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蓝皮书,记录文学的发展

2012-08-16 11:02:34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蓝本书本来是英语世界各行各业的名录,现在已成为规范的综合研究报告的代名词。《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是蓝皮书中的新成员,已经出版了7年。每年一册的文学蓝皮书分门别类地对上一年中国文学与文坛的发展与走向、现象与成果、经验与问题等各类情况,进行系统的梳理与细致的扫描。特别是通过对一些焦点现象和倾向性问题的捕捉与评说,更为突出地显现了年度文学的宏观走向,及其发展演进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最新的一本《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1—2012)》刚刚出版。书中设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纪实文学、散文、诗歌、戏剧、网络文学、文学批评与文坛热点论争、作家身影与文学声音共9个专题,评述年度文学创作、文学现象、文学论争与文学事件。

  翻开崭新的文学蓝皮书,对过去一年的文学大格局是这样描述的:2011年是新世纪文学第二个十年的开首之年,而在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文学的发展演进,由于环境氛围的深刻变异和多种因素的交互作用,发生的剧烈变化已近乎地覆天翻。

  从创作来看,以文学期刊为阵地的传统型文学,在守望中坚持;以市场运作为手段的市场化文学(或大众化文学),在寻索中铺展;以网络传媒为平台的新媒体文学,在分化中强势繁衍。文学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纷繁情势,文坛进入了以前少见的“战国”时代。面对这样的一个纷繁多样又变动不居的文学现状,蓝皮书认为,在创作质量上,主要体现于传统型文学创作的稳中求进;在发展走向上,主要体现于新媒体文学的大力拓展。当下的文学可以说既活跃,又复杂;既有挑战,又有机遇。这样的一个很难一言以蔽之的纷繁现状,是文学、文化内部与社会、时代外部的多种因素合力构成的。由于文学与文化的深层交织,文学与社会的密切互动,文学的问题越来越不单纯、不单一,而综合性与复杂性越来越明显。置身于这样一个全新的环境和氛围,文学界任重而道远,更需奋发而有为。

  按照文学蓝皮书统计,2011年,长篇小说的年出版总量仍然稳定在4000部以上,在数量增长的同时,质量也在提升。正视历史中的重大事件与直面多样化的社会生活,依然是长篇小说创作中的基本趋向,而在以文学的方式探究历史和切近现实,为各色人等描形造影的过程中,许多作家均以自己的独到见解与艺术表现,显示出不同层面的自出机杼和各有千秋的别开生面,使得许多长篇小说厚重中别有意蕴,清闲中别具情趣。

  2011年的中短篇小说,在“写什么”上,从重大历史事件到当下的生活万象,从社会生活现状到人们的精神状态,几乎都得到了全景性的表现与全息性反映;在“怎么写”上,也以日常生活的故事性,现实生活的荒诞性,或精神异象的截取、文人生活的自省,表现出艺术方式与描写角度的推陈出新。更令人欣喜的,一些“70后”或“80后”文学新人精彩亮相。中短篇小说创作,既更见作家小说写作的基本功力,又疏离热闹的网络与喧嚣的市场。专注于这一门类的年轻作者们,应该怀有纯正的艺术追求与高远的文学理想,理当对其抱以更大的期望。

  文学蓝皮书指出,与传统型文学生产过程明显不同的是,新兴文学的创作、生产与传播,或借用市场运作的力量,或借助信息科技的手段,在多个方面都表现出文学与商业的结合,专业与产业的互动,从而使其发展具有漫泛性,形态具有多因性。这其中蓝皮书尤为重视网络文学。除去作品总数增长快、存量大,作品构成多样化、类型多之外,网络文学还因参与人数广泛,成为当今文坛最庞大的文学板块。这一板块的迅速成长,既在于网络写作的门槛较低、自发性强,更在于一些写作者可借助收费阅读等手段,得到安适的生存与稳定的发展。目前在网络平台上坚持写作并靠稿费得以存身的写作者有3万多人。无论从作者的构成上看,还是从写作的趋向上看,网络小说都以非专业性的写作演练,以及向类型化不断倾斜的走势,成为大众化文学的主要构成,并以良莠兼具的复杂性、无所不有的包容性,孕育了进一步发展演变的多种可能性。

  文学蓝皮书认为,文学阅读的浅俗化,是这些年来的严重问题。过去我们更多地强调文学的教育、认识与审美功用,而对文学还应有的休闲、宣泄与娱乐的功用认识不足。但这些年似乎又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那就是把轻松化、娱乐化日渐抬到至高无上的地步,矫枉过正,过犹不及。各类电视节目都极力追求娱乐化、游戏性,学者的学术讲坛被打造成变相的评书连播,交友相亲节目被编制成写真和娱乐的“美女秀”连续剧;演艺明星的各种八卦消息都会成为新闻与“要闻”。而在各种利益的驱动之下,在媚俗的世风影响之下,文学的阅读也向浅俗的方向一路滑去。最为典型的表现,便是那些缺少人间气息与人性温度的玄幻与仙侠、惊悚与悬疑类作品,在网际与纸媒都大行其道,不仅拥有越来越多的青少年读者,而且被文艺生产的各个环节所看重,被改编成影视、动漫、游戏等形式,广为流传。而正在成长的青少年读者,因为感性大于理性,好奇又失于辨识,不仅习惯于视屏阅读、图像阅读,而且追求轻松阅读、快餐阅读,对青春成长和人生成熟更有价值和意义的纸质阅读、深度阅读,反被当做过了时的老朽传统,被他们忽而略之,甚至弃之不顾了。这种阅读取向,这种受众构成,再反过来影响文学生产之后,会使传统文化与经典文学的生存更为萎缩,发展更为艰难。

  文学阅读看起来是文学传播中的一个环节,但其实是文学生产的终端所在。而阅读本身,内含了接受、学习与教育的多种功能与多重意蕴。如果文学生产的这个终端是浅俗化的,那就使文学生产的意义大打折扣,并在受众层次与文化情趣诸方面给未来的文学发展带来严重的限制和无形的障碍。因此,文学阅读的问题既关乎文学生产,又关乎文学大局,不能不予以高度重视和切实解决。

  《中国文情报告》作为目前国内唯一一本有关文学现状的宏观考察报告,这份年度报告具有丰盈的信息量和显著的前瞻性。课题组成员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和中国作家协会的专家构成。在文化环境日益繁复,文学自身不断变异的情况下,本书清点文学成果、描绘文学风貌、记录文学足迹、梳理文坛脉络,已成为年度文情的重要资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