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专访法制日报社浙江记者站站长陈东升

2012-07-04 12:54:49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专访法制日报社浙江记者站站长陈东升

  6月11日,温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多家媒体通报,因涉嫌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畏罪潜逃的温州籍商人、原温州市政协委员林春平,6月9日已被温州警方擒获。“林春平闹剧草草收场”、“从神话到笑话”……多家媒体对于此事进行了报道。

  此时,法制日报社浙江记者站站长陈东升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是他较早发现了“林春平神话”的蛛丝马迹并展开调查,也是他第一个报道了林春平出逃的消息。

  一次执拗戳穿一个“神话”

  是什么原因让你“盯”上了林春平这个“正面人物”?对于《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的问题,陈东升用语速偏快的浙江话描述着事件的初始,“我也是温州人,一直关注温州发生的一切,突如其来的‘林春平神话’让我吓了一跳”。

  温州人林春平原来一直名不见经传,2011年年底,正值温州深陷局部金融危机之时,林春平突然高调宣称斥资600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大西洋银行。凭借此举,林春平跃升为温州民间资本突围的标杆人物,并成为第十届温州市政协委员。

  吃惊之余,陈东升开始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他越来越感到这一新闻背后可能蕴藏着一个弥天大谎,便以内参形式把自己的调查和怀疑向中央政法委领导和浙江省委领导作了反映。几乎同时,新华社也组织派驻美国的记者在美国实地调查,结果发现,林春平所谓收购一事纯属子虚乌有。被新华社揭穿谎言后,林春平被迫开记者招待会向公众鞠躬道歉。

  原以为林春平一事就到此为止了,哪知5月底,陈东升又接到一新闻线索——林春平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且数额巨大,已经畏罪出逃。通过一番深入艰难的采访,陈东升于6月4日下午率先在法制日报社主办的法制网上发布他采写的独家消息《林春平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被网上追逃》,引发国内外300多家媒体转载和跟进采访。很快,浙江省公安厅、温州市主要领导相继作出重要批示……6月9日夜,林春平被捕;6月11日,温州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

  做一名法制记者是不是总要在这么复杂的新闻事件中厘清头绪?对于这个问题,陈东升频频点头,“我已经做了25年记者,但真正体会到当一名新闻记者的酸甜苦辣、真正领悟到什么叫新闻记者的社会责任感,是我到法制日报社之后”。

  一次采访平息一场风波

  2010年12月,浙江省乐清市蒲歧镇寨桥村村主任钱云会在村口被一辆大型工程车轧死,引发网络猜测,并迅速演变为全国性舆论事件。当时,很多“线索”表明村主任是被人故意害死的。

  “事情发生后,我在第一时间赶赴乐清市,采访到的细节让我这个跑了多年法制口的记者深感意外。”也正是这次采访,让陈东升成为最早找到“目击者”的记者,并最早通过新闻报道告诉大家,所谓的“目击者”则是一个承认自己只是猜测的,一个“脑子有问题、连自己年龄都弄不清楚的人”。就这样,《“乐清村主任之死”案再调查》通过大量事实说明,这确实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报道刊发后,全国100多家媒体转载,集聚在乐清的50多家100多位媒体记者陆续离开,舆情渐趋平息。此后不久,《人民日报》、新华社也相继发表文章,提醒人们要防止网络水军制造事端影响社会稳定。这篇通讯获得第二十一届中国新闻奖报纸通讯二等奖。

  许多跑法制口的记者都知道,陈东升是个获奖大户。他曾获得中国新闻奖二等奖1次、三等奖2次,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秀新闻作品一等奖1次、二等奖2次,全国法制好新闻二等奖2次,被评选为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1次……

  一篇好稿影响始料未及

  去年8月底的一天,陈东升接到报社总编辑雷晓路打来的电话,说报社要求老记者带头到基层“走转改”,与基层干部群众交朋友,听他们说心里话,帮助他们解决点实际问题。

  “放下雷总的电话,我犯愁了。在地方当驻站记者,虽然名片上印着记者站站长的头衔,其实就是一跑单帮的‘个体户’,采访、写稿、通联,整天忙忙叨叨。抽出一段时间在基层蹲点,难。在短短的几天里要把采访对象的心里话掏出来,难上加难。”陈东升说出了最初的顾虑。在妻子建议下,他决定回自己老家看看,没想到这次偶然回乡刚好遇上了一件新闻。“乡亲们告诉我,新来的温州市委书记推出了一个大工程:农房集聚改造。包括我老家四十亩村在内的附近农村都要拆除。”

  一贯的新闻敏感此刻又来“报到”了——尽管动员大会开得热热闹闹,领导发言里用着“老百姓欢天喜地、奔走相告”的字眼,陈东升还是很快发现许多老百姓对此有不同看法,认为补偿太低、房价太高、承受不了。多方采访后,他立即发回报道《温州农房集聚改造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宣部新闻局阅评认为,报道接地气、算细账、说真话。温州市委领导也主动约见,表示虚心接受记者批评,争取把工作做得更细致、更扎实。而这篇文章也成为《法制日报》“走转改”的成功表率。“这篇文章影响之大、效果之好,是我‘走转改’之前始料未及的,它对我的启发是:当记者也好,写文章也好,只有接地气才有生机活力。”陈东升说道。

  采访快要结束时,陈东升聊起了他的微博——“法制洋葱头”。小时候,陈东升很调皮,喜欢捉弄小朋友,父亲为此给他取了外号叫“洋葱头”,意思是健康可爱但辛辣刺鼻,有攻击性。40多年后,在新浪微博上,陈东升给自己取名为“法制洋葱头”。他说,这是要表明他的愿望——为社会的法治进步和公平正义,敢于辛辣尖锐,不怕得罪丑恶。作者:牛春颖

