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奔赴芦山地震一线我们无怨无悔

2013-05-07 09:54:56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报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灾区采访受灾老百姓

“5.12地震我们在汶川,4.20地震我们在芦山”。4月20日8时2分四川省芦山突发7.0级强烈地震,当天驻站记者二人正在报社开会。上午9点记者接到报社领导的紧急指示,并迅速成立了“4.20”芦山地震特别采访报道组,由四川记者站站长郭入源带队奔赴灾区一线。

“灾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这对于《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将是又一次生与死的严峻考验。由于北京机场到成都机场因地震航空管制导致班机延误,记者于21日凌晨2时才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二人顾不上休息,来不及给家人打电话,连夜驾驶新闻采访车向芦山地震灾区开进。

地震灾区艰难的采访行程

由于地震灾区交通中断,通信受阻,记者一路上只有靠汽车广播电台播报的路况来选择路线方向,采访车飞速行驶在成雅高速这条“生命通道”上,沿途救护车、武警消防救援车、人民解放军救援车警笛长鸣,到达雅安市才天刚蒙蒙亮。

但由于前往芦山震中的三条“绿色生命”通道交通管制,加上道路狭窄导致交通严重堵塞,上百辆救援车和救灾物资车辆都停靠在公路右侧排队等候,采访车虽绕道数十公里,但也未能进入。为此,记者只好将车放置在雅安市城内,拦乘地震救护车前往灾区。

途中余震不断,记者随救护车颠簸缓缓前行。行驶中,记者从窗外看去,沿途乡镇发现大面积房屋倒塌,公路两旁尽是灾民自救搭建的临时“土帐篷”,灾区无数双期盼紧急救援的眼睛,目视着一辆又一辆救援车呼啸而过。

尽管从雅安到达芦山县只需40分钟车程,但是,因道路塌方严重,如此近的路程,记者却用了长达10小时才到达。

21日下午18时,记者走下救护车徒步沿街观察灾情,许多城内房屋已变成废墟,特别是老城区房屋倒塌尤为严重,地震后所有城区居民都被疏散到远离高层建筑的空旷地带。由于救灾帐篷还没有运进灾区,受灾群众只好相互自救并搭建起来临时帐篷。

鉴证芦山灾区群众勇敢自救

芦山人已经历过汶川“51.2”大地震,尽管余震不断,但整个城区居民没有发现恐慌局面,抗震救灾井然有序,大街小巷到处是武警消防官兵和人民解放军子弟兵,数以千计的救灾志愿者奔走在城区和乡镇角落的救灾服务点,为灾区老百姓送去了温暖。

在芦山县医院,一护士长告诉记者:“从发生地震,我们已救治上千名轻伤者,重伤灾民大多数都送到了成都华西、省医院进行有效治疗,目前受伤的灾民情绪稳定。”

一位芦山县双石镇姓张的住院村民激动的说:“虽然我们家的房子垮塌,很幸运保住了全家人的生命,感谢救援的武警官兵,感谢党和政府,我们一定坚强起来。”

离开芦山县医院已是21日晚21点,记者顾不上休息,一边吃自带的饼干,一边喝矿泉水奔向灾区临时居住点,去看看受灾群众的生活状况。在余震不断的危险状况下,记者徒步穿越几条小巷,来到了城郊结合部的金花社区倪家坎小区。

这里有800农转非居民,他们是特殊的失地农民群体,50%的自建住房垮塌,没有垮塌的房屋全变成了危房,基本的生活用品都被地震所掩埋,根本无法居住。由于救援帐篷有限,全小区只领到了不到20个帐篷,有30多户居民在空旷平地上搭建起了潮湿不堪的临时帐篷,进行自救。

记者走进一看,狭窄的每个帐篷一家老小10多人都挤在里面,一张张沉默的面孔,一双双湿润的眼睛,放射出等待及时救助的目光:没有电、没有水、没有粮食,没有厕所等,生活处境十分困难。

一姓赵的受灾居民说:“从20日8点发生7.0级地震后,到现在已接近两天了,全家8口人没有洗脸,没有洗脚,没有吃一顿饭,一家老小自己到政府的救助站排队领一点矿泉水和方便面充饥,小孩已经断奶”。

“我们农民一辈子的积蓄刚建好的三层新房子,住进不到一个月就遭遇这次地震灾害,损失了30万元左右,现在欠亲戚和银行贷款10多万元,我们是全征全转的失地农民,没有养老保险,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就业岗位,现在房子没有了,但我们有战胜一切困难的决心,争取早日把我们的家园建设好,尽快努力还清20多万的债务。”一灾民杨昌燕对记者说。

