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朱斌谈行业现状:大部分漫画家能靠稿费生活

2012-07-24 10:50:41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7月18日至19日,夏达、姚非拉、朱斌、司徒剑侨等一众人气漫画家,受邀到广州“超级漫友日”现场举行签售活动。“超级漫友日”是为庆祝著名漫画杂志《漫友》创刊15周年而举办的活动,现场还穿插着各种签售讲座、各色原创动漫造型、人气歌姬动漫歌曲演唱会、同人志贩卖场等各种活动,可谓是一场动漫迷们的“动漫嘉年华”。当红漫画家朱斌对记者表示,“现在大部分漫画家都能靠稿费过生活。”《爆笑校园》、《子不语》、《乌龙院》……这些漫画的作者年收入已经超过千万元,成为不折不扣的“隐形富翁”。

  那么,相比动漫颇为发达的日本,国内漫画家的差距在哪里,当下漫画的发展又出现了哪些新变化?不少漫画的受众都是年轻人,如何延长它的生命力、扩展它的受众面?对于当下国内的动漫教育而言还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就此,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了著名漫画家朱斌。

  职业漫画人 大多可靠稿费养活自己

  南方日报:你之前专门学过画画吗?你认为,你的漫画是靠什么取胜?

  朱斌:我之前没有专门学过画画,所以我的素描基础肯定没有其他人好。刚开始画呆头(《爆笑校园》主人公)的时候,读者反映还不错,但有不少人都以为我是“扶贫”上去的,就是看你可怜,画得那么烂,算了,扶贫一个,上去吧,呵呵。我就是靠创意,往往很多不是专门学画画的作者就会比较注重创意,但反过来,也有不少画面功夫很好的作者又会很纠结于画面,比如有些作者出一个单行本,他就会很纠结封面,甚至来回改个十来遍,其实每个小改动是没有多大差别的,但是他们就有那种完美主义情结在里面。我刚开始画的时候只会用铅笔,什么都不会,身边也没有可以请教的人,就是看到别人在做漫画,就想着凭这个赚些稿费吧。

  南方日报:几年前刚开始做漫画的时候,有预料到这个行业有目前这样的发展状况吗?你觉得国内的漫画家与国外的,比如日本的漫画家有什么差距?

  朱斌: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才开始创作《爆笑校园》,当时并没有想漫画前景之类的问题,只是想着画漫画可以赚稿费。成为职业漫画人之后,就想如果国内发展不起来的话,我可以去其他国家,比如日本,做一些设计类的工作,跟动漫、游戏相关的。至于和其他国家的差距,还是挺大的。在日本,漫画家这个名词就代表有钱人,漫画家是人人羡慕的职业,他们的总体收入水平比国内高。当然,国内这两年比以前要好些,我们当初刚出来的那些年很难,这些年动漫环境好了些,很多作者都可以靠稿费养活自己,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至少以前98%的人都做不到这点。不过,我当时条件还是算比较不错,大学的时候一个月收入大概在4000元左右,现在年收入已经达千万元,还主要是版税收入。

  漫画产业模式 “用钱赚钱”行不通

  南方日报:目前,很多漫画都在通过网络媒体传播,这是否会对实体书造成冲击?

  朱斌:在杂志上连载有它的好处,就是有稿费,能保证漫画人的生活,但网络上是没有稿费的,很多人是凭自己的兴趣在做,要等到做完之后真的红了,它才会赚钱。但是,网络上的传播速度更快,这样就面临着一个问题——以后我们如何开发?比如红了的阿狸的形象,可以做周边,比如公仔,但如果是把所有的内容都放到了网络上,人家就不会买你的实体书,但这并不意味着实体书和网络两者是矛盾的,现在网络和实体有交叉,但不是完全重叠,有人在网上看了之后,还是会去消费实体书,这有一个促进作用,是相辅相成的,譬如漫友工作室的人也会在网络上放一些,但是不会放全部。

  南方日报:在中国动漫未来的发展中,动画会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吗?您觉得中国漫画未来往哪个方面发展会更有利于漫画家的创作?

