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迎接十八大系列述评:党的十六大以来经验与启示

2012-10-29 11:49:47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时代强音:改革与发展——党的十六大以来经验与启示述评之一

  编者按:金秋时节,党的十八大召开在即。回首党的十六大以来中国走过的非凡历程,我们经历了奋斗的艰辛,耕耘的付出,收获的喜悦。

  十年风云激荡,改革与发展的时代强音雄浑铿锵,机遇与挑战的时代考验发人深省;

  十年波澜壮阔,转型与坚守的时代呼唤清晰响亮,民主与民生的时代课题深入人心;

  十年探索实践,国情与使命的时代思考更加深刻,旗帜与道路的时代选择坚定不移;

  十年搏击奋进,伟大工程与伟大事业的时代引领蓬勃兴盛,中国进步与世界发展的时代潮流势不可挡。

  从今天起,新华社陆续推出“党的十六大以来经验与启示系列述评”,思考历史,感受当下,展望未来,梳理十年奋进凝结的宝贵经验,总结十年拼搏收获的深刻启示,激励广大党员干部群众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昂扬前进,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

  十年发展,中国在并不平坦的道路上阔步前行,成就无愧历史;十年改革,中国在矛盾凸显的“深水区”攻坚克难,寻求新的突破。

  改革推动发展,发展促进改革。二者有机互动,交汇成新时期最强劲的时代主旋律。

  面向未来,开创新的发展局面,必须坚定目标毫不动摇;开启新的改革征程,需要聚凝力量闯关夺隘。

  “中国奇迹”背后的秘密:改革为“中国式发展”提供强大动力

  发展的难点在哪里,改革的突破口就在哪里。

  金秋时节,55岁的谭业君坐在自家炕头,乐呵呵地翻看着几本略显发黄的账本。

  这位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种粮大户,从2000年开始记录家庭全部收支情况。12年的记录,见证了一个东北农户的增收路。

  “以前是负数,取消农业税后日子就好过了,再也没出现过负数,去年收支相抵节余46158元。”今昔对比,这位老农脸上堆满憨笑:“原来要往外拿钱交‘皇粮国税’,现在国家每年补贴2170元。”

  取消农业税,标志着中国施行2600多年的农业税赋体制的终结。

  铁犁破土,春雨润物。

  过去十年发生在农村大地上的“千年之变”,又何止一件?孩子上学免学费,医院看病可报销,养老有了社会保险……

  改革的突破口为什么再次选择农村?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解释:新世纪之初,我国农民负担过重,农村社会冲突加剧,城乡差距持续拉大,拖了中国发展的后腿。

  建设全面小康社会,广大农民怎能缺席?

  从“取”到“予”,以农村税费改革为突破口的城乡一体化改革释放出巨大潜力:农民收入步入新中国增长最快的时期,粮食生产打破怪圈实现“九连增”,为中国经济保增长、调结构、稳物价奠定了坚实基础。

  新一轮农村改革,充分体现了新时期中国改革的一个突出变化——从过去主要体现为自下而上、单项为主的探索性改革,过渡为顶层设计、综合配套的自主性改革。

  中国(海南)改革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介绍:从2004年至今,中央连续发出9个一号文件,主线是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了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战略转变。

  发展无止境,改革无穷期。

  驶入“深水区”的改革航船,一直在强烈的忧患意识和清醒的危机意识中破浪前行……

  十年经济改革,“科学发展”成为鲜明主线。

  党的十六大以来,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发展方式为主线的经济体制改革,成为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战略抉择。

  国际金融危机重创世界经济,面对严峻局面,中国不失时机地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利用危机形成的“倒逼机制”,加快资源和要素价格改革,力促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

  煤炭大省山西,曾凭借资源优势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增长,但在新形势下,“带血的煤”给山西发展亮起“红灯”。重压之下,山西痛下决心,宁愿忍受一段时间的“负增长”,也要摒弃“污染的GDP”。

  “无论是历史的教训,还是现实之需,我们都必须改变黑色发展,寻求改革转型,从‘快字当头’转向‘好字优先’。”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说。

  山西阵痛背后,揭示了一个现实逻辑:矛盾倒逼改革,改革推动发展,发展促进稳定。

  对此,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说,正是依靠这一良性循环链,中国不断创造奇迹。

  十年社会改革,“民生优先”成为最大亮点。

  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首次提出构建和谐社会。此后,以改善民生、分享成果为主线的社会改革和建设,迅速成为中国的主体性改革。

  编织关乎13亿人的社会保障网,被称为“世界性难题”。随着改革提速和投入增加,短短几年,我国社会保障网络覆盖面从国有企业扩大到各类用人单位,从城镇扩大到农村,从单位扩大到城乡居民。

  群众既是改革的参与者,又是发展成果的分享者。十年来,医疗、住房、教育等民生领域的改革全面推进,不断刷新历史纪录。

  十年文化改革,“提升软实力”成为重要目标。

  曾经,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中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尴尬:当中国企业不断向世界500强挺进时,文化企业却拿不出一个名扬世界的品牌代表;当外国人利用源自中国的故事拍成电影成功占领中国市场时,中国的创意产业几可忽略不计……这样的反差,显然与大国地位不符。

