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动画需要在诚意和敬畏中努力前行

2012-09-20 11:31:31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随着9月的到来,又一个暑假结束了。对动画电影市场来说,一个“金灿灿”的暑期档就此戛然而止。今年的暑期档,国产动画电影没有呈现出2011年暑期的井喷现象,《喜羊羊与灰太狼之我爱灰太狼》《赛尔号2——雷伊与迈尔斯》《麦兜当当伴我心》多少有些形单影孤。而从票房来看,《我爱灰太狼》依靠此前积攒的人气表现最为抢眼,进账6200多万,而比该片稍早些上映的美国动画电影《冰川时代4》则一举获得4亿票房,几乎完胜。

  这样的横向比较让许多国产动画从业者十分沮丧,类似的情形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好莱坞和日韩动画面前,国产动画似乎总是有些底气不足。对此,业界也一直都在进行着科学、理性的研究,从创作、传播到消费模式分析国产动画的差距,希望迎头赶上。对比好莱坞及日韩动画,中国的动画产业的确不算成熟,艺术水准也存在一定差距:粗制滥造的画面,简单扁平的人物形象,单线条的故事……中国的动画距离经典的路途还很遥远,无论从故事、人物、情节出发,还是从绘画、技术等层面来看,都远未达到“赏心悦目”的标准。

  重提国产动画经典化的话题,不是为了不疼不痒地批评几句,或是希望在短时间内找到解决问题的对策。我们看到,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背景下,动漫产业的发展被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今年6月,国家公布《“十二五”时期国家动漫产业发展规划》,这或许将为国产动画的发展提供新的机遇和发展平台。

  8月下旬,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入选名单公示,《兔侠传奇》《西柏坡》《小牛向前冲》《熊出没》《美猴王》和《少年阿凡提》6部动画作品入选,它们从故事到画面都有可圈可点之处。我们所希望的,是中国动画真的能早日以中国的动画语言讲述自己的故事,出现像皮克斯动画工厂、蓝天工作室一样的动画创作团队。

  动画不仅要画面动,更要感情动

  中国动画不是没有创造过辉煌,上个世纪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曾拍摄、制作了一批影响了几代少年儿童的经典动画作品,《大闹天宫》《铁扇公主》《神笔马良》《哪吒闹海》《葫芦娃》等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俱佳。这些作品植根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资源,融会了剪纸、皮影戏、水墨画等艺术形式,至今都深受观众喜爱。如今领先我们许多的日本动画也曾深受中国动画的影响,执导过《铁臂阿童木》的手冢治虫就是看了《铁扇公主》后,才决定投身动画创作的。

  一位“80后”至今都对并非3D、高清的《葫芦娃》印象深刻,“《葫芦娃》的想象力多棒啊,7个孩子各有各的长处,又各有各的不足,它们只有团结在一起时才能发挥出最大的能量,打败妖怪。”这里面传递着多少“正能量”,勇敢、团结、善良等就这样通过7个辨识度很强的娃娃,印在了孩子们的心里。

  能历经时间淘洗留在人们记忆中的这些经典作品,不是简单的凭着打打杀杀、抖包袱耍乐子来取悦观众,它们打动了观众的心,也随着观众的成长一直留在他们心里。能让人感动的动画才可能成为好动画;而此外,“好看”是首要标准,这里的“好看”既包括吸引人的故事、人物、情节,也包括绘画设计、后期制作的精良。

  《渔童》里那个活灵活现的小男孩、老爷爷,外加惹人憎恶的老外,成就了一部经典的动画作品。《阿凡提》里倒骑小毛驴的阿凡提,满肚子坏水的巴依老爷,两面三刀、狗仗人势的随从,都让这部动画片经久不衰。《加菲猫》里加菲和他的主人、朋友间的故事,真实而深厚的感情,打动了不同国家的观众。前阵子在央视重播的《鼹鼠的故事》时隔多年再次回到中国,仍然吸引了许多观众。

  儿童文学作家葛竞认为,经典的动画应该适合各个年龄段的观众,要真正了解观众,而不是讨好他们、糊弄他们。香港制作的”麦兜系列”就是凭借来自平民百姓的人情味赢得了众多观众。现在,它的观众大多数是成年人,那只迷迷糊糊的小猪渐渐在观众中有了人气。 有学者早就指出,如今的国产动画缺乏诚意之作,对动画来说“要动感情,而不是只让画面动起来”。

  急功近利削弱了

  中国动画的原创力

  时代发展了,科技进步了,国家扶持的力度渐大,学习动漫专业的人越来越多,为什么我们的动画不但没能延续此前的辉煌,反而一直那么不受观众待见?即便有一两个如《赛尔号》《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成功”案例,又有多少人愿意承认它们能代表中国动画的水准?或许,这两部影片的“成功”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观众其实为自家的动画留下了空间,哪怕有一星半点能吸引观众的质料,他们也愿意捧场。

  国产动画为什么总是一副乏善可陈的老样子,鲜见可圈可点的上乘之作?拨开“繁而不荣”的国产动画乱象的迷雾,我们不难发现——急功近利的心态、一切向钱看的定位直接导致了国产动画的一蹶不振。假若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我们的动画再过多少年也很难培养起忠实的观众群,更不用说跑到国际市场上去跟欧美日韩动画一决高下了。

  这些年一提国产动画,许多人就会谈及“缺乏原创力”的问题。对于动漫产业这样一个新兴文化产业而言,好的创意构思直接决定着一部作品的生命力。这也正是《冰川时代》《功夫熊猫》《花木兰》《灌篮高手》《天线宝宝》《樱桃小丸子》等长久不衰的根本原因。独一无二的原创力让它们在今天依然有众多拥趸。

