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出版业转型升级

2012-09-26 16:02:24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出版传媒集团主要负责人谈出版业转型升级

  “在全国出版发行业酝酿二次改革、跨越发展的关键时期,总署组织召开这次出版传媒集团主要负责人座谈会,研究加快科技出版与科技融合、促进出版传媒业转型升级的新思路、新举措,非常及时,非常必要。”9月24日,河北出版传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杜金卿在2012年出版传媒集团主要负责人座谈会上说。

  座谈期间,20余位全国出版传媒集团主要负责人结合各自实际,就“加快出版与科技融合,推动出版传媒集团转型升级,实现新闻出版业跨越式发展”等主题,畅谈认识、交流经验、探讨问题、研究对策,对做好出版与科技融合、推动出版集团转型升级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融合·趋势:数字化是大趋势

  “剑桥大学出版社在英国的书库已经停止运营,美国圣智学习出版集团正式宣布3年-5年内转变为教育内容服务商,爱思唯尔数字化程度达到90%,数字化是国际出版业发展的大趋势。”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公司总经理李朋义说,技术力量改变了世界出版的格局。

  而对转型升级,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杰等来自发行系统负责人的紧迫感更多来自“生存危机”。曹杰说,由于宏观环境的剧变,近几年传统出版发行受到不小冲击,不少卖场生存艰难。“数字出版发展迅猛,留给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必须在危机之前加以改变。”

  长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永平也认为,出版传媒业遭遇一场千年未有的大变革,兴起不过十来年时间的数字阅读已经严重动摇了纸质媒体出版。国有出版传媒集团若不能在这场革命中站稳脚跟,后果将非常严重。

  严峻的形势,使出版传媒集团负责人深刻认识到对加快出版与科技融合步伐的重要性。重庆新华书店集团公司董事长肖陵等多位负责人谈到,加快出版与科技融合的步伐是推动出版发行产业转型升级的唯一途径,是实现集团跨越发展的必由之路。

  而对已经开始转型升级的出版传媒集团来说,任务之艰巨则多少有些始料未及。“脱胎换骨”,中国科技出版传媒集团公司董事长柳建尧以此形容转型升级的不易。爱思唯尔集团十年产业转型期间,出身编辑出版岗位的企业高管从占总量60%减少到仅占20%的案例让他认识到:产业转型不仅仅是业务形态的变化和业务流程的改进,也是人才、理念等各方面脱胎换骨的变化。

  “技术转型涉及整个产业链,新技术是新业态最强大的催化力量,构建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新的出版产业链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海燕说,中国出版人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很不情愿地接受了一个事实——数字化是出版的大趋势,现在才终于清醒地认识到:数字出版将从根本上颠覆传统出版业态。”

  尽管任务艰巨,但部分项目进入赢利期,还是让出版传媒集团负责人对此轮转型升级充满信心。

  转型·经验:结合实际特色化发展

  面对转型升级,各出版传媒集团打法不同,但根本原则只有一个:适合自己的办法才是好办法。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永强说,数字化转型强化了社会化大生产的产业格局和模块经济特征,出版企业要从产业链中找准自己的定位,坚持特色化发展道路。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拥有大量优势内容资源,公司党组书记王涛说,公司数字化战略的基本定位就是建设以集团优势内容资源为基础、开放式、国际化、延展性的内容集聚传播和交易的综合服务平台。

  广东省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桂科说,在推进出版与科技融合发展的过程中,公司选择了发展数字出版的路径。2008年,公司成立了独立运作的数字出版公司,并在技术上向数字出版业务倾斜,形成了市场导向、分工合作、利益共享的集团数字出版运作机制,希望以数字出版引领产业全方位的转型升级。

  而在上海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转型升级的切入点因为“小”而更具借鉴性。总裁王力为将其总结为“运用创新技术来发展新华书店”。他说,面对新华书店原有优势不再明显的现状,公司提出建设特色书店、新型连锁书店和大型书店的概念,用时代包括技术内涵赋予新华书店品牌以新价值。以信息技术为支撑,各连锁门店成为向读者“最后一公里”的接入点,读者也可以在书店应用云出版和POD技术,享受全新的视听享受。

  福建省新闻出版局近几年把数字出版基地建设作为其推动本省新闻出版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之一。局长郭振家介绍,该省已经建设中国电信动漫基地、中国移动动漫基地、中国电信的云计算中心等多个基地,已经形成的产值大概50多亿元。安徽省新闻出版局局长郭永年也表示,将以合肥芜湖动漫基地为依托,积极创建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加快安徽数字出版产业的发展。

  跨越·措施:确保投入提供坚实保障

  山东出版集团有限公司推动出版数字化走的是“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销售”的路子,其董事长张丽生说:“我们在内容资源库和编辑流程数字化这两个大的方面下笨工夫、下实工夫,把内容资源数字化、碎片化,实现利用再利用,延伸利益链条。”

