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文学杂志将死是偏见和错觉

2012-07-31 11:38:1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天南》杂志主编:文学杂志将死是偏见和错觉

  文学杂志生存空间很大

  “文学杂志生存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欧宁开门见山。“很多人对文学杂志有一种在市场上会失败的想象,类似于写诗的会受穷,搞文学的不行,这是社会的偏见和错觉。”欧宁举例说:“有什么时尚杂志的销量比得上卡夫卡的书吗?那是长销书。韩寒的《独唱团》和张悦然的《鲤》都卖得不错,前者首印就100万册,这些对文学杂志要死的论调是很好的回答。”

  据欧宁介绍,《天南》杂志于去年4月创刊,第一期首印的两万册很快售罄。“《天南》是策展式的杂志,每期有专门策划的专题,也刊发自由来稿。比如创刊号的主题是《亚细亚故乡》,陆续还做过《星际叙事》、《情色异象》、《诗歌地理学》等专题。”欧宁将《天南》的文学立场定位为关注社会现实。

  获不获诺贝尔奖不重要

  “文学的生产方式一类是作协体制内的,经过鲁迅文学院的养成,文学奖的评选,经过某些出版社发表作品,深入现实的作品可能会被排斥。”欧宁说,“另一类是萌芽系的,作品注重流行、商业元素,大部分是青春期写作。萌芽系的主力读者群是学生,作家本身对社会的理解也有不够透彻之处。”欧宁建议,学生们的阅读可以超越青春写作,将目光投向更广阔的社会现实。据欧宁透露,《天南》杂志正在筹备天南国际文学节。

  谈及中国人的诺贝尔奖情结,欧宁坦言:“获不获诺贝尔奖没那么重要,这已经变成一个全民族追逐的大奖了。其实中国不缺乏被翻译的很好的好作品,像阎连科的作品,被翻译的很好,也入选了国际大奖。”“就像当初做《天南》杂志时,很多人问我是否要做本中国的《纽约客》一样,世界上不是只有一个《纽约客》杂志,也不必老把眼光放在是否获得诺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