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刘万永:做有硬度的新闻

2012-10-10 11:12:3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成为记者15年来,我常常想起老师的教诲,一方面不断开拓自己的视野,努力学习从更高的高度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另一方面认真对待每一次采访和写作,争取写出有质量的稿件——不为别的,为的是将来面对自己的报道时不用哭。

  我得到的是另一个雅号:藏獒

  “他是一个天生的斗士,向不公宣战是他的信仰;他是一个悲悯的义士,为弱小呐喊是他的本能。他所留下的那些文字,给了我们藐视黑暗、追求光明的勇气。”

  这是2009年腾讯网颁发“年度教育记者”时给我的颁奖辞。

  一名年轻记者看到后问我:“你是不是从小就立志从事新闻工作?”

  我说,我本科是学教育的,大二时还不知道新闻的5个W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对新闻的理解,所谓“闻道有先后”。

  学新闻时,老师讲的一句话和一个故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老师说:记者,要学会站在天安门上思考问题。意思是,记者要有宏观思维,要从全国角度思考问题。

  在谈到新闻事业时,老师举例说:一名老记者,退休前准备出一本作品集,可翻遍自己所有的作品,竟然拿不出一篇有分量的稿子。最后,只能哭着作罢……

  成为记者15年来,我常常想起老师的教诲,一方面不断开拓自己的视野,努力学习从更高的高度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另一方面认真对待每一次采访和写作,争取写出有质量的稿件——不为别的,为的是将来面对自己的报道时不用哭。

  一名记者的成长,和所在媒体能提供的空间密切相关。《中国青年报》给年轻记者提供了足够大的舞台,让我们能够自由成长。能够在一个相对单纯的业务氛围里工作,让我倍感幸运。

  在报社内部,人们把写稿多的记者戏称为“疯狗”。我得到的是另一个雅号:藏獒。我的理解,这不仅是指我的发稿数量,更指我稿件的硬度。

  什么是优秀的记者,怎样才算好稿子,曾是困惑我的问题。结合自己的兴趣爱好,我逐步找到了自己的定位:调查性报道。为什么要从事调查性报道,为什么能坚持从事调查性报道?

  记得2007年1月18日,我到山西某地法院采访,在高高的台阶上,坐着一名一身白衣的老妇,手里拿着一沓材料,不哭不闹,神情漠然。

  多年来,当我遇到挫折、困惑,试图放弃一些想法时,我都会想起这个场景,我会问自己:她是谁,她要说什么,如果我们不去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我们能不能保证她不是我们的未来?

  我并不认为只有从事调查报道的记者才是好记者,但调查性报道对记者的突破能力、写作水平等综合素质要求很高,能够坚持下来确实不容易。因此,当你的付出获得回报时,那种成就感是别人不能体会的。

  2009年5月5日,《中国青年报》刊发了我采写的报道《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罗彩霞成为“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的代名词。后来,这个旅游专业毕业的新闻当事人变成了我们的同行——成了一名跑调查的电视记者。

  报道刊发后,2009年6月30日,教育部发出通知,在全国范围内清查冒名顶替上大学的学生,清除了一批冒名顶替上大学的学生。

  当然,对记者来说,你不能奢望有人主动把新闻送到你面前。事实上,我是偶然听一位高校老师说起:“教育部下发了一个通知,好像和你的报道有关。”但这位老师不知道通知的内容。随后,我先后找了北京的三所高校和河北的两所高校,最终得到了这份不是秘密的通知。《通知》下发4个多月后,我发表了追踪报道《教育部严查疑似冒名顶替在校生》。

  现在回想,如果不是自己的坚持,没有关于这份《通知》的报道,整个报道会留下很多遗憾。

  忘记过去的成绩才能轻装前进

  2006年8月,我调到特别报道编辑室,开始侧重部门选题的策划和执行。

  特别报道版报道的是重大、突发事件,工作节奏快,强度高,要求编辑记者具有宽广的知识面和开阔的视野,及时准确地对新闻事件作出判断。

  “今日出击”是特别报道部着力打造的一个品牌,2011年10月获得第二十一届中国新闻奖“新闻名专栏”奖。

  特别报道坚持“独立调查,追寻真相,干预社会”,选题上坚持从社会和政府部门普遍关注、政府部门正在解决或有能力解决的问题入手,采写中坚持“用脚采访,用笔还原”。同时,从《中国青年报》办报宗旨和青年特色出发,选择一些青年问题,如求学、就业等问题进行重点报道。

  3年来,“今日出击”推出了一大批颇具社会影响力的稿件。2011年11月9日,《中国青年报》刊发了我参与组织的报道《宋江明求职验血记》,披露了长治籍考生宋江明在参加2011年长治市公务员招考过程中体检“被贫血”的遭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公务员局高度重视,要求严肃处理宋江明事件。山西省委组织部等下发通知,完善公务员考试体检规定。此后6名责任人被判刑。

  目前,特别报道版已成为《中国青年报》的品牌版面和拳头产品,2007年被报社评为“最有影响力的版面”之一。

  2011年以来,我们努力适应网络时代的新闻生产新变化,开设“今日求证”栏目,针对网络热点事件,有选择地第一时间进行求证,还原事实真相,回应网友关切。

  互联网加速了信息的传播,更加速了信息的湮灭。对记者来说,一战成名且让人铭记的时代早已过去,忘记过去才能轻装前进。

  据说,华盛顿国立气象研究所的墙上有这样一句话:当我们做对了,没有人会记得;当我们做错了,没有人会忘记。我想,这句话用在记者身上也很合适,理解这句话,能让自己的内心更平和、更从容。

  15年来,我认识了一批出色的调查记者,这是我人生的一笔财富。为了心中的那个梦想,他们奔走在一个个新闻现场,面对恐吓临危不惧,为获证据随机应变,虽屡遭挫折却无怨无悔,努力把真相呈现给受众。新闻背后的故事远比新闻本身精彩。

  一项关于调查性报道记者的调查表明:有超过一半的调查记者选择在5年内辞职。前一段时间,几位知名的调查记者辞职的消息也引起了一些讨论。学界经常批评一些记者存在自我道德化和自我悲情化倾向,这确实值得注意。我的理解,做记者时间越长,越能清晰地知道自己能力的界限,与道德化和悲情化相比,克服无力感更为重要。

  在我看来,不管有多少人或失望或悲伤地离开,总有人满怀理想地进来,走在路上,我们能做的,无非是能带着这份梦想,走得远些、再远些。即使离开,也要做一个站在路边鼓掌的人。(作者是《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部副主任,高级记者。1996年毕业于河北大学,1998年毕业于中国新闻学院。代表作:《一个退休高官的生意经》《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两次获得中国新闻奖,2009年腾讯网年度教育记者,《中国青年报》2010年“年度最佳记者”。中共十八大代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