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标题党、泄愤帖、围攻吧……谁在为网络戾气添油加柴

2012-07-24 11:06:24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标题党”、“泄愤帖”、“围攻吧”……无处不在

  谁在为网络戾气“添油加柴”

  从失控的质疑、无底线的人身攻击到网上“约架”,网络暴力猛于虎。

  但在研究社会心理学的硕士研究生林立洋看来,这不全是网民的责任,因为不知从何时起,他每次上网都感到“一股无名业火往上撺”。

  “新闻标题戾气十足,泄愤帖无处不在,贴吧里遍布人身攻击……看着就觉得心里闷闷的,看完就想回帖骂人。”这是林立洋的感受,也是他身边很多“老网民”的感受。

  网上丛生的戾气,谁在“添油加柴”?

  歪曲新闻内容炮制“标题党”

  “专家称在中国看病并不贵”,“瓮安官员称黑社会都是政府养大的”,“环球时报社评: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

  像林立洋这样的80后,早已习惯了在门户网站上看新闻。但他现在感到每天一睁眼,接触到的新闻“至少一半以上让人‘冒火’”。

  林立洋第一眼看到的,只是新闻标题。但上述“抓人眼球”的标题,已足够让新闻被成百次地转载,并引来动辄数千条的回帖。

  “现在的专家真是‘砖家’,什么歪理怪论都好意思说出口!”“黑!政府与黑社会蛇鼠一窝,见怪不怪!”“什么叫适度腐败?政府在为腐败找借口?”中国青年报记者梳理了这些新闻后的跟帖发现,各色谩骂声,均占到约九成以上,其中不乏大量带脏字的内容。

  但在林立洋仔细读完新闻全文后,他往往发现,情况并没标题那么“惊世骇俗”。

  “比如‘看病不贵’的那一篇,专家的原意是:在中国看病的绝对花费,并不高于欧美。但因为医保的覆盖力度比较低,所以老百姓的自费负担依然沉重。”他说,“再比如瓮安那篇,稿子通篇写的是瓮安事件之后瓮安一个典型小镇的救赎之路,政府更加注重为民执政。但新闻中,一句官员回忆当初某黑社会的发迹与政府保护伞有关的话,却被单独提炼出来,做了标题。”

  但不是每个网民,都能像林立洋那么“较真”。

  “网媒受众的阅读习惯,与纸媒受众有很大不同。上网浏览新闻的人,更倾向于快速阅读,希望在最短时间内获取信息。很多网民看新闻时只看导语,甚至只看标题。”对此,某大型门户网站新闻编辑杨薇(化名)这样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分析,这决定了网站编辑为拉动点击量,必须在标题上“大动脑筋”,形形色色的“标题党”随之诞生。

  杨薇进一步透露,正规门户网站在与纸质媒体签订供稿协议时,往往约定原文不能改动,但标题可以适当修改,这让一些网站“大有可为”。

  林立洋至今对“环球时报社评: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这个著名“标题党”,记忆犹新。他翻看了《环球时报》那篇原名为《反腐败是中国社会的攻坚战》的评论后发现,通篇没有出现“允许中国适度腐败”的句子,最接近的一句是“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

  “两句话看起来意思差不多,但给老百姓的感受差远了!”林立洋慨叹。而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尽管当天就有网友贴出原文辟谣,但一些网民的谩骂和攻击,几天内仍持续发酵。

  “中国约有4亿网民,但相当一部分网民缺乏耐性,能坐下来通读全文的人更少。”杨薇坦承,“当‘没耐心’遇上‘标题党’,自然不分青红皂白,骂了再说。”

  因此,网民很容易在一个带有戾气的标题下,看到戾气更浓的回帖。

  “一个标题党作者为吸引眼球,发了个哗众取宠的标题,里面的回复无常识者众多,少数几个理性回复淹没在谩骂的海洋中,可以说是现在这个充满戾气的网络世界的缩影。”网友“Koster大西瓜”这样描述“标题党”点燃的网络暴力。

  附会社会痛点拉动“骂战”

  网络是现实社会的延伸。

  “网络暴力绝非孤立现象,它是我们这个竞相追逐的、狂躁的、缺乏安全感的现实社会的折射。”凯迪网络总编辑肖建增,这样评价网络暴力与现实社会的联系。

  正因为此,一些新闻与网帖总能“戳中”林立洋的痛点。“比如讲官员腐败的,讲贫富差距大的,讲弱势群体遭遇不公的,讲农村孩子看不到上升通道的,讲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住房医疗的,讲道德滑坡的……”他向记者举例,“每次遇到这些内容,我一般会点进去看看,有时会跟着骂几句。”

  在知名网友“五岳散人”看来,这些社会痛点,往往在正常途径里难以申诉或解决,“人们的火淤在心里”,因此“遇到某个具体事件,就以网络暴力的形式发泄出来。”

  “比如最近的重庆选美事件,许多网民认为前三名的女孩不够漂亮,甚至有网民直接猜测,女孩背后有‘干爹’操纵结果,这是形形色色的‘拼爹’给网民留下的心理阴影。再比如最近的杜传旺事件,之所以对天使妈妈基金会的质疑声不断,也是因为一些慈善组织过往的表现,透支了民众的信任。”“五岳散人”表示。

