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新闻报道与“亲亲相隐”制度

2012-08-14 11:53:3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在报道法制新闻特别是重大案件时,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往往成为各大媒体争相采访的焦点。家属们的生活不堪其扰,有的还会遭到各种舆论的攻击,被指责有包庇嫌疑,扣上为嫌疑人开脱罪名的帽子。亲人犯罪,不仅是受害人家庭的悲剧,对罪犯的家庭而言也是一个悲剧。难道只有漠视亲属间的情感、大义灭亲才是应该提倡的吗?

  新增“亲亲相隐”制度

  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88条规定:“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其到庭,但是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

  “但是”之后,是本次刑诉法大修新增的内容。这一“亲亲相隐”制度又称“亲属容隐制”,指一定范围内的亲属之间互相隐瞒罪行而不受法律的制裁。这一思想早在孔子“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的论述中就有所体现。“亲亲相隐”制度注重维系亲情伦理关系,自战国至清朝各代渐趋发展完善。但由于新中国的立法全面废除“旧法统”,这一规定也为“大义灭亲”的思想所取代。

  其实,“亲亲相隐”并非中国特有,英美法系以及欧洲等国都有这一传统。不过,西方的容隐制与中国不同,重在以保护个人的基本权利为出发点,而且其亲属范围较小,尤其英美法系国家基本只确认夫妻之间的这种特许权。如美国1999年《统一证据规则》第5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被告人的配偶享有拒绝作对被指控的配偶不利的证言的特免权。”英国1898年《刑事证据法》规定:“在普通刑案中被告的配偶可以作证但只能当辩护证人,不能强迫其作证。如果被告不让配偶出庭作证,控诉方也不得对此加以评论。”

  家庭是维系社会稳定的基本单元,罪犯在受到法律制裁后仍旧需要亲情的关怀和包容,只要没有执行死刑,最终还是要回归家庭与社会。主张“大义灭亲”则是将公平正义和亲情伦理置于对立之中。典型案例如佘祥林的母亲杨五香便间接死于司法部门对她“大义灭亲”的要求上。中国传统文化一向非常重视家庭关系。本次刑诉法大修在立法中保障“亲亲相隐”,将是否作证的选择作为一项权利保障而非义务要求赋予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和子女,实际上是为打击犯罪和维系亲情之间的平衡作出制度保障,在伦理上为社会作出了规范,同时更加强了对人权的保护。

  新闻报道往往与之相悖

  以修订刑诉法新增的“亲亲相隐”制度所体现的基本精神为依据,会发现目前媒体的一些采访报道行为、议题设置选择与之相悖。

  ●对嫌疑人近亲属的打扰与逼访

  在新闻报道中,媒体记者为获取案情信息、选取不同的报道角度,常将采访视角集中在嫌疑人亲属的身上,特别是涉及重大案件的,亲属们的生活不堪其扰。在故宫盗窃案中,被告人石柏魁的家人就因无法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离家躲避起来。石柏魁的姐夫说:“来找的记者太多了,爹妈觉得丢人,没法面对。”

  刑法中有“罪责自负”的原则,犯罪的是嫌疑人,而非其亲属,因此亲属没有义务就案件向公众说明什么。按照新刑诉法的规定,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和子女对是否在法庭上作证有选择权。那么在新闻采访过程中,记者也同样应当尊重近亲属对是否接受媒体采访、接受哪家媒体采访的选择权。新刑诉法于明年生效后,媒体应当对打扰、逼访近亲属的采访行为重新作出判断与取舍,这既是遵从法治精神的需要,也是新闻报道更具人文关怀的体现。

  ●不仅打扰近亲属,更有指责

  在一些重大刑事案件的报道过程中,有些犯罪嫌疑人的亲属甚至会受到新闻评论或社会舆论的无端指责和攻击。

  对犯罪行为的追究在法律上实行的是罪责自负,该致歉的也应该是犯罪者,假以公平正义之名而对亲属过分苛责显然有失媒体的法治与道德水准。在遵从基本的法治精神的基础上,在报道中多一些人情味,是对一个负责任的媒体提出的更高要求。

  ●“大义灭亲”报道不绝于耳

  从专业角度解读刑诉法第188条,有学者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亲属没有作证的义务,也不意味侦查和公诉人员不能强制取证。因此,仅在审判程序中规定不得强制被告人亲属出庭作证是远远不够的,甚至极有可能适得其反。但这至少表明我国立法伦理上由一味强调大义灭亲向“亲亲相隐”的过渡。

  新闻节目中,诸如“某某屡劝不听,母亲无奈大义灭亲”的报道不绝于耳,媒体动辄就对亲属们冠之这一头衔,殊不知他们并非泯灭亲情,将吸毒者、偷盗惯犯送警或者动员他们自首,是对违法者的未来作出的最好安排,是高度理性的选择。可见,媒体相关新闻报道的角度有多种,如何作出选择,则是对媒体专业能力的考验。

  (作者:徐迅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法律顾问,陈婕系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编后:大众传播学视角解读2012年刑诉法大修系列文章共4篇,今日刊发完毕。感谢读者对这一系列报道的关注。现将各篇文章刊登日期整理如下:

  系列① 《新增多项保密规定 加强个人信息保护》 6月12日6版

  系列② 《禁止自我归罪原则与新闻报道》 6月19日6版

  系列③ 《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或成媒体报道禁区》 6月26日6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