  朱斌:肯定会,至于未来的发展模式,应该会向日本学习多一些,现在日本漫画界普遍认为漫画的成本比较高,很多人都去搞“轻小说”了,就是那种给人改编漫画的小说,他们先写小说,做成杂志给人看,要先经过市场检验,如果好的话再改编成漫画,然后再改编成动画,这样效率就高,集中精力做高层次的东西。因为文字创作成本比较低,比如你画漫画一个月画一百张要几个人画,但是如果写轻小说的话,一个人一个月可能可以写一本书。但中国目前暂时还不会形成这种趋势。

  南方日报:你现在的书很畅销,下一步打算如何拓展你的产业链?

  朱斌:最重点的肯定是动画片,我们下半年就会将《爆笑校园》做成动画片。未来我想自己跟《漫友》合作来拍摄,因为我能保证这个“呆头”拍出来还是“呆头”,如果我跟其他动画片公司合作,他们可能会做很大的改动。出动画片也同时可以拉动书的销售。动漫毕竟是个创意产业,现在国内很多人误以为用越多钱投资就越红,这是不可能的。

  国内动漫教育 学会“讲故事”才最重要

  南方日报:跟其他人的粉丝多是年轻人不同,你的粉丝还有不少中年人?

  朱斌:是的,现在台湾最大的出版社在出我的漫画,就是因为社长(他是个中年人)也看了我的漫画,他本人很喜欢,就想介绍到台湾去,经常有些动画片公司的老总跟我说,“刚刚在飞机上看到你的漫画了,可不可以拍动画片?”可以说,我做的漫画是比较大众的漫画,没有年龄限制,什么人都可以翻一翻,看一看。其实,除了大众化,我的漫画还有两个特点——校园风、把人物个性做强。一个漫画作品,首先考虑的都是人物个性,但是在七、八年前,国内漫画界的主要论调就是“技术流”,以为画得漂亮的漫画书就好卖,后来很多漫友的老一辈漫画家比如客心,就提出“故事比画面重要”,按我的理解,其实人物的个性比故事更重要。

  南方日报:刚刚提到“技术流”,其实国内目前的动漫教育也有这样的倾向?

  朱斌:是的,国内还是比较注重画技,还是在培养基础能力。但是毕竟学生是要走出来,到社会上历练的,要想进入这个行业,要想真正接触动漫,其实“怎么讲故事”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记者观察

  动漫不是

  捞一笔就走的行业

  朱斌,一个1983年出生的广东男孩,因创作《爆笑校园》一炮而红,这个读医的理科生,如今已经是为人熟悉的漫画家之一。仅仅6年,放弃手术刀却拿起画笔的他如今已经成为千万富翁,成名作单行本发行量已突破2500万册。记者了解到,稿费、版税和衍生产品开发,如今已经构成了漫画家收入的三大渠道,以杂志《漫画世界》为例,漫画作者每提供一页作品,稿费约为200元,而漫画家更重要的收入来源于版税。据悉,人气漫画家夏达的《长歌行》推出短短半年,印刷量已达50万册,其版税收入就超过了100万元。由此可见,尽管漫画家富翁只是少部分人,但这至少让人看到,漫画可以作为一个独立产业,发挥自己的产业价值。

  “动漫不是捞一笔就走的行业,我看到用这个心态做动漫的人大多都赔了。”朱斌这样说过。现在国内的各行各业浮躁的事物很多,一夜暴富的事情也不少见,做文化,最需要的还是要沉得下来,不浮躁。

  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动漫产业中,衍生产品都是利润的重要来源。正如朱斌所言,我国本土原创漫画在衍生产品开发方面还处于一个起步阶段,但随着国内漫画市场的成熟,多元化的产业链开发模式将是漫画企业发展的下一阶段,不过前提是首先要建立一个正确的心态——做漫画不是为了一夜暴富。当前的中国职业漫画人需要做的,是给自己一个积累的过程,也给市场一个成长的过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