  林立洋也参与了一些“跟骂”。他称这种行为是“泄愤”,把关注这些内容的新闻或网帖,称作“泄愤帖”。

  近一两年,他感到无论在门户网站、手机报还是各类聊天工具的微门户上,“泄愤帖”正越变越多,动辄弹出,难以摆脱。

  “放眼望去,‘高房价’、‘官二代’、‘宝马男’、‘奔驰女’、‘黑心医生’、‘萝卜招聘’……一上网,简直被这些词包围了。给人感觉周遭充满了猫腻儿和黑幕,富人没有一个讲良心,官员没有一个可信赖。但现实真就那么不堪吗?”他反问。

  某大型聊天工具微门户的编辑张帆(化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泄愤帖”泛滥并不是一两个网民的错觉,这既与网络时代信息传播快、范围广有关,也不排除一部分社会痛点,被一些网站放大——甚至附会。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微博客有2.5亿,平均每天有2亿条微博在发布。天涯社区每天约有5万条新帖,这是一条信息高速路。”张帆说,但在互联网信息的编排上,网站选哪条内容,不选哪条内容,哪条放在显要问题,哪条放在边角,都大有讲究。

  “总结起来,就是要在视觉上‘发现、强调,甚至制造冲突矛盾点’,这样才会有人匆匆瞥一眼就能点进来,反复回复、对骂,流量自然提高。”他透露。

  张帆的同事在网站体育频道工作,据他透露,即使是与民生不搭界的体育新闻,也可以转换成“泄愤帖”。“为提高流量,我们有时会把标题尽量往民生上靠。”张帆的同事这样介绍他们的“操作秘诀”,“比如某个球星买了房子,这在国外是一个‘边角料’的小新闻,但我们会把他推到头条,然后这个文章下面的回复,就都是网民骂房价、骂房地产的,一来二去,流量又上来了。”

  尽管杨薇和张帆都向记者明确表示,正规一些的商业网站上,某条新闻或帖子的点击量,与相关编辑的工资并不直接挂钩,但“流量大小是一个综合考评机制”。“流量大了,广告投放就多,关联着网站的整体业绩。”

  粘合用户纵容“围攻吧”

  林立洋的同学刘泽(化名),近来也在受网络暴力之苦。

  不过,他的“受苦”方式不是由“标题党”或“泄愤帖”引发的心绪愤懑,而是在某大型搜索网站的贴吧中,竟出现了集中“围攻”他的主题贴吧,从去年10月至今,他一直投诉无门。

  2010年,口才出众的刘泽,曾在网上策划创办了一档原创脱口秀节目,如今其微博已有9万多粉丝。他的节目在视频网站上,点击量几乎超过了10万。

  声名鹊起的同时,烦恼也在见长。去年,刘泽无意间发现,有人在某贴吧上建立了以他的名字为主题的贴吧。更令他吃惊的是,吧内大量帖子都在讽刺他,个中不乏人身攻击和侮辱谩骂。

  记者发现,贴吧内大量帖子都围绕刘泽在节目中的一些“哈日”言论,进行人身攻击。攻击方式花样百出:有网民改编了漫画,将刘泽描绘成一个哈日邪教的教主;有网民通过制作图片,来讽刺刘泽的身材;甚至有网民扬言要“泼硫酸”,来威胁他和家人的安全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不能威胁我的家人。”刘泽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如果在现实中,他可能选择起诉或报警,但对贴吧里的攻击,毫无办法。“我们早就试图联系这个网站,想删除个别过激的围攻帖,但网站工作人员表示无能为力。”刘泽的父亲无奈地向记者表示。

  “这其中想必也有网站利益作祟。”刘泽表示。就他所知,在一些流量较大的贴吧中,会有广告商被显示出来。即使没有直接经济收益,也有一些网站为了“粘合用户”,纵容贴吧中的不当行为。

  中国青年报记者检索发现,同样的情况,不仅出现在一家贴吧中。在各大门户网站的新闻跟帖区,经常可以看到大量攻击帖。这些充斥着戾气的帖子,不仅没有得到处理,而且长时间留存,甚至形成了一些门户网络产品的“特色”。

  “匿名、免费的网络环境,使一些人丧失诚信,所言所行的随意性、攻击性很强,成本却很低,几乎没有什么代价,因而尝到暴力的乐趣;个别人的暴力言行未及时得到制止和惩处,引发其他人效仿,逐步形成群体暴力。”在谈及网络暴力的成因时,天涯社区总编辑胡彬如是说。

  林立洋一直记得,法国社会学家勒庞在他的名著《乌合之众》中描述的一幅场景:“形成群体的个人会感受到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这使他敢于发泄出自本能的欲望;而在独自一人时,他是必须对这些欲望加以克制的。群体是无名氏,因此也不必承担责任。”

  “网民的情绪有时是非理性的,需要引导。当他们在你的地盘上攻击、谩骂、诽谤他人甚至‘约架’时,网站作为地盘的管理者,是否也有义务来维护基本的公序良俗呢?”林立洋问,“是不是有一些东西,比网站的流量更重要?一些网站有没有智慧,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