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由“‘或’字新闻”谈媒体的责任

2012-12-05 16:17:52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摘 要:近年来,无论是在报纸,还是在电视,杂志上“或”字新闻以席卷之势充斥着荧屏和版面,网络媒体中的“或”字新闻更是多如牛毛。在百度新闻搜索中以“或”字作为关键字搜索新闻标题,可以找到相关新闻约20,100,000篇(合并相同新闻后),统计前50条搜索结果仅有一条新闻标题中的“或”用作选择关系,其余全部表示推测。这其中不乏人民网、光明网等主流网络媒体。本文将就新闻中的“或”字对新闻媒体在大众传播过程中的社会责任与媒体从业者的职业道德展开探析。

关键词:“‘或’字新闻”;职业道德;媒体;假新闻

一、“或”字新闻究竟是不是新闻?

新闻简言之就是,“新近或正在发生发现的、对公众有知悉意义的事实的陈述。[①]”这一句话概括了新闻必须具备的三个条件:第一:新闻必须是新近发生、发现的,未发生的不能称之为新闻。第二:新闻必须有有价值的事实,没有事实的不能称之为新闻;第三,必须是客观陈述,推测的结果很难称之为新闻。

依照这样的标准,我们再来考虑一下“‘或’字新闻”。首先请看这一则新闻:

山西作家或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②]

本报讯 (记者 王嘉) 昨日,一则“山西作家获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在微博上备受关注。消息称“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已结束,来自世界各国的210名入围作家中有20人入选复评,其中山西应县作家曹乃谦,进入诺贝尔文学奖复评名单。”但随后,有不少人认为该消息不靠谱。昨日记者多次拨打曹乃谦本人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

《到黑夜里想你没办法》是曹乃谦的代表作品,入围了2010年度美国最佳英译小说奖的复评。昨日,有媒体报道称“曹乃谦进入诺贝尔文学奖20人复评名单”,诺奖评委马悦然曾称其为“中国最有希望获得诺奖的作家之一。”消息传出后,在网上迅速流传开来。不少经认证的官方微博都纷纷转发。可是也有不少人认为该消息不靠谱,其中包括微博认证为“文学批评家、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的网友“游者粒子”指出,“按照评奖规则和评委会的保密规定,这个似乎是不可能提前透露的。”昨日,曹乃谦作品责编阳继波在微博上透露,曹乃谦通过邮件回复说不清楚这个事情。阳继波也给诺奖评委马悦然的夫人去了邮件,但还未得到回复。

在这则所谓的“新闻”中记者获得消息的来源仅仅是微博,记者证实的方式也是通过查看微博上认证用户的转发,及网友的评论。众所周知,网络传播的便捷性及成本的低廉性决定了网络信息的可信度不高。名人转发,有时只是为了传播消息,也并不代表作者认同其观点。而记者采取通篇没有一点采访调查的痕迹,其中一处提到媒体报道也只是用“有媒体”三个字,致电当事人没有得到回复,综合来看新闻源、可信度几乎为零。显而易见,这是一篇从网上“扒来”无事实、无来源、无价值的三无产品。

鉴于此,我的结论是,“‘或’字新闻”不是新闻,因为事情并没有发生,没有可靠的新闻源,更谈不上新闻事实,它只是一种推测,而推测的准确与否也只代表推测这个人观点与事实并没有关联。

二、“‘或’字新闻”为什么这么火?

既然“‘或’字新闻”不是新闻,那么为何在新闻报道中被广泛使用,并且呈泛滥之势?在这里,李希光教授的一段话恰好可以从一个角度解释这种现象。

“今天的媒体提供给公众的信息,不是以公众需要看为标准,而是以读者和观众想要看为标准。只要能抓住读者和观众的眼球,或者能够抢在第一时间报道,媒体不在乎新闻的核实。[③]”正是为了吸引受众眼球和追求报道效率才导致了大量“‘或’字新闻”充斥着媒体。