  反观如今的中国动画,虽也有贴近现实、符合观众审美需求的作品,但大多数都在艺术的背后琢磨着如何更快地获得经济效益。在这一思维的主导下,大量优秀动画题材被“视而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数不清的拙劣的抄袭、跟风之作,让观众大呼上当。曾在2006年播出的52集动画片《大嘴巴嘟嘟》便是如此,该片与日本动漫《蜡笔小新》十分类似,有心细的网友还专门截图做了比较,结果从故事情节、人物构成、生活环境等都可称得上是“山寨版”。拿这样的动画糊弄观众,你又怎么能怪大家不买账、不支持国产动画?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许多从业者懒得费脑筋,不去挖掘好题材、不培养自己的观众群,而是习惯了简单的“拿来主义”,正是在这种浮躁的氛围里,国产动画的原创力被大大削弱了。

  《赛尔号》火了,于是大家一窝蜂地开始扒拉网络游戏,希望也能利用游戏积累的人气,在动画上赚得盆满钵满。有业内人士批评,类似《赛尔号》的动画片根本就是奔着圈钱来的。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的薛燕平在一次采访中将《赛尔号》票房成功的原因归结为:长久培养的稳固的受众基础和准确的受众定位。“小孩的审美眼光不高,他玩了这么久的游戏,看片的时候是很有亲切感的。”他毫不客气地批评,《赛尔号》压根儿就没打算做动画,他们就是来赚钱的,他们就是不做动画,做其他别的,比如做周边产品,同样也能赚钱。

  正因这种浮躁的“一切向钱看”的氛围,我国每年生产的动画片,其中绝大部分被业界认为是“粗制滥造,内容贫乏甚至是低俗的动画垃圾”。国产动画不缺少好题材、好故事,这在《花木兰》《功夫熊猫》之后已经成为共识,大家都在想怎么以小搏大在市场上海捞一笔,却忽视了动画产业“创意为王”的关键,没有好的创意,其余的一切都不能产生任何价值。

  “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的导演黄伟明提出,“我们一定要坚持原创,要善于学习而不是善于模仿。”姑且不论“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的优劣,这部低成本、小制作的动画在故事方面至少还有可圈可点之处,在它之后,狼与羊对抗的结构、桥段被大量复制,动画市场却再也未见奇兵。原创匮乏,损害的不仅仅是一部动画作品,很有可能毁掉整个动画产业!

  动画作为艺术应该精益求精

  2012年,一部只有11分钟的动画短片《卖猪》在网上蹿红,这部根据贾平凹《祭父》一文改编的作品在第11届东京动画大奖上获得“最高公募作品奖”。导演陈西峰花6年时间打磨出了一部具有浓郁陕北风情的动画短片,真实再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场景。许多观众看过此片后感慨,“原来动画也可以如此贴近现实,好的作品真的不是只靠技巧能堆积出来的”。

  11分钟的《卖猪》花掉了200万人民币,最终呈现在观众眼前的每一个画面背后都是无数次推倒重来的构思。相比一些高科技制作,这部简单的二维动画则以诚意打动了观众。陈西峰认为,当下的大多数国产动画片习惯于模仿美国、日本大片,套用玄幻、3D的外衣,外表虽然时尚光鲜,但是缺乏独特的生活体验,显得不够真诚,难以打动观众。“对动画片来说,故事要好看,表达要到位,其他就会随之而来。”

  只是这样有诚意的创作太少太势单力薄,许多从业者不耐烦花时间琢磨怎么打磨出好的剧本,把每一帧画面拍得精致,让每一个音符与故事完美融合。于是,充斥屏幕的大多是一些情节简单、对白弱智、说教性极强、造型平庸的劣质作品。《雷锋的故事》是选了一个不错的题材,但最终混杂了二维及三维技术的这部作品实在雷人,以至于出品方一直坚持“在网上流传的只是素材片,而非最终的成片”。而那部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献礼动画片的《福娃奥运漫游记》,也丝毫让人感觉不到该片和多年前的《海尔兄弟》《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相比有多少进步——少儿的成长的确需要成人的引导,但决不是简单的说教和所谓善意的欺骗。

  看看曾制作出《海底总动员》《玩具总动员》《料理鼠王》的皮克斯动画工厂是怎么做的吧。公司创始人之一约翰·拉塞特要求团队做到“故事”、“角色”、“世界”3个维度都必须完美。在拍摄《玩具总动员2》时,主创团队专门创作了两个版本,因为不满第一个版本的故事情节,又重新设计了第二个版本,即使迪士尼认为“第一个版本已经足够精彩”。正是这种对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才诞生了《飞屋环游记》《海底总动员》这样一些足以征服全世界观众的经典动画作品。

  《摩尔庄园》从投拍到制作完成花了多长时间?“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现在几乎是一年推出一部。而《功夫熊猫》的制作周期则长达5年,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多达近500人,熊猫“阿宝”坐火箭飞上天的一幕使用了54种特效,“太平谷”一个场景里出现了1500个造型各异的村民形象。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的创作团队有150人,他基本上每3年推出一部新作品,并至今坚持用铅笔绘画,他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们也想一年做出一部高质量的片子,但要实现这个目标很难。”

  动画是一种艺术,而不是仅供观众消费的商品,因此无法实现流水线式的批量复制和生产。而目前大部分从业者陷入到了投拍就要迅速产出的圈子中。如此下去,再过10年、20年,当我们再次谈论起这个话题时,就依然只能满眼幽怨、怒其不争地看着自家的孩子,羡慕别人的风光。而国产动画也只能一次次伤透观众的心,在歧途上越走越远,离真正的经典动画也越来越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