有的同类综艺节目,又符合观众期待、能带来收视的满足感。我想,在任何电视节目里,观众期待看到的都是他们当下的精神追求,比如对于成功、公平、正能量的渴望。我们着意在节目中尊重和呵护这种追求,要求导师不要做毒舌评委,要以欣赏的、平等的态度来对待学员,在评论中要体现积极的评价。在具体操作中,节目又非常恰当地把握住观众的心理节奏,吸引观众参与节目,形成充满悬疑、富有趣味的效果。同时,四位导师都是全国知名、形象健康的音乐人,音响、灯光由国内目前最高水平的团队来承担,所以整体能够带给观众较大的收视满足感。

  记者:学员凭借声音征服导师“转椅子”,初选阶段没有过于华丽的包装和伴舞,连主持人的台词都被大大裁剪,确实给观众带来新鲜的视听感觉。节目似乎有意让一切为“声音”让路。

  田明:这些年我们做了大量的音乐选秀节目,很多都靠绯闻炒作、非正常的手段,来博出位吸引眼球。这实际上混淆了音乐的标准,把年轻人的价值观搞乱了,会令人很容易产生“一夜成名”的想法。

  事实绝非如此。节目之所以能够邀请到有分量的音乐人加盟,正是因为大家达成了一种共识:作为媒体人、音乐人,有责任为中国流行音乐正本清源、树立标准。有责任告诉热爱音乐的年轻人,音乐是有标准的、是需要真功夫的,你必须勤学苦练才可能得到提升,才可能找到自己的舞台。这是我们对音乐回归本体的诉求,我想也是中国音乐产业能够得到持续健康发展的根本。

  真实同样是娱乐节目的生命

  记者:荷兰《The Voice》的节目模式行销全世界46个国家,漂洋过海到中国,是否进行了本土化的改造?你们如何看待国际模式与本土化的关系?

  田明:这个节目在引进之前,我们用了将近2年的时间做研究。在我们脚下的这片热土上,几乎每个人都怀有改变自己的希望,所以我们想表达的是中国人的文化自信、生命自强、精神风貌和情感诉求。我们有一个理念,就是“做全球化时代触及心灵的真实娱乐”。我认为,综艺娱乐节目同样是符合传播规律的。真实不仅是新闻的生命,综艺娱乐节目同样需要真实地反映社会生活、真实地参与社会生活、真实地承担社会责任。娱乐节目能够贴近百姓关心的热点,表达百姓的真实心声,才可能成功。那种只要简单呈现嘻嘻笑笑、唱唱跳跳就能博得眼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国际模式并非简单引进就能成功,核心在于二次创作。能够用我们自己的情感诉求、文化元素去充实国际模式,模式才会表达出中国的声音,也才能受到中国观众的喜欢。本土化的过程本身也是一种创作。

  程蔚东:《中国好声音》尽管引进了国际模式,但实质上契合和表达了中国当下的社会思潮和文化诉求,在今天出现是恰逢其时的。改革开放已有30多年,中国人充满了追求成功的渴望。就像节目里面导师设法吸引优秀的学员,学员拼尽全力去征服导师一样,我们几乎每个人都会面对类似情境的选择。这使得中国观众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和情怀,去参与这个节目,这是“本土化”的社会心理基础。同时,节目中呈现的向上、向善、向美的价值取向,导师与学员、学员与学员之间通力合作、共同拼搏的和睦关系,又十分契合中国人的时代情绪和传统文化,因此才能够引发观众的共鸣。

  记者:此次节目采用联合制作的方式制作播出,是否有可总结的经验?

  程蔚东:《中国好声音》努力实现好的节目模式、好的制作机构和好的播出平台三者的合力。本着“天下人才为我所用”的原则,节目吸纳了上乘的导师团队、音响团队、灯光团队和编导。重要的是我们取得了一种新鲜的经验——不是过去由播出平台以一次性买断的方式委托制作机构去制作节目;而是建立捆绑式、共赢共荣的模式,激励大家把节目做好。

  田明:委托制作是目前比较通行的方式,但存在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制作机构为追求利润最大化,会克扣制作经费,这必然导致节目品质的下降。这一次,我们希望向增量要效益。如今,因为我们的大量投入和精心制作,节目质量有保障,广告价格不断攀升,我们的投入得到了市场的回报,已经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

  “好声音”也是中国对外的窗口

  记者:既然我们已有能力制作出叫好又叫座的综艺节目,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有能力将本土的优秀节目输出国外?

  程蔚东:一种模式的输出,要为不同地方、不同制度、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文化需求的人们所喜欢,必然要与人类文明发展的共同脉络,比如向善、向美、向上等相吻合。你的模式要能够使不同地方的文化内容都获得释放,才会得到别人的青睐。我们在学习消化吸收国外模式的同时,也以我们强健的文化肌体使之发展和再创造,才会孕育出完备的节目形态。我想,中国电视节目越来越多的“走出去”是指日可待的。

  田明:荷兰版权方通过互联网收看《中国好声音》,尽管没有字幕,但他们同样被节目中所呈现出的中国式家庭亲情深深打动,甚至为之流泪。这说明,这种传统的、朴素的情感,完全能够超越种族和文化的困囿。

  电视节目是容易与国际接轨,又具有较强传播力的方式。它直接落户在每个家庭的客厅里,可以建立起一个现代的、时尚的、多样的中国人形象。

  怎样衡量《中国好声音》是成还是败?我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十年以后我们坐在这里评价,《中国好声音》的学员仍在歌唱,并且唱进中国人的心里,唱出了国门,我想那才是真正的成功。这一季的节目,尽管已经落幕,但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