  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选择是全产业链整体对接。具体做法包括运用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实现内容资源的一次开发、多次经营,利用物联网技术构建现代物流出版体系,积极实施引进绿色数字印刷,建设ERP信息系统等。其总经理曾少雄说,公司的目标是利用现代科技特别是云计算、移动互联网技术打造全媒体、全产业链立体经营的出版文化上市公司,不断提升公司的投资价值。

  技术人才的巨大缺口是转型升级中出版传媒集团面临的共同难题。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通过集中培训、分送进修、攻读学位等方式,加大对科技类型人才的培养力度。其董事长龚曙光说,公司分别跟武汉大学和美国佩斯大学每年确定一个班级的培训,每年送十个以上的人到欧洲和美洲攻读数字技术等新技术的学位,还引进了美国、英国、加拿大毕业的通讯博士、数字技术博士和博士后等人才,组建了自己的技术团队。

  确保投入,是出版传媒集团加快转型升级的重要保障。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在企业的“十二五”规划发展纲要中明确提出,要把每年利润的10%以上投入到数字出版新型文化业态建设上。其董事长童健估计,总投资将达8亿元以上。中原大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郭豫生说,拟于2013年年底完成出版、印刷、发行权产业链上市的该公司,将充分利用自身的文化优势和资本优势,加大研发和创新力度,将资本运作重点放在出版产业与科技融合、加快转型升级方面。

  推进出版与科技的融合发展,“上海经验”对各地颇有借鉴意义。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方世忠说,上海主要从三方面提供支持。一是依托部市合作机制构建出版与科技融合的顶层的设计;二是突出规划引领,为出版和科技的融合发展提供制度保障;三是加强政策支撑,为出版和科技融合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此外,他们还颁布了促进上海数字产业发展的28条意见,并在工商登记等方面为数字出版公司提供方便。方世忠说,上海市局现在比较关注数字资产管理、数字发行和投送平台和数字POD按需印刷三个环节,凡是对在上海发展这三大领域的数字出版的有关的出版机构和公司,一律给予平等的公民待遇。

  江苏省新闻出版局局长徐毅英介绍,自2007年江苏设立省文化产业引导资金以来,该局共资助技术改造和数字出版项目122个,资助金额1.86亿元。今年数字出版项目132个申请资金,同比增长67%,省局将继续加大对出版传媒集团的支持力度,加大对技术改造的支持力度。

  发展·建言:政府要做第一推动力

  实体书、纸书最大的分销平台当当网,去年开通数字馆后发现“现实有些残酷”。每个月数字书的销售额只有几十万元,远远低于原来的预期和预算。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王曦说,原因有两个:一是数字产品标准不一、加工成本太高;二是出版单位既想做数字出版又想做数字分销,产品采购有困难。

  对于前者,王曦希望总署及各级行业主管部门给予数字化工程第一推动力,首先解决标准问题。杜金卿等负责人也认为,数字阅读终端格式不同、标准不一,已经影响了整个数字出版产业的健康发展,建议总署加快数字出版行业标准的制定步伐,为行业长远发展打下基础。北京发行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湛军进一步提议,建立全国统一规范的出版物信息体系。

  “一切不以开放为指向而以封闭为指向的互联网、一切以垄断为目的不以分享为目的的数字化都没有出路。”王曦说,每个出版单位都独立运营销售平台,要把自己的网店做成巨无霸和航空母舰是不现实的。马永强也认为,“要喝牛奶不一定要养奶牛、办奶牛场”,术业有专攻,出版企业要有自己的战略。

  数字出版产业“前期投入大,收益小”的特点,也使多位出版传媒集团主要负责人希望政府加大对企业转型升级的引导和扶持。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亚非在此方面提出五点具体建议:一是推荐出版企业参与国家重大文化科技融合项目,二是建立国家级出版中心和实验室,三是设立文化产业人才库,四是列出支持出版与科技融合的文件目录,五是加大对出版与科技融合的资金扶持力度。

  吉林省新闻出版局局长胡宪武进一步提出,“要从战略高度认识加强和支持集团建设是各级新闻出版部门的首政和首务”。该局每年都把出版集团的发展作为决策的出发点,在规划制定、部署工作、完善服务措施上给予优先考虑。湖南省新闻出版局局长朱建纲也强调,支持出版集团的发展关键要做好三点:一是千方百计用好政策,把最优资源聚集到出版集团;二是加强具体指引,在产业发展过程中给予及时指导;三是做到服务到位,在行政审批等方面提供有力支持。

  此外,对目前发展数字出版遇到的版权问题,王涛、杜金卿等多位集团负责人也提出,要以《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为契机,建立数字版权的保护体系、数字版权法律的制度体系和数字版权保护的技术体系,解决好著作权人数字版权保护与出版企业数字版权运营问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