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青年报:NBA收进《现汉》该不该

2012-09-03 13:29:00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NBA收进《现汉》(即第6版《现代汉语词典》)该不该?这是当下文化界正在发生的一场争论。由此,不仅引发了泾渭分明、针锋相对的双方激辩,更成为一种耐人寻味的文化现象。

  争论的一方认为,“在‘词典’中把英语词汇作为‘正文’,用英文替代汉字,从现实的作用和长远的影响来看,是汉字拉丁化百年以来对汉字最严重的破坏。”此方人士甚至联名百余人举报新版《现汉》违法——称其收录239个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违犯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等法规。

  另一方则认为,“在中国近百年的语言生活巨大演变发展过程中,字母词的使用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人语言生活中每天都不能离开的一个语言事实。”《现汉》是把字母词放在汉语词的后面,作为一种特殊词类(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处理,其地位跟汉语词是不同的。给字母词用规范的语言文字作注释,目的是帮助读者理解字母词,违法一说从何而来?

  学者的争论虽然热闹,但依俺草民的立场看来,NBA这个词对中国百姓而言,的确并不陌生,那不就是美国职业篮球赛吗?几乎人人爱看。类似的字母词诸如:ABC、CT、CD、DVD、GDP……的确早已进入国人的日常生活用语——这要感谢我们这个改革开放的时代,才使国人的生活不再与世界隔膜,不再与高科技擦肩而过。今天,俺也可以骄傲地告诉老外朋友:咱北京的大爷大妈们不仅炒股,不仅整天研究A股B股,一开口说的都是这个月CPI、PPI高啦、降了、怎么着啦……就像有车的人当然都知道ETC是不停车的电子收费系统,看病的人做CT,就说做CT,谁还非说是计算机断层扫描啊。这不是生活的多姿多彩让咱们的语言多了点洋味儿嘛!干吗非得说,收了几个字母词就会“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危害了汉语的纯洁性呢?咱们的汉字文化有那么脆弱吗?

  话又说回来,一件事情出来了,总会有人乐观,有人悲观,有人兴高采烈,也有人睁着警惕的眼睛。担心的人也有担心的道理——有人就是认为,“这就好像是汉语长堤上的蚂蚁洞一样,你别看它小,这几个蚂蚁洞,千里长堤溃于蚁穴,暂时看好像没多大危害,汉语中夹带几个英语词危害不大,但是就怕它越来越多,现在情况不是越来越多吗?从39个(字母词)到第六版的239个(字母词),增加了多少倍?”“《现汉》第6版在‘正文’中收录了英语缩略词等词语之后,等于将汉语汉字的标准规范擅自改变为英语等外语可以进入汉语,英文可以代替汉字。”

  呵呵,这真是见仁见智啊!草民以为,这样担心下去,真可谓:杞人忧天,惶惶不可终日。因为时代的脚步是停不下来的,地球不过是一个村儿,地球人要互相沟通,交流的语言必然要互相吸收、互相借鉴。我以为,只要不是与世隔绝,国人必然会越来越多地使用字母词。

  蓦地,想到北大教授苏培成先生讲的一个小插曲。他说,北京大学的前身叫京都大学堂,设立算学系的时候,是不用阿拉伯数字的,用传统汉字的一二三四,后来讲不下去了。因为研究现代的高等数学汉字数字根本不适用,所以很快就采用了阿拉伯数字。苏老说,这不是谁个人愿意不愿意的事儿,是环境必须这样。拉丁字母本来是西方的,这拉丁字母和我们汉字相距几千里,现在和汉语结成了姻缘,从明朝的利玛窦把拉丁字母引进到我们汉语里面,到现在400年,打清末到现在,拉丁字母已经逐渐地深入到老百姓生活当中了。今天你学数学能不用ABC吗?你今天学化学能不用H、O吗?这不是谁想用不想用的事儿,是语言文字发展到了这一步了——老祖宗没有的东西我们今天有的太多了。

  那么,使用字母词真的就一定会危害汉语吗?就等于“英文可以代替汉字”了吗?其实,正如中国传媒大学侯敏教授所说,字母词与外文词要分开,它们实际上是不一样的,字母的使用在现代汉语里面应该说像阿拉伯数字一样,已经是不可避免,是不可缺少的,已经是汉语语言表达的一部分,在所有的字母形式的词语里面,最重要的功能是排序和指代。语言是一个工具,没有其他更好的表达方式的时候,这些东西你必须得用。

  毋庸置疑,随着对外开放的尺度越来越大,汉语应该规范化,字母词也不该乱用。比如U盘这个词,俺发现《现汉》里就有优盘这个汉字条目,也有字母词U盘,两相对照就很清楚。很多学者都在媒体上表示,一些字母词,一开始也可能是照搬,用的时间长了,有一些功能是可以调整的。最开始是用英文词,以后用汉字替代,最后不用英文。其实,俺的意思是说,学术上的分歧是客观存在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得更好,批评者不要动不动就给别人扣帽子,无限上纲,似乎别人都在欺师灭祖;被批评者,也更应该有胸怀倾听各种声音,因为任何一个词语能不能用,最终是由社会公众来选择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