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撬动全球治理重要支点

2013-08-30 16:19:41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报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G20是一个说话的地方,不是一个做事的地方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撬动全球治理重要支点
  

  本报记者 梁薇薇报道

  今年发生的一个有趣的现象让人们越来越关注到全球多边治理与各个国家利益之间的微妙关系。

  4月18—19日,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会议认为,为促进全球经济复苏,发达国家应加强财政整顿,确保中期财政可持续性,同时关注持续的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负面效应。

  然而,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呼吁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此后不久,英国央行宣布维持低利率和量化宽松规模不变,日本推出新一轮的超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而美国也有自己的时间表,直至今日对于美国退出QE仍是议论纷纷。

  “全球大治理做起来的确很难。因为G20会议的言论并不能代表各国政府。G20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这是一个说话的地方,不是一个做事的地方。”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在“大金融、大合作、大治理”国际智库研讨会间隙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全球大治理,G2O能起多大的作用,现在的说法不一样。更多的倾向是认为G20的作用正在下降。

  由八国集团(G8)发展而来的二十国集团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召开领导人峰会,在危机时展示了代表“21世纪全球治理”的功能。同时,G20使得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有了与西方发达国家平等对话的机会。然而,继2010年多伦多峰会之后,G20开始逐渐走向分歧和无为的困境。

  对此,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的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政治所全球治理研究室副主任黄薇认为,G20是一个大国共治的雏形,缺乏一个超国家的管理机构来协调20国集团工作。因此,的确会存在一些客观上的弱点。这种情况下,当危机出现时,各国愿意做出一些牺牲和让步,容易出现妥协之后的成果。但如果在非危机时,没有一个更高一层的指挥棒,各国之间的利益分歧可能会比较大。

  因此,黄薇曾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撰文指出,G20能否真正成长为全球经济治理的主导机制,还要看其在数个领域是否有所拓展,其中一个就是中美两个大国是否能够妥善解决政治互信、携手共建全球经济秩序。

  翻开国际关系史,人们看不到两个大国,尤其是一个既成大国在面对一个新兴崛起大国时,是怎么和平相处的。因为传统的方式都是通过战争的方式来解决。然而,以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为核心特征而构建的新型大国关系成为新时期崛起国和既成大国之间处理冲突和矛盾的新方式。

  2012年5月3日,在北京召开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双方以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作为主题,这一概念被高调推出。

  “我们对于中美两个大国之间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抱有很大期望,目的就是想超越传统国际政治当中,大国最终走向对抗的这种旧的历史循环论。”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韩爱勇博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同时,也想借此超越意识形态对抗,经济零和博弈这样一种传统的旧命题,走出新时期大国之间和平共处的新路径。

  那么,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如何实现,能否寻找到平衡点?

  对此,韩爱勇乐观地认为,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在国际影响力的扩展为中美关系带来的是,之前的权力不对称逐渐地向更为对称的关系发展。这给予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坚实的权力基础。同时,两个国家之间的利益交融越来越密切。如果两国选择对抗,将是两败俱伤。因此,中国作为负责任的新兴大国,正在和美国一起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作出努力。

  “现在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有些不容易,但是中国还是需要厘清一些想法。在某些地方需要与时俱进,做出调整。”对于与其他国家的发展,黄薇认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有自己的国家形象,不干涉内政、和平共处、求同存异,以及互利共赢等都是中国坚持的基本原则,在这些原则下进行国际交往,最终可以最大程度让别国接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