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媒体频频发出质疑 电商大战是否违法确定不易

2012-08-21 15:15:15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8月20日,号称“史上最惨烈”的电商价格战正逐步归于平静:电商大佬间的“口水营销”没有继续,一些消费者也回归理性,媒体更频频对价格战发出质疑。

  “靠价格炒作、资本输血的企业不可能持续发展,苏宁易购将坚持自己的价值观。”昨日下午,针对京东商城CEO刘强东发起的本轮电商间的价格战,苏宁电器董事长张近东在向苏宁易购全体员工发表演讲时明确表示。

  在此之前,就有消息称,苏宁在价格战中“没有盲目跟随京东降价”,“原因是,张近东在美国传达指令,按此前‘8·15’降价活动有节奏地展开”。

  不过,相关律师昨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不管价格战到底是真是假,包括京东商城、苏宁电器(易购)、国美电器、易迅网都应尽量考虑到消费者的利益,保障消费者在购物中的知情权、购买商品的售后服务权等,“毕竟,消费者才是维持电商企业是否生存下去的根本动力”。

  质疑一

  价格战是否已停

  电商间的价格战常常有,今年却喊得特别多,看似也异常惨烈。

  8月15日,“史上最惨烈”的价格战由京东商城拉开帷幕,包括苏宁易购、国美电器和库巴网(国美电商平台)、易迅网乃至当当网,均卷入到这场价格战中。随后,按诸多电商大佬在微博中的预告,价格战的范围进一步扩大,不仅实体店参与其中,产品的促销范围也扩大了。

  8月17日上午,价格战的气氛似乎突然出现了变化——刘强东在接受财经网采访时称,价格战是“必然发生的”,但现在“这是一场恶性价格战”。“这样下去,不出3个月,三家都得死。”刘强东称。财经网判断称,“他宣布战争已经结束。”

  对此,刘强东予以了强烈的否认。“这是误读,价格战永远没有结束的那一天!我们昨日发了2亿多优惠券,一直等着苏宁也跟进呢!”8月17日下午,刘强东在新浪微博中连发两条微博否认了财经网的上述报道,“再说一遍:我从没说过战争已经结束,相反,战争刚刚开始!”

  然而,消费者似乎已不再接受价格战这个说法。最新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有九成网友认为,这是电商的联手炒作。”比价网站一淘网“电商比价擂台直播间”某天的监测数据也显示,京东商城价格最低的产品仅为257款,其中,大家电54款,不足国美商城的1/5,3C数码类产品202款,不足亚马逊的1/5。不过,该统计数据尚待最终确认,因为,一淘网是淘宝旗下品牌,而淘宝与京东是竞争对手。

  家电行业观察家、帕勒咨询董事罗清启则对媒体表示,这场价格战根本没打响,更像一场“录音战争”,“人都没出场,只把录音拿出来打得热闹”。

  知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认为,价格战“已成为一个行业本身无底线的显规则”。他认为,价格战“根本就没有打起来”,大家“仅仅是在备战”。

  质疑二

  是否存价格欺诈

  在分析人士看来,本轮电商间的价格战暗含了各自的目的。正略钧策管理咨询合伙人艾宏图此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短期看,这场价格战达到了推广自身品牌的目的,更加速清理了电商和实体店的库存。

  数据显示,8月15日一天内,苏宁易购的销量同比增加十倍;8月15日和16日两天,易迅网流量大涨218%,订单量增长了109%,销售额增长了80%。

  事实上,在这场价格战中,消费者或许同样受益有限。最近几天,不止一位消费者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抱怨这样的情况:以较低的价格竞价结束后,在结账环节,却遇到了“缺货”的提示;或者,由于缺货,重新进行竞价时,却遇到了价格上涨的情况。“这几天,真正满意的产品并不多。”家住长宁区的张女士对记者表示。

  事实上,一淘网之前的数据也显示,部分电商的整体价格不降反升。对此,有媒体质疑,电商或存在价格欺诈的行为。

  “这尚难以判断。”东南大学法学院律师张马林表示,“从法律上说,构成价格欺诈的要素是:虚构一些不存在的事实;隐瞒一些重要的事实。但实际情况是,不论是京东还是国美,从现有的新闻资讯披露的一些消息来看,都很难判定他们有欺诈消费者的行为。再者,本次电商大战关乎的价格都是‘透明’的,很难对价格欺诈与否下明确的定论。”

  质疑三

  是否违反不正当竞争

  与此同时,一位拒绝电商平台的实体店负责人在和《国际金融报》记者闲聊时表示,“我认为,电商的促销行为,乃至一些团购,都违背了中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而且,电商在促销降价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考虑到经营实体店或供货商及生产商的种种疾苦。”亚马逊中国区总裁王汉华就对外界表示,“这次价格战的背后是忽悠,价格战不能引来用户忠诚度,最终受伤的将是供货商。”

  “反不正当竞争的构成要素是:经营者以排挤对手为目的,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吴俊锋律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当然,季节性降价、处理即将到期的商品或其他挤压商品、因清偿债务等低价抛售的商品不算在内。”

  “就该案来说,电商的成本和实体店的成本本就不同,不具有完全意义上的比较性。”他认为,这需要有关部门的认证。

  对此,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上周已表示,“判断这几家公司是否违法,需要有法律法规作为依据,由相关执法单位,比如说价格主管部门、工商执法部门等相关法律法规的执法主体来依法调查取证后方可作出判断。”

  不过,沈丹阳表示,企业不论采取何种促销手段,都应努力提升管理和服务水平,积极保护消费者和供货厂商的合法权益,履行好企业社会责任。

  张马林也强调,消费者不管有没有在这场价格战中得到实惠,电商企业和实体店都需要保障消费者的基本权利,尤其是售后服务的保障权利。

  此外,商务部流通发展司副司长王德生8月17日对媒体表示,电商“价格战”的有关问题在商务部发布的《第三方交易平台服务规范》中已有规定。他说,今后,电子商务交易各方的权责、义务,除了在相关法规里进行完善外,在相关标准中也要进行细化和补充,而《电子商务营销运营规范》等标准已列入制定计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