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电视剧:总量过多、精品奇缺 呼唤领军企业出现

2012-09-18 11:58:04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2012年秋季首都电视节目推介会日前在北京举行。在其产业发展论坛上,业界专家把脉中国电视剧总量过多、精品奇缺的现状,并不谋而合地将出路指向产业链的重新整合,呼唤领军电视剧制作企业的出现。

  业绩暴增的背后

  本届推介会集结了200余家制作机构,共展出430余部、1.5万集电视剧作品,其中包括340余部新剧,约占剧目总数的80%。在这组数据背后,秋推会强大的号召力固然令人欣慰,但它暴露的产业问题,也令人揪心。

  在推介会现场开设的影视节目展示区,参与此次推介活动的部分电视剧海报整齐地排列开来,其中有几十部剧目都聚焦家庭情感:这边才见着一部名为《隐婚日记》的新剧,不远处就“潜伏”着一部《隐婚夫妻》。《纸婚》《婚前协议》《非典型婚变》……婚姻似乎成了“一道解不完的情感方程式”,将众多的制作机构困在了围城之内。另一张屡试不爽的“王牌”,则与“幸福”有关:《幸福的面条》《幸福媳妇成长记》《幸福在哪里》《幸福来敲门》……各种以“幸福”打头的剧目,不仅命名接近,而且就连剧情也缺乏突破。

  东方卫视总监苏晓仔细浏览了340余部新剧的介绍后表示:“看完我很忧虑,数字爆棚的背后,是精品佳作的奇缺。其中大部分作品都是‘就小不就大、就浅不就深’的家庭情感剧,我看不出制作者的创意和担当。”

  “这类高度同质化的剧目,如果按计划全部制作出来,电视台绝不会照单全收。”克顿传媒集团董事长吴涛直言不讳地说:“普通产品滞销与精品供不应求,成了我们行业的两大难题。”

  3000家制作机构多而不强

  国产剧创作为何精品奇缺?清华大学教授尹鸿认为,这与电视剧制作机构过于分散、多而不强有关。“国内电视剧制作企业有3000多家,远超国外,其中有较好的和一般的,却并没有大的、强的。去年国产剧100多亿元的交易份额,没有一家公司占据的比重超过5%。这意味着,我们几乎没有真正的领导型企业。”尹鸿举例说,“当一个自由市场有上千人在摆摊,今天白菜好卖,明天一堆人卖白菜;后天萝卜好卖,大后天一堆人又卖萝卜。如此之高的生产数量、竞争强度和分散性,必然带来电视剧创作的同质、低质和低俗。”

  而吴涛对比了国产剧在制作投入上与发达国家的区别:在美国,剧情剧单集制作费通常在1500万元到2000万元人民币,HBO的自制大剧,甚至高达7000万元人民币一集;在日本,代表日本最高电视剧水平的NHK大河剧,其制作费也在400万元人民币一集;而中国较好的电视剧,单集制作费只有100万元左右。

  “中国电视剧的收入回报制约了我们的投入。”吴涛曾进行过计算和比较,去年一年,中国电视广告收入高达934.54亿元,而电视台的购剧经费仅有120亿元;今年,全国各级电视台全年购剧合同总额预计将达到145亿元,虽较上年略有增长,但在接近1000亿元的电视广告收入中,却仅占15%。电视剧的广告收入是电视台的大户,但电视台只是将其中的一小部分用来购买电视剧。

  核心航母型企业亟待成型

  在以上这种情况下,制作方只能看锅下菜:一部剧集的收入额明摆在那儿,很难增加,电视台购片的这一款项成了制作方投资制作的上限。吴涛认为,如果作为买方的电视台能够拿出更多的电视广告收入购买电视剧,使国产剧的单集制作成本进一步提升,自然会对电视剧质量提高有巨大帮助。

  此外,尹鸿还表示,核心企业的出现,也是行业并购重组的前提。只有有了这类企业,才有可能依赖于它的规划、投资和发行能力,在其周边形成上千家找准定位、各有特色的中小企业,而不是一会儿拍武打,一会儿拍军旅,一会儿拍主旋律。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现在这种几千家企业混乱无序的竞争格局,建立一个健全的电视剧产业集群。

  尹鸿希望依靠领导型企业促成行业规则的确立。他说,美国影视界的行业协会之所以能起很大作用,能奠定行业规范,就是因为其行业协会由该行业的领导型企业构成。由于这些企业控制了整个行业的结构、资源分配以及分配方式,因而也能带头确立规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