其次,强大的竞争压力逼迫着新闻媒体不得不刊发“‘或’字新闻”。尽管每一位受过专业教育的媒体从业者都应该知道客观真实性是新闻的生命和灵魂,但是如今在众多社交网络以及微博等即时分享工具的压力下,传统媒体面临着极其严峻的考验。在极短的时间内既要保证新闻的时效性、又要保证真实性怎么办?唯有在写作上做文章。而一个“或”字恰好迎合了媒体的这种需求。

在一则待求证的新闻中加上“或”字,便可以及时刊发,至于最终事实的真伪,便不用考虑,如若证实则体现本媒体报道及时,如若证伪,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因为本媒体并没有下绝对结论,只是根据已有消息推测而已。“或”字俨然成了“本消息仅供参考如若失实与本媒体无关。”如此一来,一个“或”字,便成了媒体责任的挡箭牌[④]。

三、“‘或’字新闻”祸害了谁?

既然如此,“或”字新闻是否仅仅是媒体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而已?如此一来,既能满足公众获取信息的需要,又可以使媒体免除失实之责?我认为并不是这样。首先,未经核实的“或”字新闻,不仅不能满足公众获取信息的需要,反而提供了信息垃圾,增加了受众辨别信息真伪的难度,最多是满足了公众的猎奇欲而已。更为严重的是,大量的“或”字新闻对媒体的公信力、正常的社会秩序都会产生不利影响。

首先,“‘或’字新闻”,容易使媒体沦为流言传播的工具。

新闻事业发展到今天,每一家媒体、每一个媒体人都不可避免的要受到网络的影响,同时网络也为新闻单位扩大自身的影响力开辟了渠道。为了扩大媒体的影响力,有的新闻单位甚至组织集体员工向微博运营商申请加“V”认证。媒体与受众的关系的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信息发出者”与“信息接收者”的单向关系。借助于网络的威力,媒体与受众的互动性越来越强,网络不仅是媒体发布信息的平台,同时也是媒体获取信息资源的一种重要渠道。我们不可否认网络为媒体提供了大量的新闻线索,也为事实真相的及时澄清做出了巨大贡献。

然而,我们更不应忘记网络信息本身就是鱼目混珠,稍有不慎新闻媒体被会流言绑架,流言也将借助于媒体的威力得到放大,在更广的范围内传播。骇人听闻的“最毒后妈”“婴儿汤事件”至今仍让我们不寒而栗。

于是为了不让媒体过于尴尬,众多媒体选择了“或”字避险法。但是,仅仅是新闻中多了一个“或”字就能改变其假新闻的性质吗?我认为是不能的,基于两点原因:第一,事实并没有发生;第二,谣言的传播效应已经达到,对社会的伤害已经产生。

其次,“‘或’字新闻”媒体的责任心缺失的表现,损害媒体形象。

普利策曾把记者称之为“社会的瞭望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掌握着大量的事实真相他们能够看到和听到别人看不到、听不到的事情。然而,这些都是建立在以事实为根据的基础之上的。

李希光教授也在《转型中的新闻学》中写道“新闻记者、编辑、总编都是新闻的守门员。他们把守新闻大门,他们通过报道什么新闻,不报到什么新闻,从而决定了读者、听众和观众读什么新闻、听什么新闻和看什么新闻。[⑤]”这就是说判断事实的真伪是媒体本应履行的责任,通过媒体发布的信息,必须是真实的。网络上,媒体看到的东西,读者和观众也能看到。当事实不清,真相不明时,就需要媒体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实地调查采访做出事实判断,告诉受众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而不应该用一个“或”字照搬网络言论,将信息的不确定性扩大化,从而把判断的责任推给读者,这是媒体的失职。当预测的事件没有如期发生时,媒体的公信力必将受损。长此以往,媒体将颜面无存。

再次,“‘或’字新闻”造成的侵权行为难以界定,受害者难以依法维权。再来看这样一则新闻标题:“明治奶粉生物素含量不达标或导致婴儿脱发”(新快报2012-11-20)新闻媒体在事实尚没有定论的情况下,就将这样一则“‘或’字新闻”匆忙发布,毫无疑问,备受关注的奶粉质量问题再次成为社会的隐忧。

