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青报:顺微博者得和谐,逆微博者失公信

2012-07-24 11:08:11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有感于近来微博在一系列公共事件中的活跃,一位官员朋友向我感慨:随着公众运用微博的熟练程度的提升,微博对突发事件的介入和行动速度也快了很多,两三个小时内就能从一般的信息发布、到施以援手、到寻找最美、再到支招儿,直至问责。

  这位官员朋友一直在深度使用微博,所以他对微博的观察非常深刻,能够敏锐地感知到微博在介入突发事件和推动公共事件方面已经越来越娴熟。在一次次介入公共事务的民主操练中,网友已经对微博运用自如:知道怎么通过微博凝聚分散的网友,怎么将碎片化的信息整合成较完整的信息,怎么去核实信息源,怎么吸引注意力让自己的声音被更多人看到,怎么借助微博去推动公共行动。越来越熟练的微博运用,正将微博的公共效用发挥到最大程度。

  娴熟地运用微博所对应的是,提升了社会的自组织能力。尤其从这次北京暴雨来看,微博的自组织能力真是太强大了。一个个微小的力量,组织起来后就是一种强大的力量。面对网友的转发对事件进程的影响,不得不感慨,微博绝不仅仅是一种技术创新和社交平台,它在当下的中国社会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自组织功能。一盘散沙的民众,缺乏凝聚起来表达诉求的制度性平台,微博的出现,则填补了这种空白。

  进入的低门槛,表达的相对自由,开放性,草根性,平等性,接近性,零距离,使微博的影响力迅速超越传统媒体,在很多人眼中,微博早已超越很多传统媒体而成为他们心中的主流媒体。一事当前,先看微博,只信微博,并养成了通过微博进行表达和与人交流的媒介使用习惯。当多数人养成了这一习惯后,民众就有了一种凝聚成合力的媒介,当公民掌握了这一媒介,社会的自组织能力自然大为提升,这种自组织能力,是形塑公民社会的核心。

  当微博在突发事件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民间声音和行动迅速凝聚,甚至主导了事件的舆论场时,对政府的舆论引导工作是不小的考验。我的判断是,政府当在顺应微博舆论场中发出官方声音,融入微博之中与微博共舞,顺微博者得和谐,逆微博者失公信。

  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在这一次北京暴雨的微博舆情处理中,树立了一个很好典范。媒体人出身的新闻办主任王惠女士在暴雨发生后,一直在微博上发布相关信息。以“惠转发”的形式转发实用信息,以“惠直播”即时播报政府态度和行动,以“惠感动”表达对爱心市民的敬意……当有网友在微博中抱怨涉水熄火车辆被贴罚单并@王惠后,她迅速向市领导反映了这一情况,政府迅速作出回应称“在遭遇突发灾害的情况下,对熄火车辆贴罚单是不对的,所贴罚单作废”,这样即时并主动的舆论处理,避免了此事在微博上的放大和发酵,形成了良性的互动。这样的微博运用掌握了两个关键,一是融入微博之中;一是迅即作出反应。

  不融入微博之中,还像以往那样摆官僚的谱儿,等其他人慢慢汇报,慢慢走程序,网上早就是铺天盖地的批评声了,官方已经变得无比被动。民众在突发事件中运用微博越来越娴熟,缩短了舆论形成的时间,留给政府反应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网络舆情变化,风云莫测,甚至以秒计算。一种质疑和批评,如果不迅速回应,而等一觉醒来,会发现已经成为靶子,被架到火上烤了。

  微博超强的自组织能力,实际上也形成了一种倒逼机制。比如,在过去,一个突发事件上,政府救援的迅速稍慢一些,也许还问题不大。可在微博时代,微博迅速组织形成舆情,民间救援走在了政府前面一大步。政府的组织慢一拍,就会显得比较刺眼。这时候,负责任的政府部门,不仅应该融入微博,借助微博的力量,还要有与微博竞争的意识。不仅是信息发布的竞争,权威信息要走在谣言的前面;也是行动的竞争,不要让人感觉是被微博推着走逼着走,而应该是相互补充相互携手中一起走。

  顺微博者得和谐,逆微博者失公信,这么说,并不等于必须迎合和讨好微博,更不意味着微博就代表着正义和真理。绝非如此,微博鱼龙混杂,有不少虚假信息,有很多缺陷,会有“别有用心者”,甚至有时是污言秽语的公共厕所。“顺”的意思并非让人们去惟微博马首是瞻,被微博牵着鼻子走,而是应该融于其中听取微博中的民意,关注这个日益重要的舆论场,寻求理解和共识。

  无法回避的现实是,中国当下有两个舆论场,一个以传统官方媒体为代表的舆论场,一个是微博所代表的民间舆论场,两个舆论场显然缺乏交流,在很多时间甚至传播着相反的声音,情绪和气场上也是对立的,官方和民众各站一边。有识人士的判断并非耸人听闻,如果两边继续像今天这样自说自话,缺乏交流,两个舆论场很容易发生“追尾”的危险,突发事件的雷击之下失去沟通,对话和协商机制失灵,激烈的冲突难以避免。

  看看当下的突发事件的处理,凡是处理得好的,都是微博运用得好的;凡是处理得差的,都是在微博上被批得一塌糊涂。是顺,还是逆?实践早就给出了答案,我们不能悖传播规律和时势去行事。曹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