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现实题材电视剧颇具人气 接地气获口碑和收视率

2012-08-02 10:46:33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电视剧《浮沉》在各大卫视的热播暂告一段落,这个围绕7亿元订单展开的“商战片”,不仅揭示了国企改制中的曲折,也反映出在权势和财富诱惑下,不同阶层人群的态度和抉择。其中,接地气的情节与真实鲜活的角色让该剧取得了口碑和收视率的双赢。

  事实上,近年来多部现实题材电视剧都颇具人气,从关注房价高涨的《蜗居》到反映医患关系的《心术》,再到碰触改革深水区的《浮沉》,其播出都引发了众多社会议论。不难发现,这些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共同特点是把场景设置在当下,而且大胆触及敏感话题,反映和揭示社会现实矛盾问题,所产生的社会影响远超其他类型的电视剧。究其原因,与其说观众喜欢从影视作品中寻找自己,不如说现实生活中的人们更希望获得沟通、理解和鼓励。

  拍摄现实题材有困难

  “《心术》开拍时,很多业界朋友和创作人员都觉得这是一个通不过的题材,觉得医疗纠纷都敢拿来写,太敏感。但是我们认为一个反映现实,呼唤人与人之间信任、友爱的作品应该能够得到支持。”电视剧《心术》制片人吕超说。

  据介绍,这样一个话题拿捏起来并不容易,《心术》首次开拍15天就停机了,在随后的大半年时间里,编剧不断完善剧本,演员则扎在医院里体验生活。尽管如此,全剧仍面临一些争议,即使在开播前依然“生死未卜”。“当时,上海市文广局负责审片的张伟处长说,如果《心术》播出后有什么负面影响,他愿意写检查。这让我心里踏实了许多。”吕超说。

  《浮沉》里有这样一个片段,在上海外滩,销售总监陆帆告诉“职场菜鸟”乔莉: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里,若不想失去自我,唯有拼命赚钱,用金钱保护自己的善良,如果两者发生了冲突,他宁愿抛弃善良而选择金钱。“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我们应该怎么看待善良和财富之间的关系?有些人拥有了财富后就驱逐了善良,而有些人则可以用财富保护善良,帮助他人解决困难。所以,财富和善良并非天然冲突,而是可以共赢。”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教授石川说,这种问题恰恰触及了当代生活或者当代人思维困境中的一些核心命题。

  而抛出这个难题的是“80后”编剧鲍鲸鲸,开始创作《浮沉》时她只有23岁。动笔创作前,鲍鲸鲸去外企采访过,还到私企做过前台工作。为了将剧中“处心积虑、企图借着改制贪污受贿的副厂长于志德”刻画好,鲍鲸鲸查阅了几年来媒体曝光的落马贪官的资料,借鉴其中的真实细节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

  关键是抓住年轻观众

  从《蜗居》里的海萍到《心术》里的美小护,再到《浮沉》中的乔莉,剧中主人公都是在城市中打拼的年轻白领,她们的故事映射着无数年轻人的生活。这也是现实题材剧取得成功的原因——容易跟年轻观众群产生情感共鸣。

  “近几年有个很特殊的情况,就是‘80后’正面临一个人生的转型。”石川分析说,这个群体年近而立之年,参加工作后经济开始独立,但又处在人生最煎熬的阶段,即工作压力大、买房买车花销大,同时承载着自我和家人的期待,多方面的压力集于一身,“所以这个群体就特别需要交流、宣泄,希望寻找到共鸣,而电视剧中相似的情节对现实压力会有一定的释放”。

  最为关键的是,剧中的年轻人在遭受到现实打击后,都能通过自己的坚持和努力获得最后的成功,这让很多观众在宣泄情绪之余获得了情感上的慰藉。“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国内不管是文学电影还是电视剧,拍摄时比较流行的一个做法就是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起来,一方面让观众看到现实的困境和不足,另一方面又给观众们提供一个积极向上的态度,让他们看到人生是有希望的。”石川说。

  当然,作为目前市场上最具消费潜力的群体,“80后”也成为广告商追逐的对象,电视剧制作公司自然也是尽一切可能把这些年轻人吸引到电视机前。这3部电视剧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上海制造”。作为沿海发达城市,上海集中了社会转型中的众多矛盾样本,也为电视剧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同时,上海电视剧创作机制也不可忽视。据统计,2010年至2012年,上海市为文学原创和电视剧拍摄提供的资助比前两年增长了350%。

  电视剧呼唤回归现实

  “2011年,全国电视剧共有1.5万集,在国产剧接近饱和情况下,现实题材电视剧还是太少了。”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教授曾庆瑞说,尽管有些电视剧演得是当下,却回避了现实问题。

  “现实题材创作对创作者的要求较高,首先是要有深切的现实生活体验,比如要理解白领生活的苦衷。”石川说,但现在很多创作人员住着郊区豪宅,开着豪车出入奢华场所,怎么可能写好小白领的酸甜苦辣呢?而且从年龄段上看,主创的年轻化也很关键,同龄人能有更多相同的人生感悟,但目前我国多数金牌导演和编剧年龄多在50岁至60岁之间。

  况且,电视剧仅仅抛出现实命题是不够的,还要有态度。“很多现实社会中的问题暂时是没有答案的,包括医患关系和国企改革,所以电视剧就成为人们观念思想交锋的一个场合,这时候电视剧就要体现出一种导向。”石川表示,能够在电视剧中对人生问题进行一种回应、探讨一种答案,这本身就是一种社会担当。

  然而,这需要创作人员站在一个价值的制高点上引导观众。“所以就要求创作人员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和艺术修养,首先,电视剧要让观众觉得妙趣横生;其次,这个趣味的背后要包含一定的人生哲理,对观众有一定的启发。”石川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