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市场机制失灵导致钢铁企业普遍亏损

2012-12-04 15:42:5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近年来,业内常把钢铁企业亏损主要原因归结为铁矿石价格高、钢材价格低和产能过剩,不过专家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这些原因都不是最主要的,钢铁企业出现普遍亏损,最根本的原因是“内部问题”。

  根据钢铁企业三季报显示,除了鞍钢股份、华菱钢铁这两大老亏损大户外,还出现了新面孔,马钢股份和安阳钢铁前三季度分别以亏损31亿元和25亿元位居A股十大亏损企业第四位和第六位。马钢股份和安阳钢铁究竟怎么了?为何突然双双爆出巨亏?这背后有没有内在联系呢?

  中国冶金商会专家组组长刘勇昌对记者表示,现在不能再简单地将钢铁企业普遍亏损归结为铁矿石价格高、钢材价格低和产能过剩了。“铁矿石价格已经下降,钢材价格为什么低,应该好好想想,也不能全怪产能过剩,产能过剩的行业很多,为何钢铁行业陷入普遍亏损泥潭,十分值得深思。”

  刘勇昌说,钢材价格由供需关系决定,当前钢材市场严重供大于求,一般情况下企业出现亏损就不生产了,但钢铁企业不是这样。如首钢京唐钢铁、鞍钢、马钢等企业都出现严重亏损,其中京唐钢铁累积亏损更是达到150亿元,但是这些钢厂都不停产。

  刘勇昌表示,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出现亏损的钢企说明没有得到市场承认,应该在国家“调结构”过程中首先被淘汰,而实际情况却是相关企业不仅没有被淘汰出局,反而逆势大举上马新的大项目,造成更严重的产能过剩,出现了业界所谓的“高水平重复建设”。

  在刘勇昌看来,安阳钢铁出现巨亏跟上大高炉不无关系。他说,过去安阳钢铁长材占比为70%,板材为30%,现在倒过来了,长材为30%,而板材高达70%。钢企争上板材的结果导致板材严重过剩,昔日利润可观的高端产品价,如今价格跌到了每吨3000来块钱,出现亏损就在情理之中了,估计安阳钢铁连上大高炉的成本都没有收回来。

  刘勇昌告诉记者,马钢的情况和安阳钢铁的情况类似,但在产品品种、质量等方面,马钢与毗邻的宝钢相比,整体上处于劣势,在市场中竞争不过宝钢,加上钢铁行业严重供大于求,马钢亏损难以避免。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尽管马钢生产的车轮为优势产品,但在其整个产品结构中所占比例比较小,更大量的是区域市场消化不完的普通产品,这种同质化竞争,往往两败俱伤,弱势的一方伤得更严重。

  刘勇昌认为,当前钢铁行业亏损严重,主要不是外部因素,更多是内部因素所致,属于行业内部的问题。由于政府干预过多,企业本该停产的停产不了,市场该淘汰的也淘汰不了,产能反而越淘汰越大——归根结底市场机制失灵,整个行业陷入恶性循环。

  刘海民则告诉记者,目前钢铁行业之所以大面积亏损,出现很多亏损大户,主要是因为两个大问题:一是钢铁市场区域特征明显,区域市场本身集中度不高,产能过剩同质化竞争,只好打价格战;二是钢铁行业现有体制决定国有企业即使亏损也无法停产,一方面出于“维稳”等因素考虑,地方政府轻易不让这些钢企停产或破产,另一方面占市场主导地位的国有钢铁企业亏损后主动停产的积极性也不高,反正亏损的不是自己的钱,甚至反而还能拿到政府补贴,所以出现“越亏损越生产”的现象。

  刘海民说,目前有四五户钢铁企业亏损额都在30亿元以上,而且都是国企。当然并不是所有国有企业都不行,不过总体来说大部分国有钢铁企业效益都不好。

  另外,相对于民营钢铁企业,国有钢铁企业普遍成本较高也被刘海民提及。统计数据显示,无论是管理成本、销售成本,还是财务成本,国有钢铁企业都比民营钢铁企业成本高。一些不太适宜上钢铁项目的地方,如铁矿石原料和产品销售半径不太合理需长距离运输的地方上马钢铁项目,大大地增加了企业成本,也是导致企业亏损的一个原因。

  刘海民强调,国际上也有钢铁亏损大户,但这种亏损一般是可控的,企业出现亏损就会停产。连边际贡献都没有,现金流为负数还生产可以说是中国特色。比如广钢就是这样的例子,今年1-9月广钢平均每生产一吨钢材就会亏损1300元,这只是一个平均数,意味着有的月份可能亏得更多,但广钢仍然还在生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