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网络线索的挖掘与甄别三法

2012-08-10 11:39:5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常识判断法”是有局限性的,如果仅仅依靠常识来判断线索的真伪,一些超乎寻常的“奇迹类新闻”就会从眼皮底下溜走;“官方求证法”虽然省事、安全,但缺陷在于“事已关己,不足为信”;因此最可靠的办法是“抽丝剥茧法”,记者到实地去采访、调查,还原真相。

  常识判断法

  常识,就是常人所具备的文化知识、科学素养、生活经验。它看似简单,却是一块很好的“试金石”。面对一个网帖,首先可以用这块“试金石”来初断一下真伪,如果它明显不符常识,荒诞不经,那么这个网帖十有八九是恶搞。据此可以作出两种选择:或弃之如蹩履;或继续求证,揭开它的画皮,以起到辟谣的作用。

  2009年9月,笔者在上网时发现,一个“蛇吃人”的帖子在广西横县一些论坛上流传。帖子称,横县陶圩镇某村农妇骆某到位于山腰的甘蔗地里干活。中午吃饭时,其丈夫仍不见她回家,便到地里寻找。当他找到距甘蔗地10多米远的一块凹地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一条3米多长的大蛇匍匐在地,一动不动,肚子胀得老粗。手拿猎枪的一个村民朝大蛇头部和身上连开数枪,大蛇很快毙命。人们拿来刀子把蛇从腹部剖开,死者整个身躯露出来,她的头部已被蛇的胃液溶蚀。

  看完此帖,常识告诉我,这是一个恶搞:蛇咬人很常见,蛇吃人显然是天方夜谭;而且,通过缉枪治爆,农民手里已难寻猎枪。但我从跟帖中发现,该帖已在当地“发酵”,被群众传得神乎其神,因此我没有一笑置之,而是打算揭穿它。通过百度,我首先找到了它的出处:从3年前的一个造谣帖移花接木过来的,当时人民网就已刊发消息辟谣;随后,我又采访了事发地政府、派出所,他们已对此进行了调查,证实网帖纯属谣传。根据调查,我写出了新闻《横县“蛇吃人”事件子虚乌有》,被值班领导安排在《南国早报》一版倒头条刊出,起到了很好的辟谣作用。

  官方求证法

  2010年2月,一部5万多字的“局长日记”现身网络论坛。日记以第一人称详细记录了一名官员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喝酒、玩女人、收钱,迅速成为全国一些论坛的热点。经网友“人肉搜索”,日记主人指向广西来宾烟草专卖局原局长、2009年底改任广西烟草专卖局销售处处长的韩某。

  对都市报来说,这当然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猛料线索,具备抢人眼球的多个元素:官场生态、官员腐败、女人、离奇。但网帖的真伪一时难定。从常识来判断,像日记主人这样的官员也许存在,网帖内容可能为真;而且日记内容达5万多字,不像是恶作剧。但官员写日记,还详细记录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离奇!即使有人写这样的日记,它又是怎么流传到网络上来的呢?费解!

  真伪无法判断,记者就不敢出手,只好让它先在网上“发酵”,静观其变。机会很快就来了:2月23日,有网友将此帖转发在南国早报网“南国早茶”论坛上,记者抓住机会,将信息反馈给相关部门,请求对网帖反映的内容进行调查,并予以回应,以澄清事实。3月1日,广西烟草专卖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经该局纪检监察部门初查,韩某涉嫌违纪违法,目前已被正式立案调查。有了相关单位的正面回应,发稿时机成熟。3月2日,《南国早报》以《“局长日记”主人被立案调查》为题,首次报道了此事,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后来,司法机关查实了韩某受贿的事实,将其绳之以法。

  “局长日记”这个网帖能成功“落地”为报纸新闻,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单位回应”。笔者从中得到启示:当对一个网帖的真伪无法判定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公函的形式,向网帖所指的单位或上级部门正面求证。一旦得到正面回应,发稿时机就已成熟。

  抽丝剥茧法

  有的网帖反映的是某些地方、单位违规违纪的事情,虽然当地官方已对此做出正面回应,但由于利益相关,自话自说,有时难以令人信服。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后,事件真相仍然众说纷纭,没有定论。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深入现场调查,层层抽丝剥茧,揭开事件真相。

  2010年8月,我在天涯社区看到一个网帖:《广西惊现扶贫笑话——特困户全部是村干部》。帖文称,广西富川县一个村屯享受国家财政补贴及民政部门扶贫待遇的10户特困户,除一户属公认的贫困户外,其余全是村干部或村干亲属。这些人大多是村里的富人,有的甚至是“首富”,而真正符合特困户条件的村民却没得到名额。这些所谓的“特困户”除了享受低保之外,每户还获得一万多元的国家扶贫资金。

  由于涉及扶贫、低保这些敏感话题,该帖的关注度和转发率比较高。虽然有人在后面跟帖发布了官方调查结果,说此帖不实。但由于该帖附有详细的“特困户”名单,都有名有姓,还列举了各人在村里的任职及经济状况,不像是伪造或恶搞。因此,对官方的回应,我也在心里打了个问号。

  8月30日,笔者到当地调查。一提起此事,几个村民都表示知道,且个个愤愤不平,但他们也只是怀疑,说不清网帖上提到的10户人家到底有没有领到低保或扶贫款。我只好按照网帖所列的名单,一户一户地去核实,终于揭开事件真相:这个网帖虽然不是恶搞,但搞错了对象,把参加贫困村住户经济状况调查的10户人家(每天发给1元钱劳务费),当作了领取扶贫款、低保款的对象。这完全是两码事。这一说法得到了富川县扶贫、民政部门的证实。我根据调查的内容,写出了《网帖指特困户造假 三次调查澄清事实》的新闻,刊发在8月31日的《南国早报》上,还原了事件的真相。

  通过近年对网络线索采访的实践,我体会到,“常识判断法”是有局限性的,如果仅仅依靠常识来判断线索的真伪,一些超乎寻常的“奇迹类新闻”就会从眼皮底下溜走;“官方求证法”虽然省事、安全,但缺陷在于“事已关己,不足为信”;因此最可靠的办法是记者到实地去采访、调查,抽丝剥茧,还原真相。(作者单位:《南国早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