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解析上海出版界的“外教社现象”

2012-06-11 11:39:27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走出去”“数字化”一个都不少——解析上海出版界的“外教社现象”

  仅有198名员工的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规模不大,在全国出版教育界的名气却如雷贯耳:32年来,上海外教社以6万元资产起步,累计出版各语种图书6.5亿册,2011年净资产达到6.6亿元,并屡屡将国家级出版大奖纳入囊中,已发展成为我国最为权威的外语出版基地之一。

  光环之下,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社长庄智象如今更多思考的,是如何抓住数字出版的历史性机遇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努力扩大中国文化教育、学术研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站在中外交流的高地上做出版

  “十二五”开局之年,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的学术出版全面站在了中国对外经济、文化、教育、学术交流的高地上,成果斐然。

  《不列颠简明百科全书》(英文版)、十四卷本的《语言与语言学百科全书》、四卷本的《牛津美国文学百科全书》、《牛津英国文学百科全书》和《美国文学百科辞典》(修订版)……这些版权来自世界各大著名出版社的百科力作,近年来由外教社引进,为国内读者带来了西方语言与文化研究的蔚然风景。

  外教社还历时20年编纂出版了目前世界上最大、最权威的汉俄双语词典《汉俄大词典》;耗资400多万元,6年冷板凳“坐”出牛津没做的双解词典,编译出版了牛津大学出版社授权在中国大陆出版的全球规模最大的英汉双解词典——《新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

  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中国出版政府奖是新闻出版领域的最高奖,每3年评选一次。外教社在2011年出炉的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中,一举将含金量最高的“先进出版单位奖”和“图书奖”等四项大奖收入囊中。

  从“光盘”到“电子书包”:勇当数字出版的领跑者

  在传统出版遭遇数字化挑战的背景下,实体书店纷纷倒闭,纸质阅读读者流失,令不少出版机构感觉到了冬天的寒意。但在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连续15年销售码洋保持年均5000万元的增幅;以一个中型出版社的人员规模,创造了大型出版社的经济规模,这些成绩令业界津津乐道。

  上海市出版协会理事长赵昌平评价说,外教社是一家人均效益最高、运营管理最好的出版社,是一位笑傲市场的“常胜将军”。

  事实上,在国内众多出版机构中,上海外教社最早开“咬”数字出版的新鲜“苹果”:1998年它率先尝试在教材后附光盘,一时轰动外语教学界,随后鼎盛时期每年刻制光盘达2500万张;2003年开始创建“新理念”多媒体网络教学平台,通过教育部评审在全国各高校推广使用,目前在全国拥有上千万注册用户。眼下,外教社已经形成了思飞小学英语网站等十余个网站组成的教学资源网站群。

  “云计算”是当下中国网络界最时尚的技术词语。在上海虹口区的8所学校里,学生们已经提前用上了“电子书包”,把所有的教科书、作业本都放在“云端”里,只要有需求,就可以随时在线下载。不久前,上海在全国率先成立电子书包企业联盟,推动中国学校教育的“数字化变革”,而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则被推选为电子书包企业联盟的理事长单位,站在了数字化出版的潮头浪尖上。

  让中国文化走出去:先要“满足世界对中国的好奇心”

  让中国文化走出去,是所有中国出版人的愿望。展望“十二五”时期,基本扭转新闻出版产品和服务的出口逆差状况,大幅度提升中华文化的国际传播力和影响力,已经成为中国出版业奋力冲击的“目标”。

  “中国图书要进一步走出去,不能仅仅依靠翻译”。庄智象介绍说,早在十年前,外教社就在纽约成立了北美分社,眼下已与圣智学习出版集团、牛津大学出版社、剑桥大学出版社等几十家著名出版公司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将“外汉—汉外系列词典”版权输往欧美等十多个国家。

  龙年伊始,上海外教社正在编辑《汉俄大词典》汉英版,将与Harper Collins出版公司合作在国外出版;本土翻译的《新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也与国外出版社进行了数字授权的合作。

  “出版界如何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最关键的是要提供给国外读者他们感兴趣的内容,要满足他们深入、全面了解中国的渴望”。庄智象认为,中国经济实力的日益强大、海外对中国关注度越来越高、数字化传播方式让中外文化交流越来越“水乳交融”等诸多因素,正在给中国图书出版“走出去”带来新的历史性机遇。

  他说,除了用内容来满足世界对于中国日益增长的好奇心之外,国内出版机构要实现“走出去”的愿望,还必须构建起数字化传播方式、建立起通畅的国际销售渠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