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剧情弱智票房火爆 国产惊悚片亟需“脱胎换骨”

2012-07-09 13:11:36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进入暑期档,《青魇》《画皮2》《魅妆》《笔仙惊魂》等一批国产惊悚片陆续登场。对于上半年被好莱坞牢牢掌控的中国电影市场来说,几匹惊悚的“类型黑马”也许能够获得票房上的“逆袭”。然而,票房奇迹却难逃恶评如潮:在廉价的惊悚中,弱智的剧情让观众戏称“没被吓哭,却笑出了眼泪。”

  诟病:重感官轻剧情

  近年来,国产惊悚恐怖片每年都有20余部登上银幕。然而其中大部分故事苍白,叙事手法浅薄,仅仅依靠感官刺激惊吓观众。然而,由于情节设置得不合理,不少惊悚片看起来更像是喜剧。有观众戏称,进入影院没被吓哭,却笑出了眼泪。

  从《荒村客栈》到《地狱的第十九层》再到《蝴蝶公墓》,知名悬疑作家蔡骏的多部小说都被改编成电影。但对于这些电影,蔡骏坦言改编效果都不好,“编剧是很大的问题,抛开其中对我小说故事的大幅度改动不谈。作为一个原创故事,它也是漏洞百出的。”

  “国产惊悚片的创作思路过于狭窄。”香港导演邱礼涛表示,一般的惊悚片,开头时呈现各种诡异的场景,制造恐怖的氛围,随着故事的展开,结局不出意外的自己吓自己、药物导致幻觉、人为制造的阴谋等结局。

  由于剧情偏弱,这类影片只能在宣传时竭尽惊悚之道,海报往往做得异常血腥和恐怖,主打白裙无头女,流血的头颅等等。如《B区32号》的海报,女主角双脚腾空悬挂在树枝,眼神空洞、七孔流血,这一场景却与影片内容毫无关联,海报上营造的惊悚质感在银幕上“露了馅”。

  “国产惊悚片水平现在越来越低,原因就是粗制滥造。有的惊悚片完全没有剧情,就靠一会儿出来一张白脸吓观众。”资深发行人高军的一番话代表了整个电影界对国产惊悚片的担忧:照这样做下去会把这个类型做砸了的。

  吸金:惊悚片成“香饽饽”

  在饱受诟病的同时,国产惊悚片为何却以目不暇接的方式被生产出来?业内人士称,在业界,“以小博大”是惊悚这一类型片的关键词。

  2009年,《午夜出租车》250万投资博得了1300万票房,开启了惊悚片以小博大的“吸金”路。之后,《午夜心跳》票房突破3000万、被戏称为“零成本恐怖片”《B区32号》也揽下1500万票房。

  2011年,《孤岛惊魂》以不到500万的成本创造出9000多万元的票房,让影评人苦笑感叹:在中国靠着卖海报卖预告片骗钱的小成本惊悚片永远具有黑马潜质。业内人士认为,《孤岛惊魂》不仅对国产电影不具借鉴意义,反而将带来不良的示范效应。它的票房成功来自当红偶像的明星效应,这种效应虽然会提高票房,却是一种“不可持续力”。

  “国内的惊悚片成本可以很低、拍摄可以不精良,但只要抓住了一个卖点,再选择好档期,就有大捞一把的可能。”香港电影人文隽一语道破电影人在惊悚之路上“前赴后继”的原因。

  清华大学的尹鸿教授认为,国产惊悚悬疑片往往是百万级别的中小成本影片,而国内市场一直对于这一类型的电影有着稳定而旺盛的需求,因此在投资和回报上大多有较好的表现。身为《绣花鞋》的制片人,文隽也坦言,自己涉水惊悚片,就是看上了高于成本5倍乃至10倍于的票房前景。

  思危:惊悚片亟待“脱胎换骨”

  由于国内惊悚片一直处于“票房好口碑差”的状态之中,专家们甚至担心观众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望,迟早会产生审美疲劳。一旦惊悚片的热潮退去,中国的惊悚片发展也将止步。《青魇》制片人刘莉表示,国产惊悚片目前不用功的现状给后续的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一些导演将作品质量不高归于内地审查制度,认为惊悚片本身与国产电影审查尺度之间存在矛盾,为了适应尚未分级的中国电影市场,“影片不能出现鬼神等封建迷信的东西”,某种程度上束缚了编剧的创作。此观点遭到了业内人士的反驳,日本的“贞子”系列、美国的“电锯惊魂”系列、韩国的“女高怪谈”系列等影片,从剧情来说,不仅仅是惊悚,它富含信息,设置悬念引导观众推理,更隐含了不少对社会、对人生的解读。

  “审查或让惊悚片的编剧们工作增加难度,但这绝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有足够的想象力,按国产惊悚片的规律依然能讲出一个不错的故事。”邱礼涛认为,只有故事的核好,才能让观众从感性层面产生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其实不是鬼,而是人。人心才是这世界上最为令人恐惧的东西。”

  值得欣慰的是,随着这几年的尝试,创作者逐渐意识到惊悚片“靠一张黑暗中的白脸吓人”的时代已经终结。从《画皮2》《青魇》《魅妆》等影片中不难看出,不少导演开始为自己的电影重新定位,令惊悚片也开始细分了类型,加入了大视野的元素,希望摆脱传统套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