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出版产业:在跨越发展中稳健前行

2012-08-14 11:44:02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时间回溯到2005年11月28日,那一天的合肥稻香楼彩旗飘扬,鼓乐阵阵,一个新的文化企业——安徽出版集团正式在这里诞生。

  当时的安徽出版集团资产总额21亿元、年销售收入8亿元,在全国众多出版巨头中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秀”。但6年多的时光走过,安徽出版集团转动“时代魔方”,迅速从一家地区型企业发展为致力于跨地区、跨行业、跨媒体,发展大文化、大传媒、大产业的“出版皖军”。按目前集团持有的各类股权市值计算,如今的安徽出版集团总资产已过118亿元,净资产90亿元。6年时间等于再造了5个安徽出版集团。

  在新闻出版产业大发展的激荡潮流中,安徽出版集团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朵浪花。自2003年至今,我国出版业经过10年跨越式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果。刚刚公布的《2011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显示,去年,我国出版、印刷和发行服务实现营业收入14568.6亿元;增加值4021.6亿元,占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0.9%;利润总额1128.0亿元。同样值得关注的是,2011年我国文化产业总产值超过3.9万亿元,而出版业总产出就超过1.5万亿元。新闻出版产业已经成为文化产业主力军,整体发展呈现一种良好态势。

  市场主干地位突出集团化建设卓有成效

  1999年2月,中国第一家出版集团——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正式宣告成立。此举标志着地方出版社与新闻出版局“政企分开、管办分离”的改革正式拉开序幕,也吹响了我国出版业开始向集团化建设迈进的号角。

  经过10余年的发展,目前出版集团在我国出版业已不再是凤毛麟角。特别是2003年以来,新闻出版业率先进行体制改革,出版发行单位完成转企改制,一批出版传媒骨干集团成为颇有市场竞争力的集团军。像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中南出版传媒集团已发展成为资产和销售额“双百亿”的大型出版集团。

  据统计,目前出版印刷发行集团有72家。其中出版集团33家,发行集团27家,印刷集团12家。引人注目的是,10年间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公司、中国科技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3家中央层面的集团相继成立,形成了我国人文、教育、科技三大国有大型出版传媒集团公司三足鼎立的态势。

  主干地位显著,引领作用明显,主营业务和利润占产业比例均高,行业龙头的地位与作用明显,是业界对这些集团军的总体评价。根据《2011年新闻出版产业报告》对资产总额、所有者权益、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四项经济规模指标综合分析数据显示:2010年,出版集团拥有的资产总额和实现的营业收入在出版领域所占比重为73.5%。

  “出版多劲旅,无湘不成书。”屡次在全国图书大型展会上打出此口号的中南出版传媒集团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凭借着“湖南人能吃辣椒会出书”的气势,中南出版传媒2010年、2011年、2012年连续3年入围“全国文化企业30强”和全国文化出口重点单位。2011年,该集团还跻身《财富》杂志中国企业500强,成为该年度唯一入选的文化类企业。

  呈现强势增长的还有江西出版集团。今年上半年该集团完成营业收入63.31亿元,同比增长了82.39%。此外,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山东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广东省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和河北出版传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8家集团公司,更是以各自总体经济规模气势名列2011年度前10名,被列入集团军的第一方阵。

  数字出版引领产业出版呈跨越式发展

  “加快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转型才是最根本的,才是调整产业结构的重要方面,才是转变增长方式的核心内容。”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陈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达自己对数字出版的认识。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数字出版成为我国出版业重要的组成部分。数字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全国共有包括上海张江、重庆北部新区、浙江杭州在内的9个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被批准挂牌。

  其中张江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因涉及数字出版、动漫影视、网络游戏等多个门类,积聚了盛大集团、中文在线、上海方正等众多重点骨干企业。良好的经济发展势头,使张江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成为推动上海乃至全国新闻出版产业转型发展的引擎。

  同在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的“十二五”规划中,最核心的任务就是成为全国最重要的内容提供商。2010年1月,该集团自主研发的数字产品《辞海》阅读器,为其赢得了全球第一款由出版企业研发阅读器的声誉,也为世纪出版集团未来实现跨越式发展奠定了基础。

  此后,中南传媒与华为等民营公司合作、盛大文学打造数字出版全产业链、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云计算中心正式上线、上海10余家出版企业组成“电子书包企业联盟”、时代出版数字出版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成立等标志性事件的出现,无不昭示传统出版企业已步入转型期。

  的确,向数字出版转型已是传统出版人的共识。2010年12月成立的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一问世就将数字出版列为发展战略之一。其旗下人民教育出版社以数字出版为契机,在出版流程数字化方面筑起“数字教育”平台。该社自主研发的电子胶片远程传输项目,立足于中小学教材的海量需求,是我国教材出版全流程数字化领域的新突破。

  《2011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指出,2011年数字出版实现营业收入1377.9亿元,较2010年增长31%。营业收入、增加值、总产出占全行业比例均位居第三。而此前的2009年、2010年统计数字表明,数字出版的发展速度始终超过全行业的增长速度。为此有研究者认为,我国出版产业不只是在转型,而是进入快速发展轨道。

  出版企业争相上市战略合作多元呈现

  出版业的跨越式发展还体现在近年来出版企业争相上市的态势。仅2011年,长江出版集团、凤凰传媒、中原出版传媒等4家出版传媒企业相继成功上市。至此,全国有48家涉及新闻出版业务的企业集团上市。

  上市对于企业的作用,中原出版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王爱的话颇具代表性。她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集团成功上市有利于企业竞争能力稳步提高,特别是打通了融资通道,使企业发展获取到资本,为集团公司发展开辟了更为广阔的空间。

  事实上,上市仅是出版企业拓展投融资渠道的途径之一。近年来,在新闻出版总署等各部委各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大型出版企业间跨地区、跨行业、跨媒体、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合作的典型例子屡屡呈现。

  2009年9月18日,安徽出版集团时代出版传媒公司在京与中国艺术研究院、联合出版集团广东公司、雅昌企业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各方将在优质出版资源整合与深度开发等方面加强合作,时代出版传媒公司将进一步强化图书出版主业。

  2012年4月17日,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所属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与法兰克福书展旗下子品牌法兰克福学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双方就中国出版集团丰富的出版资源和法兰克福书展的全球出版资源、网络以及专业的出版知识,在会展、培训、数字出版、国际出版合作咨询方面展开战略合作达成共识。

  2012年7月11日,中文传媒更是以发布公告的形式称,公司与内蒙古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双方就业务合作、资本合作、海外市场合作、品牌合作以及交流合作展开合作,共同开发国内、国际市场,实现做强做大的目标……

  对于未来,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2012年全国新闻出版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开展战略投资和资本运营是国际知名出版集团迅速壮大、出版市场规模大幅扩容的必由之路,也是近几年我国出版传媒业迅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从发展战略上看,必须选择一些体制机制改革到位、整体实力较强、基础条件较好的出版传媒集团,通过上市融资、资本重构、出版资源倾斜等措施加以重点培育,尽快造就出一批新闻出版骨干企业和战略投资者。这是我们推动新闻出版强国建设的一个根本性问题。

  相信在新闻出版业“十二五”规划指引下,新闻出版业发展将会展现更加崭新的蓝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