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媒体要成为转型中国的“社会矛盾减震器”

2012-08-15 14:43:59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社会转型:媒体要发挥“社会矛盾减震器”之功能

  刘佑局首先肯定了《挂职手记》中提出的新闻媒体是中国转型时期“社会矛盾减震器”的说法。

  刘佑局认为,中国当前的社会基本矛盾之一,主要表现为因经济利益分配不公而导致的各种冲突,特别是一些群体性突发事件。中国各地基层政府普遍缺乏经验,特别是不懂得通过宣传部门去调控舆论工具,以去应对类似的突发性群体事件,从而达到为社会“减震”的目的。这些事件往往因为谣言流传或信息不通而被人为恶化,而相关媒体与宣传部门又没有及时抓住机遇缓和矛盾,最终导致事态进一步失控。

  所以,在当前中国建设和谐社会的过程中,媒体作为社会公器,具有一个全新的“社会矛盾减震器”的功能:即通过民意有限度的表达与宣泄(主要通过媒体舆论监督来实现),一方面推动各地方政府走向更加民主更加文明,另一方面可以由此提高社会的整体和谐指数与幸福指数,降低突发性群体事件的发生频率——而选拔媒体一线采编人员到基层挂职锻炼,其组织意义就在于培养“社会矛盾减震器”之调控手。

  刘佑局认为,当前一些政府官员不应总是“防火防盗防记者”,相反,要深刻理解《挂职手记》提出的当前“媒体搞搞震,没有大地震”的体制性意义——因为在当前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条件下,中国高层希望媒体能够保持一定的舆论监督威力,鼓励媒体批评和监督政府官员,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希望通过媒体的监督批评来创造一种民主进步的改革氛围,由此实现“媒体搞搞震,没有大地震”的社会矛盾调控目标。

  媒体要相对独立,才能真正实现有效监督

  其次,刘佑局对《挂职手记》中关于媒体责任与独立品格进行反思的阐述表示了高度认同:从当下中国媒体的竞争态势来看,与政治结合,借政治影响而进行领域扩张(当然包括提高发行、增加广告、扩大社会知名度等),已经成为媒体实现自身发展的一个最重要的手段。但媒体在与政治(或经济)结合的过程中,也要谨防操之过急,否则其结果可能因小失大,在失去独立品格的同时也影响了其社会责任与政治调控效能的发挥——

  譬如说,不久前,某某报系对自己与某某国营垄断企业之间的战略合作进行了大篇幅的吹嘘性报道,自称“强强联手”、“合作共赢”等等(参见国内媒体之相关报道),颇有几分类似于“权贵之间互相攀附然后还要在一起公开炫耀的味道”。这无疑将在一定程度上危及媒体自身的独立性与公信力。 众所周知,媒体的相对独立是实现其媒体公信力的重要前提,倘若媒体公然与一切豪强势力结盟,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媒体对一切可能的暴力来源已经失去了监督的动力——甚而媒体本身就已经成为权贵豪强中的一分子,它完全可能沦落为一种潜在的舆论暴力,或其它体制性暴力的帮凶。

  刘佑局引用了《挂职手记》中的原文认为:从最长远角度来看,中国最大的政治还是“为人民服务”(当前主要是为最广泛的社会各阶层民众服务)——如果忘记了这个最大的政治前提,却趋炎附势热衷于攀结社会名门权贵,媒体最终可能因小而失大,最后甚至将在事实上沦落为一小部分豪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或 “舆论打手”。

  千年佛教的最重要启示:舍得

  但社会的进步与和谐不是靠新闻媒体“吹”出来的,媒体的“社会矛盾减震器”的功能的发挥不是绝对万能的。

  刘佑局在总结发言中提醒,正如《挂职手记》后序中的表述:倘若没有政治的持久清明,一切舆论调控的技巧与智慧都将是无皮之毛,无所附存。我们的官员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千年佛教的最大启示,就在于“舍得”二字——因为“只有真正舍得,才能真正做到无私无我,才能真正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才能无往而不利”。

  所以,当前我们不能纵容一小部分官员在大鱼大肉甚至大富大贵挥霍着物质财富的同时,却要求广大底层民众天天心安理得地去吃斋念佛;我们也不能完全寄希望于通过媒体宣传与宗教的和谐作用,使广大民众从根本上放弃对社会公平公正的终极追求。

  任何口是心非的作法与说法都只能暂时起到缓和社会矛盾的作用,最终能够从根本上给社会带来安定团结局面的关键还是物质意义上的“舍得”——当前社会建设之主要矛盾,不在于生产,而在于生产之后的分配问题。一方面要继续“做大蛋糕”,另一方面要突出加强“蛋糕分配”之公平公正的制度建设,为“蛋糕”之继续生产创造一个持续稳定的社会环境,由此让倾斜的财富天平逐步回复到一个相对平衡而稳定的状态。

  刘佑局最后表示:《挂职手记》一书好似一剂及时良药,为媒体在中国社会转型中的社会责任与历史使命提供了新的有价值的思考,值得各级政府官员(特别是宣传部门)与各层次的媒体同仁借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