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热点事件官员开微博惹议 上微博不代表解决问题

2012-09-13 11:18:59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在公共新闻事件中,网络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社会监督作用。近日来,从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到湖北省麻城市委书记杨遥,在一些热点新闻事件中,当事官员都在第一时间现身互联网,或开通实名微博,或举行微博访谈,直面亿万网民。此举虽引来广泛关注,但最后都落得叫座不较好的局面。

  第一时间上网引关注

  延安“8·26”特大事故现场微笑的杨达才,被网民曝光多块名表,使“微笑局长”的丑闻迅速发酵,杨达才本人也因此被嘲讽为“戴表哥”。

  出人意料的是,这位受质疑的局长很快开通了网络实名微博,收获了1.2万多关注者。不仅如此,他选择在风口浪尖,作了直面网民的微访谈。

  8月29日晚9时至9时30分,可能是杨达才一生中收获问题最密集的半个小时。网民提出了6096个问题,给这位局长的评论更是多达23780条。

  在访谈中,杨达才坦承没想到网上舆论发展这么快,“让广大网友这么关心”,所以才借助微博“跟网友作一个交流和沟通”。

  但这位官员对负面信息反应如此之快,还是令网民大感惊讶。“请问杨局长,你这次微访谈是出于真诚呢?还是在作秀?”网民“很黑的小帅”问。“我确实想在今天和网友进行一个沟通,表达我的歉意。但因为一直忙于处理事故,到现在才坐到这里。来晚了,很抱歉。”

  杨达才的这一表态赢得了不少网民的认可。“你会开微博来向公众澄清道歉,还是个有诚意的官员。受到质疑的官员出来向市民说个清楚,是件可喜的事。”网民“升龙拳”说。

  9月3日,湖北省麻城市顺河镇3000名学生背课桌上学事件引发社会关注。针对网上铺天盖地的质疑,麻城市委书记杨遥的反应与杨达才颇为相似。他在9月8日开通了实名微博,并于9日凌晨发出了书面回应。他表示,麻城市政府将在3个月内解决全市中小学生的书桌问题。

  “事件发生以后,谣言或者流言的传播有时比真相还快。政府只有在第一时间发布信息才能阻击谣言。”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助理张志安副教授分析,“24小时黄金原则”是传统媒体时代的标准,近年来部分地方政府已经出台了危机事件发生后的“一小时黄金原则”。更有甚者,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研究发现,现在很多信息在4小时内会发酵为公共事件,“如果政府不及时回应,之后再讲就没人听了”。

  “不管杨达才如何解答网友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以后的‘问题官员’,都应该这样进行危机公关。”网民“为四川人民服务”说。

  不完全解答带来新的质疑

  在杨达才仅有的30分钟微访谈内,杨达才共回答了12个问题。

  官员“微访谈”,半小时算长还是短?张志安表示:“据我所知,微访谈通常都在60~90分钟左右。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到中国,与网友微访谈也是超过半小时的。作为政府部门或官员,如果希望和老百姓有一定沟通的话,半小时还是太短了。因为基本上回答不了几个问题。”

  杨达才的多条微博,反复对遇难者家属“真心诚意的道歉”、解释“为何笑了”,而网民并不领情,评论是一面倒的谴责之声。“道歉没有用,你先说说那十几块名表是怎么回事吧。”网民“人凌气圣”说。

  关于名表,杨达才自称10多年来买过5块手表,最贵的价值3.5万元,已向纪律监察部门作了汇报。但网民质疑声依旧。“请问:你为什么不用最简单的方法,把手表和收据向大家显示,并且把其他6块手表来源解释清楚?希望您能正面解释问题,别让大家一直追问,这样你也不好受。”网民“许小坏0909”说。

  对于佩戴名表的质疑,杨遥书面回应称,“这是我6年前购买的一块浪琴牌电子石英表,其价值相信网友一查便知。若有其它需要了解的问题,可直接与麻城市委办公室和我本人联系。我的邮箱是mcyangyao@163.com。”

  但网民搜索发现杨遥并不只一块手表,因而认为他的微博澄清是“避重就轻”。5天之内,这名市委书记已收获8586名关注者,上万条网民评论仍以负面居多。

  这两场官员和网民的“微博战”,究竟最后谁胜谁负?

  杨达才的最后一条微博是“非常感谢网友的关注和批评”。这条毫无实质内容的结束语,却反倒收获了网民最多的批评声,可能是上述问题最恰如其分的注脚。

  在微博上“裸奔”的压力,也已被危机中的官员察觉。杨达才、杨遥这两名初次“触微”的官员,都已关闭了他人向其发送私信的功能。

  上微博不代表解决问题

  为何热点事件官员开微博,叫座不叫好?

  “因为这两起热点事件中,官员都没有公开足以澄清事情的真相。他们只是通过微博表达了一点善意、闪烁其词,但简单的道歉不能解决问题。”张志安说。

  他分析,微访谈的优点是有很强的互动性和及时性,让大部分公众可以即刻看到现场,但其缺点在于“问题是有选择性的”。“网友问100个问题,官方可以只选择回答十几个或两三个,甚至可以选择对自己最有利、最好回答的进行回答。”

  “无论是新闻发布会、政府官方网站发布公告还是微博,关键不在于形式,而是有没有最大程度地提供全部事实和真相,消除民众的质疑。”张志安说。

  他举了美国的政府信息公开情况为例。“比如美国驻华官员每天补贴标准,根据每个城市的物价水平来规定,公开写得很清楚。每一笔政府接待的额度、规格都公开,如果花销超出之后,政府官员除了承受质疑,还要下台。”

  面对杨达才、杨遥这样的连续事件,张志安认为,当务之急就是加速政府信息公开。

  “现在我国已经有《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但规定还不够明晰具体。我国现在以政府主动发布信息居多,公众要求公开的信息往往得不到及时的回应。”

  张志安也指出,在“微博时代”,即使公布了全部的真相,也还是会有一部分公众继续质疑或批评。“在今天这种多元的舆论场上,加之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很多社会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公众对政府和官员有局部性的怨恨和普遍的不信任。”

  “这尤其体现在互联网上。”张志安分析,网络舆论时常带有非理性的、道德批判的情绪,还有群体附和的效应时刻影响,无法要求网络公众对某个官员或政府部门必须一片肯定之声。“所以就算信息公开透明了,多数人会理解和接受,但可能有20%~30%的人依然质疑,这也是政府和官员必须面对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