  2003年以来,中国提出“文化强国”,并第一次以中央全会决定的方式做出部署,文化体制改革迈出历史性步伐。 “十一五”期间,我国核心文化产品出口总额为560.9亿元美元,同比增长100%。

  文化产业十年跨越式发展,使中国在全球层面上实现了文化实力和经济实力的有机结合,实现了经济社会发展带动文化发展,文化发展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良性循环。

  这组数据的背后隐含了一个国家的十年奇迹:GDP年均增长10.7%,远高于世界经济年均3.9%的增速;经济总量连续跨越新台阶,从世界第六位上升到第二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由1135美元提高到5432美元,年均增长10.1%,迈进“中等收入”国家门槛。

  “中国奇迹”背后的秘密是什么?胡锦涛总书记作了精辟阐述:“我国过去30多年的快速发展靠的是改革开放,我国未来发展也必须坚定不移依靠改革开放。”

  “攻坚克难”背后的思考:科学发展对“中国式改革”提出更高要求

  成就和变化举世瞩目,矛盾和困难极具挑战性。

  国际金融危机将新生的光伏产业送入严冬,“市场没有了,市长不见了,唯一能见到的是银行催债的。”胡福林感觉这一切变化仿佛发生在一夜之间。

  作为温州民营企业的标杆性人物,面对突然而至的资金链断裂,被懊恼、自责、无奈折磨了一夜之后,胡福林选择关掉手机、出国。

  这一走,网上关于“眼镜大王‘跑路’”的新闻铺天盖地。“其实,当时只是想尽快离开这烦恼之地,顺便到国外筹资。”胡福林说。

  几年前,光伏产业被确定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许多地方政府将其当作支柱产业一哄而上,温州也被批准建立国家级激光与光电产业集群核心园区。

  胡福林回忆:“当初,我出去考察投资环境,不少地方市长亲自接待要给我‘零地价’、迁厂补贴等优惠政策,银行也是一拨拨主动上门推贷,头脑一热,就投入6亿元。原本想进入电力行业,没想到我们民营企业还是进不去。”

  胡福林的经历折射出现阶段改革的一系列深层困境:垄断行业门槛过高、政府定位不清、民营企业融资难……

  这些问题,常常被喻为改革“难啃的骨头”,被看成“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是实现科学发展必须跨越的障碍。

  理性看待难题,不能脱离时代背景,不能逾越发展阶段。

  ——一些难题的产生,正是因为改革还不到位、不彻底。

  天刚破晓,北京儿童医院门前就有人排队等待挂号。不一会儿工夫,弯弯曲曲的队伍排到了300米开外。一旁做早点的师傅告诉记者,这一幕差不多天天上演,不少从外地带孩子来看病的家长,为求一号,夜里干脆就睡在医院的走廊或地下车库。

  “我的孩子不过是小感冒,去了两家社区卫生服务站,都说发烧病例看不了,只能来这里。”北京的陈女士怀抱三岁的女儿无奈地说。

  医疗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合理配置资源,改变“大医院人满为患、小社区门可罗雀”的现状。显然,要真正实现“小病到社区、大病到医院”的目标,改革的路还很长。

  ——一些难题的存在,是因为政府转型尚未完成。

  近几年来,随着政治体制改革有序推进,不少行政审批项目被减了下来;但同时也要看到,政府职能转变仍然任重道远,一些政府部门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以行政许可法为例,一些部门不叫“审批制”了,改成“核准制”,其实本质没变。

  政府与市场、政府与企业、政府与公民和社会组织关系不理顺,科学发展观的落实势必阻力重重。

  ——一些难题的出现,是因为发展理念的偏差。

  “有些人乐于强化发展而淡化改革,因为发展很风光而改革往往要冒风险;但是,没有改革,哪来发展?”高尚全说,发展经济变成“招商至上”、城市化变成“楼市化”、谋求“土地财政”公然挑战楼市调控政策……这都是扭曲的发展观。

  改革与发展的互动,常常以多维方式呈现。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新矛盾新问题必然层出不穷,改革任务也就愈加艰巨:

  大学生就业仍旧困难,而“用工荒”年复一年地上演,甚至愈演愈烈;

  2011年在全球经济危机影响下,国内实体经济举步维艰,但银行业利润普遍增长20%以上;

  “史上最严”的房地产调整政策实施两年,某些一线城市仍然屡屡出现新“地王”。

  ……

  这些看似矛盾的事实,都指向一个命题:科学发展对“中国式改革”提出了更高要求。

  理性面对难题,盲目轻视不可取,消极畏难更不行。

  我们必须看到:这些难题的产生有其客观性、阶段性和必然性。

  我国所处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没有变,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没有变,社会主要矛盾也没有变。

  “我们创造了多少成就,就要准备承受多少挑战。”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司长孔泾源表示,西方在几百年中,才解决了七亿人口的现代化;中国要用几十年化解西方几百年遇到的难题,必然是传统的痼疾、时代的痛楚叠加交织的过程。

