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媒体界企业界与学者热烈讨论社交媒体的收获与困惑

2012-07-12 10:54:27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媒体界企业界与学者热烈讨论社交媒体的收获与困惑

  10日,第二期人民网“传媒沙龙”在京举办, 40位媒体高层、企业高层及著名专家学者围绕本期主题 “社交媒体:收获与困惑”进行深入探讨和互动交流。本次沙龙分为三个子话题,分别从社交媒体的影响与使命、机构微博的应用与创新、企业与社交媒体三个方面,全方位、理性地看待社交媒体掀起的社会风暴。

  “自有了网络才有了历史”,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杨伯溆教授援引网友的一句话作为开场白,“随着资料、事实的不断分享,无门槛的互联网传播将逐渐还原事物的本来面目,社会化媒体中的记录、分享过程是去魅的过程。”杨伯溆说,网络记录了大量的材料,而且现在相关分析软件越来越多、越来越友好,人们的记录越来越多。尽管有时会有偏差,但从总体上互联网忠实地记录着一举一动,删不掉,即便删掉了,别人也还会记得。历史系及这一学科正受到冲击,因为网络无偏袒地记录着一切。

  中国日报网副总编辑韩榕华对此深表认同。他说,有了网络才有了历史,这个观点给我很大启发。但是社会化媒体也是一把双刃剑。“往往没有考虑太清楚说出来的话,就收不回来了,这有时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你在微博说的话,过两天自己删掉了,但可能网友给你截图了,这是删不掉的,这将作为一个历史,永久性地保存在你的个人记录历史当中。网络生活已经成为生活本身,它不再是我们理解上的那种虚拟世界,我们已经别无选择。”

  “对,社会化媒体记录历史也改变历史,每一个人都可能不情愿地‘被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如何避免个人隐私被过度侵犯,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韩榕华副总编辑的发言引起了中国广播网总编室主任王岚的共鸣。她说,“我并不发微博,但是我的一张照片、一句话,有可能被其他人发上去,而我们就成了别人历史制造的一个部分。如果从公共安全的角度来讲,能不能有一个技术层面的措施用于对普通民众进行保护。”

  如何处理好社交媒体的开放性与个人隐私之间的平衡?杨伯溆教授有自己的见解。杨教授说,使用社会化媒体需牺牲个人隐私,如果不牺牲个人的一部分隐私,就得不到在虚拟社会中的服务,“从纯粹功利的角度讲,将来全方位地进入虚拟社会之后,所有的服务都得靠你有一个身份,你这个身份可以是你现实当中的身份。比如在微博上,‘作业本’是一个虚拟的ID,但是经营了一两年才让大家知道其身份。而姚晨凭借自己的社会地位,她的微博从一开始就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这是很好的例子。”

  社交媒体离不开、甩不掉,带来成功也制造麻烦。微博作为社交媒体重要的表现形式之一,发展迅猛。我国一些政务机构纷纷开通机构微博。机构微博悄然走红,并成为政府机构、官员和民众互动的新平台。

  粉丝总数接近500万的“外交小灵通”微博作为外交部的官方账号,在机构微博的应用与创新这个话题上最有发言权。外交部新闻司公共外交办公室副主任宫宇峰是“外交小灵通”的负责人,在题为《外交小灵通微博将亲和进行到底》的主旨发言中,他同与会嘉宾慷慨分享了机构微博维护的“法宝”:在语言风格上,小灵通走的是亲民路线,用“网言网语”和网友交流,从而拉近外交和公众之间的距离。遵循社交网络的传播规律,以轻松、活泼的方式传递中国的外交政策。

  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账号@平安北京也是微博上的明星,粉丝众多,每一条微博都能得到网友的大量转发。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舆情引导科科长赵峰是@平安北京的负责人,他认为,微博最大的好处是给政府部门一个展示平台,其次更多的强调政府与民众的对话。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陈作平。他说,当危机事件或者突发事件出现的时候,可能会有矛盾双方的对立存在。政务微博或者官方的机构必须要有一个回应,微博是一种平等的对话,只有不断地让这种信息走向深入,走向全面,才能把这个事情逐渐化解掉。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办法。

  社交媒体的出现深刻地改变着网络的传播语境,企业也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社交媒体的出现正快速转变着企业与客户之间的交流方式。

  罗德公关智库中国区负责人路明是一位中文流利的法国人,在为时25分钟的题为《企业与社交媒体》的主旨发言中,他旁征博引,用精确的数据和翔实的材料,向与会嘉宾展示社会化媒体同企业声誉的密不可分的关系。他说,微博这一平台越来越重要,一些企业已经意识到社会化媒体的重要性,如果不懂得、不善于使用社会化媒体,就会影响企业信誉。

  对于社会化媒体或者微博的使用,罗德公共关系顾问(北京)有限公司副总裁谢宝东认为,央企对于社会化媒体的使用相对来说比较保守,“某些央企在社会化媒体应用上,甚至比我们一些政府机构还保守,因为很多企业觉得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不去碰它。这是我们现在观察到的。今年,我们在给一些央企在做微博的规划。直到今年,他们才开始规划自己企业的官方微博,而且这是很大的企业。”

  腾讯微博内容运营中心总监王雷表示了同样的担忧,他认为,对于社会化媒体的使用,央企的反应的确慢一些,而外资企业的应用意识会更强烈。新浪新闻中心合作总监王薇表示,虽然使用有限,但央企已经对微博进行了很深的关注,他们的人员大多数是以潜水的身份去了解微博、新媒体的一些功用,只是目前没有以非常明确的身份出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