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 重大活动 >

世界读书日 | 媒体人都在看啥书?

2020-04-23 15:15:24  来源:传媒茶话会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你最近,读书了吗?

4月初,我们发出一份小问卷,收获了令人惊喜的答案。答复问卷的受访者,超过90%都在最近一个月读了书。

我们分析了大家推荐书目的词频,得到了一组这样的数据:



4月中旬,《传媒茶话会》对话工人日报社社长孙德宏,虎啸传媒CEO袁俊,“津云”新媒体集团总编辑齐怀文,重庆大学教授刘海明,一起看看他们都推荐了哪些好书,又有什么有关读书的故事和技巧分享?





4月20日上午,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发布。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5本,略低于2018年的4.67本。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2.84本,较2018年的3.32本减少了0.48本。我国成年国民中,11.1%的国民年均阅读10本及以上纸质图书。

您有什么好书想分享给大家?



工人日报社社长孙德宏:“好书”很多,但要说出具体几本也很难。纯粹就我私人感受而言,我比较推荐康德、托尔斯泰、曹雪芹、金庸几位作家的书。

虎啸传媒CEO袁俊:最近一年读了几本书,都涉及社群心理角度。我在读也推荐读的书是《20世纪思想史》和《态度改变与社会影响》。

“津云”新媒体集团总编辑齐怀文:我推荐《蒋廷黻回忆录》和《论中国》。

重庆大学教授刘海明:书很多,每个人的兴趣不同,我觉得多看点科普的书可能更适合学新闻的学生。比如,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霍金的《时间简史》等。

您为什么会推荐这几本书?它跟您有什么故事吗?



孙德宏:读康德,也包括黑格尔、萨特等,最初是为读学位、写“新闻美学”的论文(《新闻的审美传播》,三联书店,2011),没办法,读不懂也只能硬着头皮读……但正因为“读不懂”又一定要读,才思考了很多问题,慢慢地就越读越有趣味。

此时才明白,康德既是我们人类思想中最基本,最具高度的极少数几个之一吧。康德的“人是目的”是新闻美学的理论基石;康德,也是今天全世界学界热议的所谓“现代性”的最重要源头之一。总之,越是不懂越是要读,懂了一点就很高兴,于是更愿意读,而且常读常新。

托尔斯泰的小说,有一种极为纯粹的精神力量,手艺上极其恰切。尤其是他的《安娜·卡列尼娜》,很令我着迷。

两百多年前曹雪芹的《红楼梦》,既是现实主义的,更是现代主义的。

读金庸,原因是:好看!

袁俊:《20世纪思想史》,我们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维度的读法。如果说我们去读一本书,这本书讲得可能是商业模式,但我们换个维度,就能看见商业模式的发展史。史学可以告诉你,在不同时代,事物在如何进化?当弄明白原理以后,就可以明确现存事物的合理性。这是史学研究很有意思的地方。

现状通常不是目的性导向,而是结果性导向。而从研究史学的角度去看待一些事物,就会变得特别通透,它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式。以史为鉴,能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态度改变与社会影响》,它是关于社群心理和社群行为的一本书。其实,我关注社群心理和行为已经大约三四年了。

以前,人在社群中的社交半径是有限的,现在信息连接了人和人,理论上人的社交半径无限了,但底线也变化了。网上出现了许多带着极端的、无秩序、无秩序思维的“喷子”,但他们在生活中也许就是你与你擦肩而过的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究其原因,我还未找到,所以我在努力地探究。

齐怀文:《蒋廷黻回忆录》,我在读其他书的过程中发现,总能找到它雪泥鸿爪般的痕迹。主人公经历复杂,由中及外,由学入官,内政外交都有参与,是坐在历史第一排之人。又因其曾在我的母校南开从教六年,由是颇感兴趣。

《论中国》由一位博学长者数年前推荐的,开卷则不能止。从第三视角看近现代中国,了解中国的文化政治及民族特性,受益匪浅。

刘海明:科普这一类的书,是我的硕士生导师推荐的。她喜欢科普的书,告诉我科普书和哲学最近,文笔优美,值得多看。





我们的小问卷显示,53%的受访者喜欢在睡前或一有空闲时就阅读。有的人想养成阅读的习惯,却又怕会让阅读成为“硬性指标”而丧失兴趣。



您认为,一天保持多久的阅读时间,又能合理系统地吸收知识,又能养成好习惯呢?



袁俊:我觉得,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每天阅读30分钟到1个小时,这是一个下线。

客观地说,阅读可以形成自己的结构化知识体系,阅读时长过短或是时间延续断裂都会对体系的搭建产生影响。大家除了工作生活以外,每天还会花费大量时间去吸取来自不同平台的新信息,这部分阅读同样要30分钟到1个小时的,所以我会将这两部分结合起来,一同构成个人思维的深度和信息的广度。

卡夫卡说:“所谓书,须是劈开我们内心冰封大海的斧头。”



您认为,读书的意义是什么?



孙德宏:我觉得读书只是个习惯,往大点说,是个人的生活方式、生命状态而已。

袁俊:我觉得读书对于一个人的意义是不断地成长。读书其实有两种方式可以获得成长,第一,什么事都自己去研究一点。但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读书意味着你可以汲取其他的优秀的研究者一生的经验更快速地去吸取它。当然,汲取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超越它,但是对于一个领域,他人的智慧能帮助人的思维成长加速。

第二,我也建议所有的读者不要读那些一读就读得懂的书。人应该始终挑战阅读超过自己理解力10%—20%的书,这时候阅读不一定会带来快感,但正是通过这样不断挑战,人的阅读能力会提升,思想会越来越越往上走。

齐怀文:由已知达未知,由未知达未来。

刘海明:读书如同吃饭。如果说意义,人要活着,要与动物区分开来,就必须经常看书。

书中是路,道由己悟。



您有什么读书的小窍门可与大家一道分享?



孙德宏:没什么窍门,主要是“硬读”。大多的翻翻而已,经典的内容要反复读。画线、折页、批注之类都是好办法。当然,这得是自己的书才行。

袁俊:我读完一本书后,会在一周或者两周内大概花30分钟的时间,凭借记忆做一个思维导图。

我认为,读一本书,我们只会对其中的30%感兴趣或是有印象。当我做思维导图的时候,是在巩固那些我记住的东西。一般做完思维导图之后,也就记住了,结构化输出基本能做到。

齐怀文:有三点。一是对比读,某个领域的书对照着读;二是随书记,在书中空白处画线记笔记;三是多交流,有三两书友交流所得,相当于读了几遍。

刘海明:读书,需要带着问题去读。我们做传媒研究,不论看什么学科的书,带着传媒问题去阅读,收获才不一样。

再说到复制笔记,以前是自己画出来,学生去抄写;现在可以通过语音转换成文字,自己顺便还能做笔记。(作者:宋婧)

【反侵权公告】本文由《传媒茶话会》在微信公众平台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