由于媒体发布信息本身的不确定性,给新闻失实的认定增加了难度,特别是在关于个人私生活以及股市财经方面的预测消息,如若事实并未如期发生,而民众又因轻信媒体报道给当事人造成损失该如何维权?根据民法理论,媒体侵权必须满足言论发表、言论有害、具有指向性、行为人具有主观过错四个要件。“‘或’字新闻”很难界定媒体到底有没有主观过错或者言论是否有害,在某种程度上给媒体提供了逃避责任的挡箭牌,而受害人的损失却难以通过法律途径得以挽回。相关媒体甚至连道歉更正都不必做,网络媒体只需删除网页即可,如此低廉的操作成本势必会助涨此类新闻的生产传播。鉴于此,我们不能容忍假新闻披上“或”字外衣合法化。

最终,大量的“‘或’字新闻”,对整个媒体行业是一种污染,不利于新闻事业的发展。今天,中国一个大城市有十几家甚至几十家报纸,而且一张报纸厚达几十个版面。报纸的存在不再是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和对政府、企业的舆论监督,办报的根本目的已经演化成了满足广告商的需求。编辑记者几乎已经沦为了为报纸广告版填补空白的人。商业化的运作模式,打击了媒体工作者生产新闻的积极性,有的甚至就直接利用自己掌握的公共资源进行寻租交易谋取私利。“‘或’字新闻”也在整个行业消极怠工的状态中,满足了部分懒记者的需求。我们应该警醒的是过度商业化,不是媒体发展的春天,而是其走向堕落的不归路。新闻史上臭名昭著的“扒粪运动” 过去不过百余年,然而它留给我们的教训却是不容遗忘的。媒体的生存,归根到底靠的是受众。没有了读者,没有了观众、听众哪个广告商还愿意来投广告?因此,大量刊发“‘或’字新闻”无异于饮鸩止渴,短期内满足了媒体生存的需要,长期来看则是污染媒体环境的愚昧之举。

四、媒体应该怎样除“或”?

由于目前我国缺少专门的新闻法,对媒体行业的规范都穿插在各项法律之中,导致新闻操作相关规范要么过于笼统,要么过于死板。再则,由于时代的发展过于迅速,相关法律又具有滞后性,对新出现的情况难以及时做出调整。鉴于此,我认为遏制“‘或’字新闻”首要之举当是要靠行业自律。追求真实性应该是每个媒体人的使命。这不仅是新闻行业自律的要求,更是每个媒体工作者理应遵守的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准则。只有,每一位新闻工作者都认真负责,坚决不让虚假新闻出于自己之手,绝不向社会发布模棱两可的信息,我们的信息环境才能得到净化,我们的新闻行业才能向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这就要求,新闻单位和媒体工作者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网络消息,不是洪水猛兽,它可以为新闻单位所用。但是新闻单位应当切实对本媒体发布的信息的真实性与可靠性负起责任。

首先要考察信息的真实性。对于不确切的消息编辑记者们必须找到准确的信源,通过各种渠道采访当事人,准确记录,以核实信息的真伪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代。不可以一个“或”字就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实在不能求证的消息,待事实发生后再做报道也不迟。

其次,在确定了信息的真实性之后,从重要性对消息加以判断。消息是否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如果仅仅是个人私事,或者仅为个案又不具有代表性,则没有报道的必要性。

再次,应当有客观公正的报道立场,对事物判断应该建立客观事实和熟练的相关专业知识的基础之上。切不可因个人喜好主观臆断,再用一个“或”字为自己免责。

除此之外,主管部门制定相关法规,进一步规范新闻采编过程也不失为减少“‘或’字新闻”净化媒体环境的必要举措。

综上所述,“‘或’字新闻”的泛滥是新闻行业运营商业化、操作浮躁化催生的产物。这或许不完全是因为新闻从业者责任感的缺失。隐藏在其身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还在于网络媒体与传统媒体竞争的日趋激烈化。“‘或’字新闻”也是在编辑记者在权衡新闻时效性与风险性之后所做的无奈之举。归根到底还是需要媒体在传统的传播方式中积极寻找新的出路,重新定位媒体价值,勇于承担其社会责任,也需要每个媒体人坚守职业道德底线,崇尚客观与真实,以良好的职业操守促使新闻行业早日回归正常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