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解放日报张驰:深入走访调查 厘清事实真相

2012-08-07 13:22:52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7月14日,华中农业大学宣传部部长彭光芒(网民“南湖居士”)在国内知名论坛天涯社区的贴图专区,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发表了一篇长贴《两所乡村小学和一个支教者:八年之变》,讲述了在8年之后,再度来到“2004年感动中国人物”徐本禹曾经支教过的两所乡村小学时所见到的乡村巨变。

  这篇帖子与8年前发表的《两所乡村小学和一个支教者》遥相呼应。图片里所表现出的巨大变化,让很多对山村的贫穷还记忆犹新的网民交口称赞,迅速有了上千条回帖,当天就成为“天涯热帖”。赞赏之余,也引来了一些质疑和争议,最大的争议集中在:这篇帖子,是否反映了贵州山区的真实变化?抑或发帖人仅仅选了一些好看的“政绩工程”,为政府“擦脂抹粉”?更深层的追问在于,是不是因为有了一个知名人物,这里才会被政府重视,从而发生改变?

  这篇网帖引发的争议,引起了解放日报报社领导的注意。结合《解放日报》最近开出的“特稿”版,领导希望派记者深入山区,通过实地走访和调查,厘清事实真相,了解这8年来两个乡村的发展与变化,对网络舆情起到正面引导作用,同时对目前网络上一些人一味怀疑政府成就的不良风气,做出理性的思考。

  根据这一主题,7月21日中午,我出发前往贵州,进行了为期6天的采访。

  出发前一天晚上,接到领导电话以后,我就开始了相关资料的收集整理工作,花了6个小时的时间,整理出了一份12000多字的材料。这份材料保证了我后面采访不至于盲目。

  在贵州,我先后到了百里杜鹃管委会下属的大水乡大石村和大方县下属的猫场镇狗吊岩村,行程超过500多公里,到两所小学实地探访,走进数十户农民家里,了解变化情况。在大石村,我与当地群众围炉而坐,倾听他们对村里变化最真实的感受;在狗吊岩村,我和回家省亲的村民攀谈,了解黔西农民的喜与愁。6天里,我接触、交流的当地干部群众有50多人,其中记录了姓名的采访对象就有20多人,采访笔记20页,拍摄照片57张。

  总体而言,这次采访还是十分顺利的。贵州今年雨水特别多,但在几次翻山越岭的时候,道路并没有遭遇泥石流、塌方等自然灾害的毁灭性打击。有的路段虽然遇上塌方,但至少还有一边能够通车。当然,在山区采访,经常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从猫场镇前往狗吊岩村的路上,距离村子大概四五公里的地方发生了一场车祸,这条坑坑洼洼的单车道被完全堵塞,我已经开始准备蹚过泥水、步行进村。所幸交警随后赶到,2个小时后道路通行。

  这次采访也有一些困难之处。首先,就是当地缺乏固定的交通方式。从贵阳前往几个县里面有班车,但从县里到乡里,特别是到村里,班车就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所幸当地政府部门非常配合,派车下村,方便了许多。需要说明的是,乡村道路雨后难行,即使开越野车也有陷入洼地的危险。比如从大水乡到大石村,就要经过一条3.5公里的碎石路;从猫场镇到狗吊岩村,则要走一条10多公里的崎岖泥路,非要有经验的司机不可。

  其次,就是方言的问题。县一级的干部群众,能讲普通话,他们的方言我也基本能听懂。但到了村里面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很多人连普通话都听不懂。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只好让村主任来翻译。为了避免在这个过程中发生偏差,我尽可能的问清楚每一句话,通过语气、表情、交谈的主题等判断翻译者是否 “选择性遗漏”。在狗吊岩村村口,我与一位罗姓村民攀谈,她因为没有享受到2万元的全额盖房补贴而有所不满,村主任有些不愿意翻译她的话,我看出苗头,在旁边不断追问,询问了事情的详细经过,村主任也就此进行了解释。当地干部开玩笑说:你还真是一点问题也不放过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如何与农民交流的问题。虽然当地乡村发生了巨变,但农民的知识文化水平还有所欠缺,和记者打交道也有一种保守的心态,面对提问,往往只是简单地回答是或不是、好或不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从日常生活入手,询问家里主要种些什么、养些什么、儿女在哪儿、日子过得怎么样,甚至问到电视机从哪儿买的。通过这些细节,一方面和农民朋友拉近感情、拉近距离,另一方面则能感受到他们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从而保证稿件的真实性。在大石村村民吴长云家,之前聊得很沉闷,但一聊起两个读书的女儿、一个已经工作的儿子,他的话闸子就打开了,也向我坦露了亦喜亦忧的真实心声。

  7月26日从贵州返回之后,我就开始了紧张的写稿。材料虽多,行文不易。7月28日成稿以后,又得到了相关领导的指导和修改,最终于30日发表在当天《解放日报》第六版上,题为《两所乡村小学的“八年之变”——一篇网络热帖引发的追问与思考》。

  报道一出,引发了很多门户网站的转载和网民热议,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最让人感动的是一位曾联系采访过的贵州当地人,通过微博留言:“你写的很真实”。一个“真实”,是对记者一周多工作的最大肯定。

  这次在贵州山村的采访,让我获益良多,也深深地体会到,对新闻记者而言,深入基层、实地走访是多么重要。采访基层新闻、特别是讲基层发展情况的新闻,如果不到实地走一走、看一看,很容易陷入罗列数据、堆砌材料的怪圈。同时,在和基层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不能光听介绍,一定要深入群众,听老百姓讲讲心里话。在党报媒体积极引导网络舆论导向的今天,只有用客观的视角、真实的故事、朴素的语言,才能跑赢流言、打动读者、澄清真相,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中国近些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对未来的发展更有信心。(解放日报记者 张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