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打击新闻敲诈和假新闻专项行动编辑记者座谈会 发言摘编(3)

2014-04-15 13:16:36  来源:中国记协网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拔掉新闻敲诈和假新闻毒瘤 感受职业的荣誉感

  新华社 徐硙

  新闻敲诈和假新闻是新闻界病害,严重损害新闻队伍形象,侵蚀新闻媒体权威性公信力,社会各界反映强烈,人民群众深恶痛绝。

  这是对新闻敲诈和假新闻的定性,也是我作为一名一线记者的切身感受。我先举个我身边的关于新闻敲诈的案例。

   众所周知,山东龙口粉丝非常出名,其中一家生产龙口粉丝龙头企业负责人去年8月到北京求助,因为他们遇到了新闻敲诈。具体情况是这样的,该企业收到一家证券类媒体的传真,说其制造粉丝的原料造假,稿子已经写好了,让公司看一下。随后对方又发来一份传真,说如果给50万危机公关费,稿子可以不发,以后类似的新闻也可以帮助公司处理。双塔集团认为公司没有问题,对方也没有来采访,是在不了解实情的情况下写成的稿子,所以没有理会。结果媒体将稿件发了出去,公司受到巨大损失。

   他们遇到的是正规的媒体,有的还是在业内非常有影响的媒体的敲诈勒索。当记者问这位负责人,为何不到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或者中国记协举报的时候,对方说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媒体看在眼里,不想把事情闹大得罪媒体,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为了今天的发言,我特意做了一个调查,问了一些在证券公司做行业研究的人,是否遇到过上市公司遭到新闻媒体敲诈的事情,他们说经常有。其中一位说,常用的方式是要发布利空消息以广告赞助方式收“封口费”。现在又出现一种新方式,就是媒体和融券机构合作(即通过做空股票赚钱的机构),媒体放利空消息,融券机构套利,这对资本市场和广大投资者都是非常大的伤害。

  当我继续问及遇到这种事情要如何处理时,他回答说,公司对于一般不太过分的要求就满足了,毕竟每家公司多多少少都可能有问题,同时,媒体比上市公司跑得快,有的稿子发出去影响已经造成了,反击根本来不及,而且事后追究责任举证比较难,同时得罪媒体也不划算。

   不仅是企业,现在一些基层干部也会受新闻敲诈的困扰。新华社3月30日发了一篇稿子,标题是《“010恐惧症:怎堪陌生电话来骚扰?”》其中就提到,现在很多骚扰电话就是自称新闻单位要做正面有偿新闻或收负面“封口费”的,有一段是这样写的:“近年来,不止一地的基层干部曾向记者打听某某媒体是不是真的,所谓‘封口费’要不要给,一位地方干部直言:‘现在想挑出地方政府的毛病很容易,面对这样直接要‘封口费’的,我们也很矛盾,给吧不甘心,不给吧又担心真的闹大了。’”

   由此可见,新闻敲诈和假新闻确实到了非下大力解决不可的程度和时候了。我在采访时也了解到,对于基层和企业,他们有非常强烈的呼吁,希望对于这些“害群之马”有更严格的制度进行惩治,对于纵容他们的媒体也能够依法追究相关的责任。这一段时间我参加了很多次相关的座谈会,明显感觉到,这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

   最近看到一些老记者回忆过去的职业生涯,说那时候是黄金时期,记者地位非常高。可是现在有些人说“防火防盗防记者”,落差非常大。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现在的记者自己把自己名声坏掉了,不尊重新闻事实,编造假新闻,借监督名义敲诈勒索等,公信力就是这样一点点丧失的。

  我作为新华社的记者,在日常采访中,感觉大家对我们还是比较信任的,但是也能感觉到这种信任比较脆弱。这就要求我们从事记者工作的时候,一定要脚踏实地地采访,多调研,获取真知。我是一名年轻记者,在日常采访中也能感受到那种“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感觉,一方面要不断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和认知水平,能看到问题的关键,抓住实质,不说外行话,不写外行文章,这也是获得公信力非常重要的方面。另一方面要严格遵守新闻采访的规律和要求,特别在监督报道中,多方取证,一切以新闻事实为准则。不做新闻敲诈和做假新闻是不可破的底线,更重要的是要做出好的新闻,反映百姓的呼声,揭露假恶丑,弘扬真善美,这也说明“走转改”对于记者是多么重要。新闻工作的主体和服务对象是人民,今后我要努力更加深入人民群众、深入基层一线、深入火热生活,做出有现场的温度、有思想的深度的报道。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希望通过此次行动,能够拔掉这一新闻行业的毒瘤,也让我们作为记者,能够感受到职业带来的荣誉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