  6月11日,温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多家媒体通报,因涉嫌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畏罪潜逃的温州籍商人、原温州市政协委员林春平,6月9日已被温州警方擒获。“林春平闹剧草草收场”、“从神话到笑话”……多家媒体对于此事进行了报道。

  此时,法制日报社浙江记者站站长陈东升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是他较早发现了“林春平神话”的蛛丝马迹并展开调查,也是他第一个报道了林春平出逃的消息。

  一次执拗戳穿一个“神话”

  是什么原因让你“盯”上了林春平这个“正面人物”?对于《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的问题,陈东升用语速偏快的浙江话描述着事件的初始,“我也是温州人,一直关注温州发生的一切,突如其来的‘林春平神话’让我吓了一跳”。

  温州人林春平原来一直名不见经传,2011年年底,正值温州深陷局部金融危机之时,林春平突然高调宣称斥资600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大西洋银行。凭借此举,林春平跃升为温州民间资本突围的标杆人物,并成为第十届温州市政协委员。

  吃惊之余,陈东升开始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他越来越感到这一新闻背后可能蕴藏着一个弥天大谎,便以内参形式把自己的调查和怀疑向中央政法委领导和浙江省委领导作了反映。几乎同时,新华社也组织派驻美国的记者在美国实地调查,结果发现,林春平所谓收购一事纯属子虚乌有。被新华社揭穿谎言后,林春平被迫开记者招待会向公众鞠躬道歉。

  原以为林春平一事就到此为止了,哪知5月底,陈东升又接到一新闻线索——林春平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且数额巨大,已经畏罪出逃。通过一番深入艰难的采访,陈东升于6月4日下午率先在法制日报社主办的法制网上发布他采写的独家消息《林春平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被网上追逃》,引发国内外300多家媒体转载和跟进采访。很快,浙江省公安厅、温州市主要领导相继作出重要批示……6月9日夜,林春平被捕;6月11日,温州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

  做一名法制记者是不是总要在这么复杂的新闻事件中厘清头绪?对于这个问题,陈东升频频点头,“我已经做了25年记者,但真正体会到当一名新闻记者的酸甜苦辣、真正领悟到什么叫新闻记者的社会责任感,是我到法制日报社之后”。

  一次采访平息一场风波

  2010年12月,浙江省乐清市蒲歧镇寨桥村村主任钱云会在村口被一辆大型工程车轧死,引发网络猜测,并迅速演变为全国性舆论事件。当时,很多“线索”表明村主任是被人故意害死的。

  “事情发生后,我在第一时间赶赴乐清市,采访到的细节让我这个跑了多年法制口的记者深感意外。”也正是这次采访,让陈东升成为最早找到“目击者”的记者,并最早通过新闻报道告诉大家,所谓的“目击者”则是一个承认自己只是猜测的,一个“脑子有问题、连自己年龄都弄不清楚的人”。就这样,《“乐清村主任之死”案再调查》通过大量事实说明,这确实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报道刊发后,全国100多家媒体转载,集聚在乐清的50多家100多位媒体记者陆续离开,舆情渐趋平息。此后不久,《人民日报》、新华社也相继发表文章,提醒人们要防止网络水军制造事端影响社会稳定。这篇通讯获得第二十一届中国新闻奖报纸通讯二等奖。

  许多跑法制口的记者都知道,陈东升是个获奖大户。他曾获得中国新闻奖二等奖1次、三等奖2次,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秀新闻作品一等奖1次、二等奖2次,全国法制好新闻二等奖2次,被评选为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1次……

  一篇好稿影响始料未及

  去年8月底的一天,陈东升接到报社总编辑雷晓路打来的电话,说报社要求老记者带头到基层“走转改”,与基层干部群众交朋友,听他们说心里话,帮助他们解决点实际问题。

  “放下雷总的电话,我犯愁了。在地方当驻站记者,虽然名片上印着记者站站长的头衔,其实就是一跑单帮的‘个体户’,采访、写稿、通联,整天忙忙叨叨。抽出一段时间在基层蹲点,难。在短短的几天里要把采访对象的心里话掏出来,难上加难。”陈东升说出了最初的顾虑。在妻子建议下,他决定回自己老家看看,没想到这次偶然回乡刚好遇上了一件新闻。“乡亲们告诉我,新来的温州市委书记推出了一个大工程:农房集聚改造。包括我老家四十亩村在内的附近农村都要拆除。”

  一贯的新闻敏感此刻又来“报到”了——尽管动员大会开得热热闹闹,领导发言里用着“老百姓欢天喜地、奔走相告”的字眼,陈东升还是很快发现许多老百姓对此有不同看法,认为补偿太低、房价太高、承受不了。多方采访后,他立即发回报道《温州农房集聚改造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宣部新闻局阅评认为,报道接地气、算细账、说真话。温州市委领导也主动约见,表示虚心接受记者批评,争取把工作做得更细致、更扎实。而这篇文章也成为《法制日报》“走转改”的成功表率。“这篇文章影响之大、效果之好,是我‘走转改’之前始料未及的,它对我的启发是:当记者也好,写文章也好,只有接地气才有生机活力。”陈东升说道。

  采访快要结束时,陈东升聊起了他的微博——“法制洋葱头”。小时候,陈东升很调皮,喜欢捉弄小朋友,父亲为此给他取了外号叫“洋葱头”,意思是健康可爱但辛辣刺鼻,有攻击性。40多年后,在新浪微博上,陈东升给自己取名为“法制洋葱头”。他说,这是要表明他的愿望——为社会的法治进步和公平正义,敢于辛辣尖锐,不怕得罪丑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