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青年报:抵制新闻简单化和段子化的诱惑

2012-10-31 10:52:53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把简单的事情说得很复杂,是哲学家常做的事;而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则是媒体人爱做的事,因为传媒很多时候面对的是没多少耐心、不愿动脑子、厌恶复杂的大众。信息海洋中,偷懒的读者总希望能用最少的时间和最小的理解力去读懂一个可能很复杂的事物,简单化便成了一种媒体追求。但很多时候,过度简单化的报道思维,会扭曲事实和真相。

  比如近来引起舆论争议的一条新闻,就是“简单化”惹的祸。媒体报道称,北京患白血病的5岁男孩帅帅去世。2011年8月,帅帅被医院确诊为急性双表型白血病,通过造血干细胞移植才有可能康复。其父母做完配型检查后,双方都能移植,但首选为父亲。2012年5月,因帅帅父亲拒绝做造血干细胞移植,并中断每月给孩子的生活费,帅帅母亲以孩子的名义将这位父亲告上了法庭。因“拒捐造血干细胞相救”,此前这个父亲就一直陷于舆论谴责的漩涡中,孩子的去世,更点燃了舆论的怒火,这个父亲一时成千夫所指。

  媒体这样的叙述,确实容易激起愤怒,新闻很简单地将父亲描述成了一个冷血的人,甚至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救,拒绝承担医疗费,拒绝捐造血干细胞救儿子,简直“禽兽不如”。这种报道的叙述逻辑非常简单,这位父亲就是一个敌人,一个恶人,他置5岁孩子的生死于不顾,他的心比铁还硬。这样的愤怒控诉,自然极有感染力,很容易激起公众的愤怒。当下浮躁的传播语境下,吸引眼球是很简单的:不复杂的迫害情节,加上一个“敌人”,就能让站在道德高地的人们群情激愤。

  可事实真这么简单吗?一个父亲果真会无情到那种地步吗?事情的善恶和是非真像媒体描述的那么简单吗?即使这个父亲真的“拒绝造血干细胞移植”了,又是怎样一种力量使一个本该倾力救孩子的父亲变得这么无情?从一些新闻报道中,看不到这种深入的调查,听不到那位父亲的声音,只有对“一个不可理喻的狠心父亲”形象的简化描述。帅帅离世后,有媒体采访到那位父亲,尽可能还原了事实和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描述,让公众看到了一个远远超越“狠心父亲”这个简单形象的复杂事实,看到了这个家庭一直以来的矛盾,还有对孩子救治过程中的冲突。这个家庭复杂的纠葛,孩子的有病不治,远非一个“狠心”可以概括。

  每天各大媒体生产的新闻中,充斥着类似简单化的叙述和段子化的处理。

  这种简单化已经形成一种新闻叙事的模式:一个有着弱势身份标签的受害者,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人;或者是一个“跟我们一样的底层人”,一个垄断着各种资源的强者;或者是一个强势的政府部门,一个求告无门的“受欺凌者”——这样的简单新闻故事占据媒体报道的很大部分,很容易唤起一种共同的“受害”感觉,形成热点。当然,判断的逻辑也是非常简单的:二元对立并虚假两难,非黑即白,非善即恶,底层就代表着正义,弱者就代表着道德优势,权力就是恶的,体制就是罪恶的代名词。

  当记者和评论员不是站在“事实高地”和“逻辑高地”,而是站在“道德高地”上激情澎湃地演讲时,叙事的简单化,思维的简单化,加上判断的简单化,便生产出一条条远离了事实真相的新闻。这些简单化的新闻和评论,虽然因为符合公众的期待、迎合了舆论的情绪而广为传播,却扭曲了事实,误导了舆论,还会在消费公众情绪的同时酝酿着社会的戾气。当每个人都在正义凛然地讨伐那个被简单地贴上“狠心父亲”、“禽兽父亲”标签的人时,传递的不是正气,而是可怕的戾气。

  媒体人应警惕这种简单化,简单化虽然方便着叙述者,也方便传播,方便形成热点,方便没有耐心的庸众接受和理解,方便滋养道学家的批判欲,各种方便——却失去了新闻最核心的东西:真实。在微博最火的时候,曾有对复杂和冗长深恶痛绝的同行建议媒体应该多写“微博化新闻”:用尽可能短的言语去写新闻,有利于在微博中传播,也是读者的福音。我是竭力反对的,新闻当然不应该废话,但也不能简化,文字应该以叙述事实的需要为中心,而不是长短。事实需要1000字来描述,微博化的结果,是新闻都写成了段子。而新闻的段子化,正是当下媒体的一大弊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