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图书业发达背后存隐忧 出版物内在质量成问题

2012-09-17 11:19:35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去年的全国图书博览会在哈尔滨举行,展出各类出版物三十余万种,其中新书和重点图书占60%以上。今年6月,全国图书博览会(第22届)在银川举办,展售的图书同样达到三十多万种……2000年以来,每年出书在25万种左右,2010年达到该年出版图书逾32万种的高峰,“2010年我国出版图书32.8万种、71.4亿册”,可谓皇皇大哉!

  在如此巨量出版的面前,却无法令人兴奋。实因无论生产者(作者),还是产出者(出版者)都问题多多,尤以出版物的内在质量令人忧心。读书界常见无书可读的埋怨,所谓无书可读,不能怪读者有眼无珠,到底是出版兴旺,还是纸张堆垒的庞大废墟,文化人体会最深。

  其中尤以文史类著述、教辅以及衍生品问题最大。许多谈史的作品仿佛黄口小儿的论文习作,初生牛犊,喜作惊人之语,学养与证据俱为薄弱的条件下故意向权威挑战,无疑像街头顽童向武林大师扔泥巴,狂妄而幼稚。杂凑剪辑的内容多如过江之鲫,即令所谓原创者,也因常识阙如,见识偏颇,因而在叙述上问题频出,加之满纸沓泄不振的语言,读之令人头胀不已。

  然而产出者不断为之推波助澜。在明星娱乐人员整容成风的时代,图书业者似乎也很快摸透了这套关节,以表皮功夫而期产品成为炙手可热的抢手货。短平快的整容时代,光鲜外表,繁复耀眼的腰封、华丽可疑的说辞,借此暗渡陈仓。企图以多层次的包装,而遂其“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之愿。

  即便大型出版社,也有令人震惊的残次品。近读商务印书馆最近所出的《中国的海贼》(日本学者松浦章所作,谢跃译)为其可怕的差错而震惊。仅举一例,该书引用《点石斋画报》上的一段文字来作论据:“浙江省之塘栖镇距省垣艮山门约四十里。近镇附有地名五港博陆者。此一小小市集官大河之冲,枭枪匪时有出没。故上宪派两炮船以镇压之。前月三十夜有某官坐船,此时已四绉哭,有四五小艇疾若飞。”这段话越看越别扭,再看《点石斋画报》上的原文,不过是说:“浙江省之塘栖镇距省垣之艮山门约四十里,近镇有地名五港博陆者,亦一小小市集,当大河之冲,盐枭枪匪时有出没。故上宪派两炮船以镇压之。前月三十夜,有某官坐船过此,时已四鼓,突有四五小艇疾若飞。”其中就有多处标点错误;漏字,不能辨认干脆省略;加字,明明没有硬要加入;错字,对于行书体繁体字不能辨认想当然乱安一字……再细一看,该书对于廿四史有标点本的引用都没问题,对于刻本的引用,几乎都有错误。整书差错率不知是新闻出版署所要求(万分之几)的多少倍。真不知这样的“学术著作”是怎样写成的,又是怎样译成的!

  旧时的文史学者,仅以史学家萧一山、缪凤林、王桐龄、方豪为例,他们的著述,可谓三个“实”来概括,即扎扎实实、踏踏实实,更且还结结实实,巍然峙立,仿佛金刚不坏之身。不幸滑落到近日下笔便错的现实。

  在某一类出版产出者那里,纯粹以生财工具或饭碗视之,人们常说的垃圾书以低折扣出笼,充溢浓烈的功利之心。中华文化的芬芳为之荡然。虽逞一时之快,然而对于文化产业的建设后患不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