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追求新闻的本质

2012-08-08 10:53:21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这不是我的第一次实习,在都市类报纸跑过突发,也跑过星光灿烂的电影线。2011年夏天,我走进《广州日报》政文部,主跟公安线,跑起了那些令很多女生听起来心惊胆战的硬新闻。

  六年的新闻专业教育让我对新闻叙事有一种天然的敬畏感。我曾羡慕那些多得如太平洋似的新闻叙事技巧,可几个月的实习经历让我发现,再多的技巧最后都还是要被装进这个叫做新闻的小瓶子里,最亘古不变的技巧其实是对于故事本质的追求。

  谣言面前,用事实说话

  2011年10月31日晚9时许,广州大学城学生符某与一高三女生郑某在外环西路靠近华师正门的校园外一处草坪聊天时,遭两名男子持刀抢劫,歹徒用刀将符某捅伤。

  2011年11月3日凌晨3时许,谭某以帮忙寻找失踪的女友为由,将女生小丽骗到小谷围岛一出租屋内。随后,小丽被抢走项链和手机,并被谭某强奸。

  由于被害人群体特殊,两案发生后在网络上引发大规模转载和媒体关注,同时也引起了大学城师生对于自身安全的恐慌情绪。

  实际上,广州大学城人口约20多万,如果细算,发案率远低于城区水平,更低于高校老城区的发案水平。但由于大学生身份特殊性,间接导致大学城的治安案件具有关注度高,传播速度快、范围广的特点,其治安案件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

  查阅此前关于大学城治安的新闻,我发现,在2004年广州大学城开放之初,网上曾传出某高校一女生被民工人身侵犯的传闻,一时谣言四起,最后传闻中被侵犯的女生数目从最初的四五个传到了十八个。最后警方确认该传闻系两名学生捏造,并对造谣者进行了相应的治安处罚。无疑,谣言令大学城的治安现状在一定程度上被夸大了。

  但从客观上来讲,广州大学城放弃围蔽式管理,这一旨在促进各高校交流的设计理念也方便了犯罪分子流窜,增加了大学城治安管理的难度。因此,我和指导老师陆建銮决定对大学城治安现状进行实地调查,通过体验式采访及调查报道相结合的方式客观反映大学城的治安现状,揭露其面临的治安困局。

  通过一周的实地调查,以及随大学城便衣队体验式伏击,我们对大学城的治安现状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和了解,分别推出了《记者体验:大学城满城尽是便衣队》、《案发率低影响大 “无掩鸡笼”管理难》两篇报道,引起极大的关注,也在一定程度上平息了众声喧哗的网络谣言。

  从每一条硬新闻中找寻故事的本质

  《广州日报》作为一份市委机关报,有着十分显著的党报属性,这一属性也决定了这里的记者们常常会面对一些如硬性任务般的新闻线索,2011年末公安部部署的“清网行动”便是其中之一。

  综观已有的材料,我们发现,这些逃犯大多逃亡十余年之久,犯案时间早已过去了十几年,从新闻时效性来说,从案件入手只会走进失去新闻时效性的死胡同,而从追逃本身入手又容易陷进某种惯性思维,如何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平衡,成为我们想要找寻的突破口。

  困惑之中,忽然读到特稿记者李海鹏对于故事的定义:故事的本质是什么?是语境。在现代意义上,A杀了B不叫故事,A在何种语境下杀了B才叫故事。

  我们观察一个事件,很自然地会使用一种或几种思维工具,但是这些都是有限的,相反,径直地把这个事件说出来,讲一个故事,却是最古老和最现代的方法,要真正深入而准确地理解新闻事件,尤其是新闻事件中的人,从理论上说,这也是唯一可取的方法。

  看完这段如醍醐灌顶话的我们意识到何不退回到事件开端,把这些人的故事原原本本地讲出来?十几年前的他为何会杀人?在这十几年亡命天涯的路途中,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心境如何经历一系列变化?而在被捕的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最先一闪而过的,他眷恋的和不舍的又会是什么?

  于是指导老师和我迅速定下了这一报道思路,做好了这一系列报道的策划,并跟随广州市刑警支队追逃警察,深入广西追逃一线,见证整个追逃过程,参与抓捕、押解、审讯,完成了这一追逃实录的系列报道。

  这一系列报道打破了许多硬新闻的惯性思维,报道中的每一个故事打动了我们,也通过记者的文字打动了读者,在众多追逃报道中脱颖而出。

  有时候,还要学会放弃说故事

  2011年10月23日晚上,联防队员杨某某手持钢管、警棍闯进王某的家中,一通乱砸后,对她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她的丈夫杨某某躲在几米外,不敢做声,眼睁睁看着妻子遭此横祸,一个小时后才悄悄报警。

  这是深圳一个外来务工家庭的梦魇,比这场梦魇更可怕的却是事发之后,媒体对于这个家庭以及受害者疯狂的无休止的追逐,多家媒体纷纷打出“世上最窝囊和最没用的丈夫”来报道这一事件……

  记者对于新闻的追求本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但这一次,我们放弃了对于这个焦点家庭的追逐,这其中有媒体属性的客观原因,也有我们考虑再三后的主观原因,如果人们对于故事的猎奇心理,已对当事人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审视自己这种无休止地对于故事的需求呢?

  施害人联防队员的身份令街道治安办在案发之后迅速以“其为临聘人员,已被开除”为由撇清了关系,结合2011年6月的增城事件,治安联防队都在这些热点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联防队在协助警察维持治安、破案方面起到不可磨灭作用的同时,联防队员随意执法、滥用私刑等现象一直为人所诟病,缺乏执法主体资格、缺乏体制内的监督管理、容易成为地方政府滥用强制力的工具等情况,也引起诸多争议。

  所以,我们以治安联防队这一颇具中国特色的群体为切入口,进行实地调查走访,以增城新塘大敦村、京溪犀牛角村、荔湾海南村三个城中村为调查样本,较为全面客观地从红与黑两面记录了治安联防队这一群体在当今的体制中发挥的作用,以及由于体制的限制所面临的困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