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记援疆干部、兵团日报社副总编辑田百春

2012-07-17 11:50:06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真情援疆永不悔——记援疆干部、兵团日报社副总编辑田百春

  “没有人要求我们别离妻子、远赴他乡,我们主动申请,甚至竞争上岗,千里迢迢来到这遥远的地方,只是因为,一个使命在心中激荡。”——这是援疆干部田百春在到达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担任兵团日报社副总编辑后创作的《我们来援疆》中的几句。

  田百春,《求是》杂志社《红旗文摘》总编辑。援疆之前,刚刚结束10年驻港任务,回到北京没多长时间又踏上3年援疆路,只因一个知识分子、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和抱负。然而,2012年春,田百春因病住院了,诊断结果:小细胞肺癌、淋巴系统扩散、骨扩散。听说田百春病了,曾经和现任的领导、同事、援友来看他,大家不禁被他的经历感动。但于田百春而言,病痛没有什么,他说:“这只是得了一次重病,把我逼进了医院,我会积极配合医生治疗,争取早日回到新疆和兵团。”

  此刻,3000公里外的新疆、兵团,依然是他魂牵梦萦的地方……

  “我一直有个愿望,到新疆工作几年,趁还年轻,让我去吧”

  “10年驻港,还要再去援疆?”《求是》杂志社副总编辑朱铁志试图阻拦,“你家人同意吗?”

  田百春回答道:“这么多年不在身边,她们母女已经习惯了。这次援疆,她们肯定会理解,也会很支持。”

  朱铁志先后3次找田百春谈话,“离家驻港10年,你已经为国家作出了很大贡献,这次就不要去援疆了。”

  但田百春郑重地讲了3个理由:“第一,我对新疆有感情,在香港时,就带着记者去新疆和兵团采访过;第二,我对新疆的历史和文化感兴趣,已经积累了几万字的文字材料,想写一本关于新疆的书;第三,我是学历史的,深知新疆的特殊重要地位。我一直有个愿望,想到新疆工作几年,想为边疆发展、民族团结做点事。这对我来说,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人生经历。”

  《求是》杂志社人事处主任荣琪告诉田百春:“中组部给我们的名额是处级干部,你级别超了,到那边不好安排。”

  田百春语气肯定地说:“没关系,只要有岗位,能工作就行。”

  在田百春的坚持下,社里最终同意了他的援疆请求。

  回到家,田百春告诉了妻子自己的想法。妻子只是略带嗔怪地问:“为什么不等女儿明年高考结束再去?”

  田百春和妻子商量说:“错过这一轮援疆,还要再等3年,趁还年轻,这次就让我去吧。”

  对于田百春的决定,妻子梁文欣和女儿田雨晴选择了尊重和理解。

  “如果我不在,就会增加别人的工作量”

  “共和国61年大庆时,许多兵团老兵才第一次走出荒漠、走出兵团,他们把一辈子都献给了国家和边疆。”田百春说,这让他深受感动和震撼,“比起这些老兵,我们所做的真是微不足道。”

  2011年8月,田百春随中央第七批援疆干部来到兵团,任兵团党委机关报兵团日报社副总编辑,分管报纸改版、发行、广告工作。他的认真、严谨,给同事们留下了深刻印象。针对报社的改版工作,他始终强调:“深度报道,要策划先行,打有准备之仗。”“走基层的稿子虽然短、小、快,但立意要高,可以做深、做透、做广。”

  有一次,因为一篇评论,在改与不改的问题上,田百春与责任编辑起了争论。事后,他主动找到这位编辑表示歉意,他语重心长地说:“改版后推出的《言论·声音》版经过3个月的试行,从读者反映看,已经有了口碑;要维护版面质量,要求不严是不行的。”

  2011年“十一”长假后的第一天,他就来到办公室。同事问他:“听说你女儿明年高考,怎么没有多陪女儿几天?”

  他却说:“报社人手紧,任务重,大家手头上都有自己的工作,如果我不在,就会增加别人的工作量。”

  其实,作为父亲,田百春怎能不惦记这件事呢!在基层采访的日子里,他每天都会通过电话询问女儿的学习情况,还通过电子邮件给女儿辅导作文。

  在2012年元旦的援疆干部迎新年晚会前,田百春受命代表援疆干部创作节目,深夜两点,他还在台灯下伏案疾书,创作了长诗《我们来援疆》:“没有人要求我们别离妻子、远赴他乡,我们主动申请,甚至竞争上岗,千里迢迢来到这遥远的地方,只是因为,一个使命在心中激荡。”这首配乐诗朗诵,获得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领导的高度赞赏,引起援疆干部们的共鸣,并被搬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届文艺汇演的舞台。

