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问在“节点”

2012-10-23 12:55:39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问在“节点”——揭露日本钓鱼岛归属主张严重缺陷的背后

  近来钓鱼岛问题不断升温,作为新华社驻日本记者,我做了不少调研,在调研中也有了自己的一些见解。比如说:日本政府近来不再承认钓鱼岛存在领土争议,很多高官都把“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的话挂在嘴边,但我在日常采访中感受到,这些政客们似乎并不知道何谓固有领土,也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

  7月27日下午4点,记者怀揣着几个问题来到了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的记者会现场,抓住时机连续追问。

  现场回放

  7月26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参加国会答辩时,在民主党议员楠田大蔵的“逼问”下表示,如果周边国家在“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等日本领土和领海做出“不法行为”,政府将作出回应,包括在必要时动用自卫队。此后,日本防卫大臣森本敏也说根据日本法律体系框架,动用自卫队应对“尖阁诸岛”争端是可能的。

  日本官房长官藤村修每天上下午有两次例行记者会。记者本想在野田发表动用自卫队论的次日上午就此提问。7月27日一大早,记者致电官邸后得知通常11点举行的上午记者会由于国会日程改为9点40分左右。当记者赶到官邸时,被以“没有提前发送申请传真为由”拒绝进入。

  不出所料的是,官房长官藤村修上午对动用自卫队言论作出了解释。藤村说,野田仅仅是提到了理论上(动用自卫队)的可能性,并非是为了牵制中国。

  中午,记者以引述日本媒体报道的方式发送了这条消息。

  下午1点,官邸一位官员打来电话,问记者是否出席下午记者会并帮记者做了进门登记。

  下午4点整,记者怀揣着多个问题来到了官房长官记者会现场。

  开场前,主持人首先提醒,每位记者最好每次提问一次,且需要简单明了。第一个有关钓鱼岛争端和竹岛争端的问题是一位自由撰稿人提出的。紧接着由记者提问。

  “您上午提到了动用自卫队仅具有理论上的可能,这是否意味着为了避免在钓鱼岛发生冲突,日方愿意尽最大外交努力?”

  藤村回答:“当然是这样。换句话说,首相一直明确表明了愿意深化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意愿。对于可能发生的所有情形,作为日本政府当然要尽最大的外交努力。”

  为了遵守官邸记者会提问规矩,记者并没有紧接着提问已经准备好的另外两个问题。

  在日本媒体就内政、日美关系等问题进行发问后,记者身旁的自由撰稿人又就竹岛与钓鱼岛的日方应对区别进行了提问。

  藤村说:“‘尖阁诸岛’在历史上以及国际法上都是日本固有领土。围绕‘尖阁诸岛’所有权不存在争议。竹岛问题与日本实际控制的‘尖阁诸岛’有所不同。今后日方将与韩方进行锲而不舍的交涉。”

  听罢,记者举手提问。“中日两国都有人担心,石原购岛以及一部分激进的政治家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举动已经对中日战略互惠关系造成了负面影响,您对此怎么看?”

  藤村翻看了一下提前准备好的应答记者的材料后,平静地说:“我也听到过类似的担忧。但我需要不断重复的是,‘尖阁诸岛’在历史上以及国际法上都无可争议的是日本固有领土。围绕‘尖阁诸岛’所有权不存在争议。这是日方的立场。”藤村看起来对自己的标准答案胸有成竹。

  记者接着问:“固有领土的概念是?”

  或许是此前从未被问到过类似问题,藤村稍微迟疑了一秒,说:“从历史上和实际情况来看是日本固有领土,这是日方的解释。”可能重复这样的话过多,藤村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读懂的微笑。

  “您总说(钓鱼岛)历史上是日本领土,这‘历史上’到底指多长的历史跨度?”

  “你是在问历史跨度……”藤村的眼睛向斜上方看了一看,“从明治时期归入日本所有者手中的。也就是说从那时算起。”

  藤村又回答了几个国内记者的问题之后,工作人员递上一张纸,藤村扫了一眼,开始朗读:“刚才提到的日本所有‘尖阁诸岛’的历史经过,1895年日本内阁通过将‘尖阁’编入日本领土的决议。这是历史事实中的一个。”

  “此前我曾采访过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前局长孙崎享,他说固有领土一般指历史上拥有数百年左右的长期管辖权的领土。日本1895年才占领钓鱼岛,但孙崎享明确指出,历史上明清时代,中国在钓鱼岛的确存在一定程度的管辖权。对于这种说法,您怎么看?”

  “我不太清楚(外务省前高官)表态的详情。政府的理解是,1895年日本内阁通过将‘尖阁’编入日本领土的决议。日本此后开始领有‘尖阁’。”

  “实在不好意思,连续提问(占用了您过多时间)。但是我还是想问,您刚才说对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购岛’事件给日中战略互惠关系造成负面影响的意见有所耳闻。为了避免这种负面因素持续影响中日关系,双方应尽怎样的外交努力?”

  “从日中首脑致力于推进两国战略互惠关系的大局观出发,双方外交部门今后将继续在各个层面上展开外交交涉或谈判。”尽管记者会时间尚有富裕,但藤村的回答比较简短。

  会后,记者接到官邸来电和邮件,要求记者今后参加记者会前提前申请,并“尽可能全面地提供所有问题”。

  深入采访 主动发声

  7月27日当晚,日本的共同通讯社、时事通讯社等多家主流媒体纷纷就新华社记者连续发问进行了报道,也有一些媒体对我进行采访。我回答最多的一句话是:“我只是做了一名记者应该做的事情。”

  最近,不少日本媒体朋友说,他们发现了新华社的一些变化,比如说,实力增长很快,在上层社会越来越活跃,经常主动发声等等。应该说,这与新华社东京分社领导贯彻总社精神,要求记者大量增加现场采访、高端访谈、积极融入日本主流社会、做社会活动家、民间外交家有很大关系。

  东京分社领导要求记者们在日本也要实践“走转改”,大量增加现场采访以及对政要、学者和企业家的直接采访。分社还要求时政记者必须参加每周首相、内阁官房长官、外相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而且要精心设计问题,尽可能争取提问机会。

  通过加强采访和提问,不仅提高了新华社知名度,也挖出了不少独家新闻。今年2月日本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发表了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后,新华社东京分社记者赶到外务省发言人发布会并提问。当晚,“日本政府表示不否认南京大屠杀事实”的消息被200家以上国内外媒体转载。这位发言人在和新华社东京分社记者聚会时,也对记者的报道给予好评。

  中日关系复杂敏感,出席记者会在某种意义上如同赴战场。在一场场“较量”下,首相府和外务省的新闻部门对新华社有了全新的印象,包括外务省发言人、首相府发言人在内的不少高官都和新华社东京分社记者成了朋友。

  就在几天前,首相府发言人赴英国担任政务公使之前的最后一天,还宴请了新华社东京分社记者,希望能跟新华社的朋友们有告别的机会。在宴会上,双方一起回顾了成功合作的范例:

  今年1月,东京分社举办新年招待会,野田佳彦首相特派负责外交安保的首相辅佐官长岛昭久到现场并朗读首相贺词;4月,首相府开办中文网站时,提前与新华社记者“通气”,并在网站首页醒目位置刊登了首相在新华社新年招待会致辞的中文版……

  我来日本工作已有一年多,在中日关系不断紧张的现实情况下,既感觉作为中国记者在日本工作格外艰辛,也很幸运常常有新闻,采访激情得到释放。如果能用一次次采访、提问,一篇篇高质量的稿件,提升中国国际传播的影响力,那将是我个人价值的最好诠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