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主流价值观在电视剧中的守望——从近期热播剧谈起

2012-07-16 10:59:54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相对于娱乐化泛滥的综艺节目而言,近年来,绝大部分热播剧,诸如《潜伏》、《悬崖》、《人间正道是沧桑》、《闯关东》、《知青》、《金太郎的幸福生活》、《媳妇的美好时代》、《夫妻那些事》、《医者仁心》、《心术》等,则在创作中坚守着艺术真、善、美的追求,对社会主流价值观念表现出高度默契的认同。这些热播剧远离了低俗娱乐化的创作路径,重新回归人类崇高的审美境界,摒弃历史糟粕,高扬人类主流价值体系,以审美化、诗意化的方式烛照着这个时代的生机勃勃。

  主流价值观的坚守

  社会主流价值观影响着电视剧的创作,同时,电视剧也以影像的方式对我们正在经历的现实生活或者是过往的历史时代进行着具有意识形态性质的叙事。社会主流价值观是指延承了可贵的民族精神,体现了鲜明的时代气息,承载了人类真、善、美的价值取向,同时,包容了人类乐观、进取、积极、健康的思想情怀与文化境界的价值观念,它在社会诸多价值观念中居于主导地位,甚至影响着整个社会价值体系的建立。但是,近些年,一些电视剧的创作在多样价值观的选择上出现了问题。有些现实题材的电视剧以追求虚无缥缈的生活为己任,对个人化的欲望无限制地抒写,私人化的畸形情感被表现,甚至小三、贪官一度成为某些创作者热衷表现的对象;而某些历史剧违背历史唯物观,宣扬封建意识,对帝王将相歌功颂德;还有一些都市情感剧,追求低俗的情爱表现,比如,被重新翻拍的“海岩三部曲”用性爱代替了两情相悦的爱情,追求感官刺激,迎合低级趣味,制造商业卖点;还有的电视剧否认生活的主流价值,刻意丑化现实生活,夸大生活中的腐败、丑恶与阴暗,对非主流生活的表述乐此不彼,动摇人们积极健康的生活意念。

  不过,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近一时期的热播剧开始回归对社会主流价值观念的影像化表述,这部分电视剧的创作不再是为了追求“英雄平民化”的艺术效果而刻意贬低英雄,而是开始转向对“平民英雄化”的写实与写意。这些热播剧中的人物来自于生活,他们在生活中可能还有着数不清的缺点、毛病,但是,他们在价值观上则追求着一种崇高的美学境界,坚守正义的价值取向,这些热播剧弘扬了社会正气。比如,热播剧《医者仁心》表现了在复杂多变的医患背景下,有良知的医生对生命尊严的坚守;《夫妻那些事》表现了婚姻围城中的夫妻对婚姻理念的回归与坚守;《悬崖》则表现了一代地下工作者对共产主义信仰的坚守;《钢铁年代》则表现了一代产业工人对社会主义建设的坚守;而《知青》、《风和日丽》、《雪花那个飘》、《北风那个吹》则表达了人们在逆境中对人性中善良、美好的坚守……这些具有主流价值情怀的电视剧坚守了人类道德的底线,也坚守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期待与守望,对生命主流价值的守护与追求。

  理想人格的诗意化塑造

  近期的热播剧大都坚守了社会主流价值观,塑造了一批理想化的平民英雄人物形象。这些具有崇高价值观的人物,代表了社会核心价值观念,其以独具的影响力在特定生活中起着引领作用。这类人物通常具备深厚的历史意识与崇高壮美的价值情怀,给观众以积极向上的价值影响。

  像《人间正道是沧桑》中的瞿恩、瞿霞、杨立青,《悬崖》里的周乙、顾秋妍、孙悦剑,《潜伏》中的余则成、左蓝、翠平,《闯关东》中的朱开山、朱传武、鲜儿,《知青》中的赵曙光、赵天亮,《心术》中的刘晨曦、《钢铁年代》中的尚铁龙、杨寿山等,他们这些人物虽然从未载入史册,但是,他们的言行则反映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可贵的传统价值观念和时代朝气蓬勃的主流价值理念。他们“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他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们“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他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们“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这些电视剧中的主流人物秉承正义、坚持真理,满怀一颗善良与真诚之心擦亮了电视剧的核心价值光芒。

