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读书》杂志的编辑思想及其意义

2012-08-27 13:57:45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摘要】从1995年《读书》杂志更换主编开始,这份以思想和评论见长的杂志开始走向学术化,1979~1995年的16年,是《读书》杂志的光辉岁月。本文以《读书》杂志的创办人之一陈原先生和曾担任11年主编的沈昌文先生的编辑思想为主线,试探析此时期《读书》杂志的编辑思想,以期对当下杂志编辑的工作提供借鉴意义。

  【关键词】《读书》;编辑思想;指导意义

  从1995年《读书》杂志更换主编开始,这份以思想和评论见长的杂志开始走向学术化,原来既有思想又好看易读的杂志,渐渐远离普通读者。从1979年到1995年的16年,是《读书》杂志的光辉岁月,先后发表了《读书无禁区》、《论“费厄泼赖”应该实行》、《我们这一代人的怕和爱》、《百无一用是书生》、《后什么现代,而且主义》、《思想史上的失踪者》等大量在读书界和社会中产生广泛影响的文章,这个时期也是《读书》杂志影响最大的一个时期,其成功的方法和编辑思想对我国杂志编辑工作非常重要。本文以《读书》杂志的创办人之一陈原和曾担任11年主编的沈昌文的编辑思想为主线,试着探索此时期《读书》杂志的编辑之道。

  “三无”办刊,“兼收并蓄”

  新闻出版工作者多是知识分子,很多是某方面的专家,扎实的专业知识对新闻出版工作确实大有裨益,近些年更是提倡“专家型记者编辑”,看上去与多年来倡导的“杂家”理念相矛盾。1995年前的《读书》杂志,并不提倡“专家型编辑”,而是追求编辑的“无为—无我—无能”。[1]37

  如何理解“无为—无我—无能”?作家王蒙对此有专门的解释:“出版家、编辑家只有进入兼收并蓄的‘无’的状态,即无先入为主,无偏见,无过分的派别倾向,无过分的圈子山头(有意或无意的),无过多的自以为是与过小的鼠目寸光,无太厉害的排他性,无过热的趁机提升自己即为个人的名利积累的动机,才能兼收并蓄来好稿子,也才能真正团结住各不相同的作者。”[2]

  实际上,“三无”编辑思想的出现在当时有点出于无奈。除了主帅陈翰伯、陈原等人学识高之外,《读书》杂志的5位编辑,4位是高中生,另一位也只是上过工农兵大学,而他们要办的是一份“以书为中心的思想文化评论杂志”,仅凭他们自身的学养和专业知识很难做到既有思想又有文化,不得不虚心求教,依靠作者。而这种理念,刚好与杂志的读者定位相契合——“她的读者对象……就是喜欢看书,不是做学问的普通人。”[3]

  当这个“三无”渐渐成为《读书》的办刊思想时,它带来了出乎意料的效果,因为所发表的文章不是高深的学术文章,而是思想文化评论,有一定知识文化的人都能读懂,刊物渐渐成为一个思想启蒙的园地,成为知识分子爱读的杂志,发行量达10万份。

  正因为“三无”,才有了“兼收并蓄”。文章涉及面非常广,作者不问出身,即使被称为“自由主义刊物”,却仍然发表新左派代表人物的文章。不过,“兼收并蓄”也有一个原则,就是“必须鼓励新见,更要发掘新见”,因为“《读书》不是学术性杂志,文章可读与否,是它的生命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