  我们必须清楚:在科学发展新阶段,改革难题始终绕不开躲不过,迎难而上是唯一的选择。

  昔日辉煌并不代表未来成功。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前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说,中国目前面临改革与危机赛跑的严峻局面,改革可能有“副产品”,但不改革的风险更大。改革不只是扬汤止沸,更要釜底抽薪。

  我们必须坚信:只要踏踏实实践行科学发展观,难题必将逐一破解。

  “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发展时少。”改革,既是发展的动力,也是发展的题中之意。踏踏实实践行科学发展观,是战胜前进道路上一切困难和风险的前提。

  对于改革遇到的难题,各方众说纷纭。有争论,甚至也有质疑。“有争议甚至质疑并非坏事,问题一旦被正视并形成共识,就会变成催生变革的强大动力。”高尚全说。

  “凝聚共识”背后的期待:把改革创新精神贯彻到治国理政各个环节

  8月的最后一天,胡兵等来一个好消息:国家出台意见,要求做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工作,争议多年的异地高考改革即将启动。

  10年前胡兵从安徽来北京经营石材生意,两个孩子也随同来北京上学,转眼即将参加高考。

  虽然北京的改革方案要到年底才出台,但胡兵满怀期待:“在北京打拼十年,年年交税,孩子应该符合在这里参加高考的条件。”

  与胡兵的心情形成对比,不少市民开始担忧:如果外地来京务工人员子女都在北京参加高考,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孩子升学呢?他们同样关注着即将出台的“北京政策”。

  归根到底,“深水区”改革是利益博弈。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分析,与改革初期“单兵突进”的普惠式改革相比,现在改革面临的阻力要大得多,进行综合配套改革往往触及深层利益调整。

  新加坡学者郑永年认为,任何改革要想取得成功,第一个前提是取得共识,中国当前的改革尤其如此。

  在改革开放进行了30多年之后,“改革共识”再次成为一个重大而紧迫的命题,摆到全党、全国人民面前。

  凝聚共识——创新精神不能缺失。

  “2013年起,凡拟新提拔为副科级以上干部,一律须先接受审计调查,并向公众公开家庭财产等信息;2014年起,新招公务员一律实行聘任制……”最近广东酝酿的顺德区构建小政府大社会综合改革规划,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中国浦东干部学院科研部主任刘靖北教授认为,顺德的改革的思路首先是对领导干部改革创新精神和勇气的挑战和考验。在新一轮改革中,有些领导干部担心改革风险大、难度大,在思想上求稳怕乱;有些部门担心改革会削弱自己手中的权力,对改革敷衍了事;有些地方担心改革会触动现有的利益格局,怕得罪人,无所作为。

  改革疲劳症、麻痹症、畏难情绪不根除,向前推进必然步履蹒跚。

  “把改革创新精神贯彻到治国理政各个环节。”“停顿和倒退没有出路。”这是党中央基于现实的召唤,又何尝不是历史的回声?纵观古今中外,大国的崛起、强国的衰落,虽然间或有偶然因素的作用,其必然原因正是改革创新精神上的差距。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研究过20多种在历史上相继消亡的文明。结论无一例外:不是他杀,而是自杀。原因很简单:它们失去了改革的勇气和创新的活力,最终被历史淘汰出局。

  中央党校党建专家叶笃初说:“一个丧失了反思能力的国家,怎么会有前途呢?一个不能居安思危的时代,怎么会发展和进步呢?”

  凝聚共识——改革动力需要强化。

  深化改革,必须调动和整合全社会支持改革的力量,形成强大合力。这就要求将顶层设计与发挥群众首创精神有机结合起来,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这两股改革动力融为一体。

  凝聚共识——重点领域亟待突破。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认为,改革攻坚,难在对改革者自身的改革。“改革本来是要取消部门不合理利益,结果现在有一些立法,往往是以对口部门来牵头,反而变成了对部门不合理利益的强化与合法化。”

  王小广认为,现在一些改革久推不动,一个重要原因是只针对“增量改革”对象,而无法触动既得利益群体。如果回避“存量改革”,不打破原有利益格局,就难以取得重大突破。

  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能不能突破,既考验勇气,也考验智慧。

  凝聚共识——中国特色必须鲜明。

  中国有自己的国情,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实现过十几亿人的现代化,中国改革绝不意味着简单地照搬西方体制。

  林毅夫举例说,国际上推行金融体制改革是建立大银行体系,但对于发展中国家,90%的生产活动是中小企业和农户经营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如果照搬西方模式进行金融改革,结果80%的生产活动可能得不到金融支持。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就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这是基于中国历史和国情所作出的历史性选择。”辛鸣说。

  十年,在历史长河中不过瞬间,但在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对于一个奋力追赶现代化的国家,弥足珍贵。

  须臾懈怠,可能坐失良机;半点停顿,或将前功尽弃。发展的目标生动而清晰——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为了我们的目标如期实现,改革必须永不停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