在临时帐篷里记者看到,每户都有老人和小孩,最大的年龄87岁,震后的芦山县城天空不停地飘着细雨,夜幕降临时气温很低,老人和小孩们忍受着寒冷与饥饿显得伤痛和无奈,他们期盼着天亮后人间温暖的阳光。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芦山地震重灾区最大的困难是缺水缺粮,缺帐篷,缺医少药,成千上万的城乡灾民主要靠坐凳过夜,急需帐篷,急需灾后重建。

记者住进了灾民的临时帐篷

21日晚11时,离开灾民临时居住点,记者冒雨来到了“4.20”芦山地震媒体临时帐篷休息区,准备找个地睡觉休息。但是,因为各路媒体记者云集,早已占据了政府临时搭建的遮风避雨的有限空间。帐篷里没有被子,就连纸板铺地的用品也没有,许多媒体记者在里面坐地打盹休息过夜。

不少媒体记者在自己的采访车里靠椅睡觉。没办法,记者只好在城区街道上路灯光照的陪伴下来回走动取暖,目视着来往抗震救援的救护车、救援车、以及没有帐篷休息的志愿者, 与时间赛跑,与风雨同行……

地震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灾区的老百姓需要救援,需要新闻媒体把救援信息传出灾区。《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想到的是责任与担当,更意识到自己肩上的神圣天职和使命,饿了吃口面包,渴了喝口矿泉水,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坚强、勇敢、再坚强。

22日凌晨1点,芦山天空开始下着小雨,室外的温度在10度左右,记者决定从媒体临时帐篷返回了芦山金花社区灾区临时帐篷居住点,意图看望灾民们晚上居住情况,有灾民见到记者再次看望,热情厚道的当地受灾群众连声感谢对他们的关心,并说这么晚了你们记者还没有休息真辛苦。

一位姓杨的灾民说道,你们是不是也没有睡觉休息的地方,还没有等记者回答,另一位叫余永香大姐说:“只要你们两个记者不嫌环境很脏,今晚就住我们的临时帐篷吧!”。疲惫不堪的记者在受灾群众的再三邀请下,二人分别住进了当地老百姓搭建的集体临时帐篷。

帐篷里虽然阴暗潮湿,环境卫生很差,被子阵阵释放出一股汗味,但总比记者在街灯下取暖强一百倍,想到社领导交派的新闻报道任务,想到灾区人民突如其来的灾难,记者把灾民的集体临时帐篷当成自己的家一样,一觉睡到了天亮。

奔赴震中与应急志愿救援队同行

22日清晨6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跟随共青团四川省委“四川应急志愿服务总队救援队和共青团北京市委“北京应急志愿服务总队”第一时间奔赴芦山震中太平镇。

到达太平镇震中,记者二人紧跟救援队寸步不离,同行20余人徒步翻山越岭,余震最高震级达5.2级,滚石从山上塌方高处直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在大河村上坪和下坪社高山悬崖地震断裂带,记者亲眼看到救援队将160多被困灾区群众安全转移到山下,并在空旷地带进行安置救助。其中有受伤群众,有老弱病残的妇女和儿童,一个刚满2个月的婴儿已断奶一天多了,有5人感冒发高烧。

23日,在救援队和记者的帮助下,两车救助物资(大米、牛奶、手电筒、方便面、矿泉水、彩条布)送到了灾民手中,并为其搭建好了临时帐篷,5名高烧病员及时转移到了太平镇临时医疗救助点进行医治。许多灾民感激救援队,感谢远方而来的记者:“还是党中央好,人民政府好!”

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已过去,灾区紧接着是灾后重建。24日凌晨3点,本报芦山地震特别采访报道组记者二人离开灾区安全返回成都,顺利完成了报社领导交给的新闻采访报道任务。

连续三天的地震一线采访,《中国产经新闻》四川记者一行二人经历了太多的感人场面!在三天的采访中没有给家里打一次电话报平安,没有吃一顿大米饭,没有睡上一次安稳觉。

在困难面前,《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没有被屈服,在危险面前我们英勇冲在了最前,没有放过一个镜头,拍摄新闻图片500余张,所采写的一篇篇地震救援新闻准时发回了北京。采访,再苦再累都认为值,无怨无悔。因为,我们是共和国的一名坚强勇敢的新闻记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