  援疆干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会副主席孙涛是田百春无话不谈的好友,一天晚上10点,在宿舍楼下遇到才去吃饭的田百春,本想请他吃顿饭、聊聊天,可田百春告诉他:“咱俩得速战速决,我还有个未完成的稿子,不能耽误呀。”为此,孙涛感叹道:“田百春好像总是有干不完的事、写不完的稿。”

  “对于这次难得的工作机会,再辛苦都是一种收获”

  《求是》杂志社的同事曾去医院看他,田百春摸摸因化疗剃光头发的脑袋,幽默地说:“头发没了,省事,不用洗头了。”同事们劝他:“你现在就该好好休息。”田百春摆摆手说:“真想明天就回新疆,还有好多事没做完。对于这次难得的工作机会和经历,再辛苦都是一种收获。”

  在初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4个月时间里,田百春就赴兵团5个师开展采访、调研和报纸发行工作,作品超过两万字。他常说:“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就要关注问题,勤于记录,善于写稿。”

  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不到两个月时间,他就在《兵团日报》星期刊上发表了近6000字的长篇通讯《回望天山——一位将军的兵团情怀》,通过一位将军的视角,回顾和提炼了半个多世纪以来,伴随着新中国屯垦戍边事业开篇而诞生的兵团精神及其时代价值。他说:“‘沙海’老兵和兵团精神的存在,代表的是一种正气,而正气本身是有感召力的。时代发展了,社会进步了,我们的生活好了,但兵团精神丢不得。人要活得有尊严,就不能被物质的东西所左右。弘扬兵团精神,我们党才能永远占领精神高地。”

  文章刊出后,屯垦戍边事业第一代战士、兵团原副政委李书卷给予高度赞赏,他说:“能写出这样有分量的作品,一定是对兵团历史和兵团精神有着深入研究的人。”他热情邀请田百春来自己家里,认识一下这位不简单的军垦“新兵”。

  2012年1月,田百春深入农九师、农十师两个边境师采访,历时10天,回来后撰写了通讯《兵团精神和事业的传承从哪里抓起》。田百春解释说:“正如小白杨哨所呈现给世人的一样,‘守望’作为所有兵团人身上的特质之一,就像白杨般伟岸、正直、质朴,以极强的生命力,迎风耸立,守望着北疆。对于这种精神文化资源,我们进行了积极发掘,但还不够,还要加倍努力工作,力争形成更多更有影响的精神文化产品,以培养人、教育人、凝聚人,弘扬兵团精神,传承兵团事业。”

  “我是农家子弟,一向反对特权,住普通病房就好”

  田百春患病的消息,牵动了很多人的心。考虑到他的身体极度虚弱,组织上给他安排了高干特护病房,但他坚决拒绝:“我是农家子弟,一向反对特权,住普通病房就行了。”

  在不大的病房里,和妻子说起各级组织的帮助、朋友的关心,深怀感激的他反复念叨着:“到新疆没有工作多久,就生病住院,给组织添麻烦了。”

  病床旁的桌子上,放着几份《兵团日报》,他仍然惦记着要做的几项工作。

  今年3月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政委车俊去探望他,嘱咐他要好好养病,但身体虚弱的他一心只想着工作,他说:“报社的发展还面临很多困难,特别是建设新闻大楼的事还需要领导的支持。”

  见到援友,他努力微笑着:“我很快会回去,还要和你们一起帮助兵团多申请一些援建项目。”

  见到报社同事,他嘱咐道:“现在全国19个省市援疆,报纸改版后应开设专栏,尽快策划选题,这是党报的优势。报道好援疆工作,重要的是反映中央和全国对新疆及兵团发展的大力支持,让职工群众真正感受到关爱。”

  他还想利用业余时间,研究新疆的历史和文化,为新疆文化和兵团精神写两本书……对新疆、对兵团,他有着深深的眷恋!

  “我和田百春是邻居,房间隔得不远,每天晚上他都工作到两三点,因为经常听到他写东西时发出阵阵很大的咳嗽声。偶尔晚上去他的宿舍坐坐,见他总是穿一件背心,书桌上一边放一个馕,一边摆一杯开水,他就在那里写作,非常敬业,非常勤劳。他对新疆和对兵团的感情是非常真诚的。”援疆干部、兵团党委组织部援疆干部办公室主任吕双旗说。

  援疆干部、兵团党委组织部副部长郭灵计说,每次去看望田百春时,聊天的内容都是关于兵团的事,工作上的事,很少谈及自己的病情。每次和他谈话的时候连自己都忘却了他是一个身患重病的人。田百春总说:“我相信我一定还会回到兵团,再和你们一起战斗,回到兵团日报社继续工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