  这些热播剧中的平民英雄即使在生活中要不断遭遇各种形式的诱惑,也不免要经受来自非主流价值观钱、权、色的考验,甚至还会迷茫在情感的困境中。但是,他们终归是最终成为时代英雄人物形象。他们坚守社会主流价值观念,追求崇高的审美境界,追求正义的信仰之光,引领了时代精神的前进方向。无论是电视剧《悬崖》中为了救名义妻子顾秋妍而牺牲的谍战人员周乙,还是《闯关东》中一身正气勇斗日本侵略者的平民英雄朱开山,乃至《医者仁心》中以身践行“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心外科医生钟立行,《知青》里热爱生活,秉持正义的赵曙光,《金太郎的幸福生活》中价值观被不断修正与改进的岳母王淑华,还有《夫妻那些事》中坚守婚姻理念并处处为他人着想的林君和唐鹏,而我们在《下海》中的陈志平身上,看到了中华民族几千年之所以延绵不绝的力量——仁者爱人……这些生活中、历史上平凡的人物擎起了一面旗帜,他们始终如一地在追问生命的终极价值,他们崇高的思想境界构筑了一座人性的丰碑。

  去符号化的生活叙事

  我国的电视剧创作从来不缺对主流价值的表达,不过,近期热播的主旋律戏的创新之处在于其对生活的细节化的放大处理,其在创作上采取生活流的叙事,去掉了主流意识形态符号化的印记,以生活的细节化、真实化取代了人物的符号化、脸谱化与教条化。

  这种主旋律电视剧的叙事方式从世纪初的《激情燃烧的岁月》、《亮剑》开始,一路燃烧,以致影响到当下主旋律剧的整体创作。不过,以往成功的主旋律电视作品中的人物类型化的特点很明显。比如,《士兵突击》的许三多,他是一个坚守“不抛弃、不放弃”生活理念的人物,但是,他是一个一根筋式的单侧面人物。即便是《亮剑》中的李云龙也是一个“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铁血丹心甚至会“爆粗口”的类型化人物。

  近一段时期热播剧里的人物开始脱离这种类型化的审美特点,他们开始回归生活的常态,他们的性格也许没有那么棱角突出,他们的个性也许并不锋芒毕露,但是,创作者以一颗普通人的心态放大了这些剧中人物作为普通人的闪光点,使得他们更加与我们的生活同质化。比如,电视剧《下海》中塑造的正面人物陈志平,他在生活中坚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传统理念,这个人在下海中追求利益最大化,但是他也必须要坚持做普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这是一个文化的普遍价值观;而《悬崖》中的顾秋妍也是一个有着诸多缺点,甚至经常闯祸的女性谍报人员。她的所有性格弱点,几乎是每个女性都具备的,正是由于这些人性的弱点使得其在情感上呈现出多面性,丰富了人物的性格特点,使其脱离“扁平人物”的序列,成为丰满立体的“圆形人物”。这种对平民英雄人物的创作方法虽然追求的是对理想人格的向往,但其在人物塑造上不是停留在符号化、概念化层面,而是血肉丰满的,是受人物自身性格特点、具体生活情境乃至利害冲突影像的人物。比如《心术》中的刘晨曦,也会受到来自金钱、利益等方面的诱惑,其内心也苦苦挣扎过,但是,他最终选择了善良,秉持了正义。

  叙事学大家罗伯特·麦基曾说过:“故事衰落的终极原因是深层的。价值观、人生观的是非曲直,是艺术的灵魂。价值观的腐蚀便会带来与之相应的故事的腐蚀。我们必须首先深入地挖掘生活,找出新的见解、新的价值和意义。然后创造出一个故事载体,向一个越来越不可知的世界来表达我们的理解。”电视剧对主流价值观念的表述从电视剧诞生至今从未停止过,其对主流价值观的表述也注定了无时无刻不面临着需要创新的新问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