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柳斌杰畅谈新闻出版业改革发展成就

2013-03-11 17:17:02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我在新闻出版总署领导岗位上已经11年了,开始是主管图书出版,以后是主管全面工作。回顾这11年时间,我比较满意的是做了两件大事:一是从解放思想入手,解放了文化生产力;二是大力推动新闻出版体制机制改革,新闻出版业呈现出繁荣发展新局面。可以说,深化改革已成为近年来新闻出版业响亮的主旋律。”两会前夕,全国人大代表、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接受了《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国新闻出版报》、《中国新闻周刊》等媒体记者联合采访,畅谈新闻出版业改革发展成就。

  十年铸就中国当代出版十座高峰

  在谈到出版业的发展成就时,柳斌杰说,从书号的计划调节到完全放开,出版产品极大丰富,图书品种从十几万种到如今的四十多万种,基本实现了个性化、对象化、分众化阅读的出版要求,出版了一大批优秀的、受社会欢迎的作品。

  柳斌杰指出,这10多年时间铸就了中国当代出版的十座高峰:一是马列著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出版世界上独一无二;二是工具书的出版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如《中国大百科全书》,所有世界的图书都是引用了《中国大百科全书》的条目来解释所涉及中国的事物、人物;三是历史领域的出版成就斐然,如修订了明史、清史、民国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把中华文明的文化传承脉络全部整理出来,同时也出版了《世界通史》;四是古籍整理取得重大突破,如第一次摸清了我国20万种古籍“家底”并出版了《中国古籍总目》;五是文学出版进一步繁荣,从过去每年出版100部长篇小说到现在年出版近3000部,中国文学出版对世界的影响力不断加大;六是学术著作出版更加繁荣,如《大中华文库》对中国历代学术著作、学术人物做了系统整理出版;七是科学类著作出版上水平,既包括现代科学著作,也包括基础性科学著作;八是出版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系列,满足了中国人了解人类共同创作的思想财富、科学财富;九是人物传记类出版物齐全,不仅出版了中国历代思想家、科学家、政治家、军事家的人物传记,还出版了外国众多思想家、政治家、科学家等名人传记,而且已经能够做到世界上所有名人出版都首选在中国同步首发,这是中国出版业发展强大的象征;十是出版了大批人民群众需要的普及类读物。

  柳斌杰说,2012年,中国新闻出版业总产出从10年前不到3000亿元跃升到1.6万亿元,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出版大国,中国出版业的发展成就让世界同行感到惊叹不已。

  大力推进新闻出版单位兼并重组

  柳斌杰说,深化改革已成为近年新闻出版业响亮的主旋律。其中,分清公益性与经营性的不同属性,将经营性新闻出版单位从事业单位改为企业,成为新闻出版单位走向市场的关键一步,亦被视为参与国际文化竞争的必由之路。他指出,近年来,正是由于在推进体制机制改革、推进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推进投融资体制改革、推动建立统一大市场、推动传统出版业转型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新措施,才使得出版业迅速做强做大。可以说,是改革解放了生产力、推动了大发展。

  柳斌杰表示,在推进改革过程中跨越了两大障碍:一是思想观念,二是部门利益。他举例说,有些部门想保留下属的报刊社和出版社,是“为了方便宣传它的行业和部门”,而没有考虑国家整体利益。他指出,退出机制是改革必不可少的环节。下一步将在新闻出版单位大力推进兼并重组,建立评估退出机制,将评估后定为要退出的单位交给有实力的出版社托管,不会给国家、社会造成难题,而通过投资改造实现做优做强。

  在谈及刊号管理时,柳斌杰说,有些所谓学术类刊物长期依靠出租或出卖版面牟利,有的甚至制造假刊,这些问题常有投诉。目前很多期刊归部门所有,而任何单位宁可赔钱,也不会放弃刊号这个稀缺资源。因此,解决这一问题要“三步走”:首先要通过改革优化报刊布局;第二要打破刊号资源单位部门所有的局限性,从全国层面出发重新配置资源;第三步是报刊资源要力争在市场上实现流通,政府管理部门不再审批报刊,而是审批谁有资格来购买,让资源也流动起来。

  未来着力在三方面实现新突破

  在谈到下一步新闻出版业改革发展的努力方向时,柳斌杰说,未来将在三个方面实现新突破:

  一是打破部门所有,改变新闻出版领域地区封锁、条块分割的现状,建立健全现代出版物市场体系,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出版物大市场。

  二是建成新闻出版传播和管理的国家级数字平台。新闻信息的生产需要成本,传统媒体在数字传播时代不占主导地位,互联网长期免费使用新闻信息内容。这些问题并非单个媒体可以解决,根源在于缺少国家平台。在建设国家级平台的进程中,要注重解决数字传播版权保护问题,通过加快推进科技与出版的融合发展,在改革中解决网络盗版、信息免费下载等问题,造就传媒永续发展的机制。

  三是让民营文化企业更好地参与新闻出版业发展、参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目前民营力量还未充分参与到新闻出版领域,由于法规政策等限制,民营出版业和国有出版业融合度还不高。今后要继续放开,引导民间社会资本有序参与出版经营,目前总署已出台了《关于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出版经营活动的实施细则》,下一步要抓好落实,造就全民族文化创造力迸发的新局面。(冯文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